《種田:生活不易,崽崽嘆氣》[種田:生活不易,崽崽嘆氣] - 第6章 饑荒(2)

奮地朝劉氏展示他他用衣服包着一條三指寬的小河魚。

「呦,竟然真抓着魚了!你沒有去村口那條河吧?」

葉平樂搖搖頭:「沒有,我記着娘的話呢,這是我在後山溪水溝里抓着的。」

「那就好,村口張翠家的二娃前天去河裡抓魚,就淹死在河裡了,你可不許過去啊!」

葉平樂連連點頭,表示不會的。

葉歡歡盯着葉平樂,發現他後頸處有一道紅痕,像是被人抓出來的痕迹,有地方還滲出血跡來。

「哥哥,你這裡怎麼了?」葉歡歡扯了扯葉平樂的衣角,胖乎乎的手指着他的脖頸處說。

劉氏聞言,掰過葉平樂的腦袋一看,看到了那條血痕:「哎呦,你這孩子,你這是幹啥去了,搞成這樣?」

葉平樂摸摸脖子,撕的一聲,尬笑着說:「可能是被樹枝刮到了吧。」

知子莫若母,葉平樂這樣的反應,怎麼逃得過劉氏的法眼,她盯着葉平樂說:「快說實話!」

葉平樂看劉氏的態度,立馬慫了,喏喏地說:「就是回來的路上被人抓了一下?」

「被人抓了?誰抓你了?為啥要抓你?」劉氏逼問道。

葉平樂低下頭,不敢看劉氏的眼睛,說:「就是村頭的張二狗,他看到我抓了一條魚,就想搶我的魚。我跑的快,就沒被他抓住。」

「哎呦,造孽哦。」劉氏嘆了一口氣:「好了,下次你多幾個心眼,別再受傷了知道嗎?把魚放廚房吧,今天做個魚湯。」

葉平樂如蒙大赦,立馬奔向廚房。

劉氏看着葉平樂的背影,又嘆了口氣說:「唉,都是被餓的。」

然而,情況並沒有好轉,從那次暴雨以後,就再也沒下過雨。

盛夏時節,炎炎烈日照射下,草木都開始乾枯發黃。

淺淺的小溪斷流,池塘水位下降,甚至都露出塘底的淤泥。

就連村口那條河的水位都開始下降了。

不過幸好村口有條不小的河,不然張家村都要斷水了。

葉歡歡看葉大壯整日坐立不安,時不時跟劉氏說一下外面的情況。

可不是嘛,水稻苗剛種下去,突然遇上乾旱,要不注意,下半年就血本無歸了。

而且葉歡歡也注意到了,這幾日家裡的飯菜明顯變少了。

雖然葉歡歡她碗里的粥依舊跟往常一樣,但是葉歡歡知道,葉大壯和劉氏碗里,幾乎就只有水了。

葉歡歡看着劉氏餓得面黃肌瘦,剛養好的身子,又變差了,看着葉大壯要跑很遠去挑水,葉歡歡有些心疼。

葉歡歡暗下決心,我要去山裡瞧瞧,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吃的東西。

這天晌午,天氣炎熱,為了避暑,也為了不那麼快餓,村裡人幾乎都在家裡午休,只有精力旺盛的小孩子才在外面到處跑,找些能吃的東西。

葉歡歡住準時守在葉平樂房門前。

就見葉平樂悄悄打開房門,想偷偷出去。

看到葉歡歡,葉平樂被嚇了一跳,拍拍心口小聲說:「歡歡,你嚇死我了。」

葉歡歡伸出小手,扯了扯葉平樂的衣擺:「哥哥,你也帶我出去玩吧。」

葉平樂下意識拒絕:「不行,要是娘發現我把你帶出去了,肯定會罵我的。」

葉歡歡拽着葉平樂的衣擺搖了搖,懇求道:「哥哥,就帶我出去嘛,我保證乖乖的。哥哥~」

葉平樂看着親妹妹水汪汪的大眼睛,拒絕的話怎麼都說不出口。

他一咬牙,點頭說:「好吧,我就帶你出門,不過說好了,你可要好好跟着我,別亂跑!」

葉歡歡露出萌萌的微笑:「好耶,謝謝哥哥!」

葉平樂嘆氣,他怎麼就經受不住妹妹的撒嬌攻擊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