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田:生活不易,崽崽嘆氣》[種田:生活不易,崽崽嘆氣] - 第6章 饑荒

葉歡歡笑出個酒窩:「哥哥,變傻了。」

「你妹妹會說話有什麼驚訝的,快去準備吃飯了!」劉氏臉上帶着笑容,揉了揉葉平樂的腦袋瓜。

葉平樂傻呵呵地笑着說:「真好,真好。我去端菜!」

葉歡歡看着滿是笑意的一家人,心裏十分溫暖。

劉氏日日吃人蔘,身體開始變好,一家人的生活似乎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只是,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讓葉家措手不及。

半月前的那場連綿大雨,不僅讓張家村的稻穀收成受損,饒縣的其他地方損失更大,聽說有些村,還被山上滾落的泥石流掩埋,死傷無數。

錦州府是靖國南方最大的產糧地,而饒縣就是錦州府最主要的糧食產地,如今饒縣受災,大把大把的稻穀泡了水,甚至都生了芽,能吃的稻穀大幅度減產。

糧食產量下降,帶來的就是糧價的大幅度上漲。

以前三十文就能買一升米,如今要三百文。

窮人買不起糧,開始挖野菜,啃樹皮,就算如此,也有許多人餓死。

葉歡歡坐在門檻上,聽着隔壁林嬸子唉聲嘆氣跟劉氏說了這些事。

林嬸子最後搖頭說:「我家大柱說是要去山那頭的趙家村看看有沒有糧,他們那受災小,村戶手裡頭,可能還剩點閑糧。

我們家那會才收上來那麼幾十斤糧,等下一季稻穀熟,那得等到猴年馬月去啊。

春娘,你家還有餘糧嗎?沒有的話就跟我說,我勻你點,別餓着孩子。」

林嬸子叫林秋英,今年二十多,跟張大柱成親快十年,還是沒能懷上孩子,所以她格外喜歡葉平樂和葉歡歡兩人。

劉氏拍拍林嬸子的手說:「我這邊也收了幾十斤,還能勉強撐一段日子,大壯他有時候會上山去打點山雞、兔子,也能勉強吃上幾頓。」

林嬸子點點頭:「那就好,這日子,也不知道啥時候是個頭哦。」

葉歡歡聽着她們說話,才知道外面發生了這麼大的事。

難怪她覺得這幾日,家裡的飯菜變少了,原來是開始饑荒了。

日頭漸高,八月份的天氣已經是十分炎熱了。

多虧了葉家院子里的那棵大樹,不然,準會讓人坐立難安。

葉歡歡看到,葉大壯扛着一大籮筐東西回來了,他把籮筐放到檐下,連忙去水缸邊洗臉。

葉歡歡走到籮筐前,才發現裏面裝滿了青菜,有些還是個小苗苗都摘下來了。

「爹爹,這是什麼?」葉歡歡好奇地問。

葉大壯洗完臉,走過來說:「這是我們家菜地里的菜。」

葉歡歡伸手進籮筐里,拿了個剛結小蘿蔔的菜,小聲說:「可是,菜還沒有長大呢?」

屋裡的劉氏出門,見那一籮筐菜,也往裡翻了翻:「都摘回來了?」

「是啊,剩下的地都種稻穀了。」葉大壯抹抹臉上的水說。

「娘親,為什麼要把他們都摘下來呢?」葉歡歡問。

劉氏摸了摸葉歡歡的頭說:「因為現在外面人都吃不上東西,他們餓了就會偷我們的菜,所以只好先摘回來了。」

葉大壯拿出一小部分菜,然後背起籮筐說:「我先把這些放到地洞里。」

葉歡歡聽葉平樂偷偷說過,因為聽到災荒的風聲,葉大壯就連着兩天夜裡,在屋後挖了一個大洞,把上次搶收回來的稻穀藏到了洞里。

他這個決定是明智的,因為就連受災沒那麼嚴重的張家村都有人被偷糧食了。

在餓壞的人面前,是沒有道德廉恥的。

也是因為葉家平時看起來比較窮的緣故,所以才沒有招賊。

這時,葉平樂一身濕漉漉地回來了,他頭髮還淌着水,臉上帶着興奮的神色。

「娘,你看!我抓到魚了!」葉平樂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