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一代天帝》[重生一代天帝] - 003 清純與妖媚

003 清純與妖媚

事實上,正陽安保公司遠遠沒有明面上那麼簡單。

知情人眼裡,每年海州的國術大會,正陽安保公司必定有人出席,表面是安保公司,實則一方武道勢力。

而諾大一個正陽安保公司,有資格參與那般國術盛會者,不過兩人。

一人為新生代強者陳陽,另一人是會議廳主位者,一襲雪白練功衫,中等身材,五十上下年紀,顧盼間不怒自威,赫然是正陽公司眾人口中的雷老大,雷平安!

「小柔,事情好辦不少,這位小先生的聯絡方式,令堂那頭的租客信息應可查到,餘下的事情,我會跟進…小陳,隨我去一趟國瑞閣,是真龍還是誤會,拜見拜見竇老,總是會水落石出!」

雷老大起身,交待一番,目光落在陳陽那血跡依舊的皮夾克,目光深邃,絲絲欣然流露。

那少年若真有化氣傷人的能耐,拉攏之事一成,可壯正陽勢力,非同小可!

底下有人竊竊私語,無非是懷疑那位少年明師的身份。

「一個高中生罷了,真有這等大本事?化氣傷人,就是在整個海州武道界,也是拿得出手了,才十幾歲,難以想像……」

「陳陽行事向來高調,又是剛從海外回國沒多久,我倒是覺得有點咋咋呼呼的,說不好是邀功心切,反正我是不大相信。」

說話者皆是正陽安保公司的骨幹精英,聲音雖小,但態度上並未有多少鬆動,即便雷老大已經拍板。

「諱言!若只是小陳描述的明師武力,我雷平安會這般興師動眾?!十幾年華…我方若能拉攏到此子,加以培養,假以時日,宗師有望!你們好好掂量掂量!」

雷平安微微搖頭,這話一落,全場針落可聞,所有人心中大震不已。

宗師!

鍛氣三境之上,直至九境,皆為明師,修為不同,境界一致,可要是跨越明師登入宗師一境,這般級別,那可是武道界真龍般的存在,放眼整個海州,也是萬中無一……

而雷老大先前提到的國瑞城,眾人這才回神,如果沒有猜錯,這是要親自拜見正陽安保公司幕後的真正大佬,跺跺腳,整個海州黑白兩道都得顫一顫的大能,竇老,竇正陽!

看這情況,那少年明師的分量,已經重到連雷老大都不敢擅作主張,而須得過問那位傳奇般存在的大佬,傳聞有軍界背景的大物!

沒人再竊竊私語,心思起伏之間,都是升起了極大的好奇心。

究竟哪位陳陽眼裡蟄龍般存在的少年明師,何許人也?

……

海王**,五星級的裝潢,能來此地消費者,已經不是普通白領所能想像。

此刻,張俊一行人並沒有着急踏入,閑聊間,等待之人不是別人,正是眾人眼裡不值一提的萬州平凡小子許雲。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我的邊大美女,這事你就別管了,張少自有分寸,反正死不了人!」

一位略施淡妝,唇色紅艷,長相中等偏上的女生,一襲名牌緊身包臀短裙,正摟着一位衣品不凡的男生,狐里媚氣地勸說著。

此女生天生一股妖媚,為邊梅的閨蜜,打小相識,來往密切。

「小琪,這你就不懂了,打一頓多簡單,可這不是我們張少的行事風格,必須得讓狠狠教訓一頓那小子,懂什麼叫做殺人誅心不,殺人倒是不至於,但必須得讓那小子明白,在海州,敢動張少女人的,就得做好身心受辱的準備,打一頓,呵呵,太便宜那萬州小子了。」

說話的男生張揚,家世非凡,比起張俊這位海州闊少,也僅僅是稍遜一籌,更是狐媚女生王琪的男友。

一唱一和間,眾人神態各異,豪車旁,幾名張俊喊來的社會人士,以名為阿虎的彪悍青年為首,叼着煙說著葷段子,目光時而瞥向一位短髮女生,赫然是張俊特地叫來的林依依。

不得不說,在阿虎等社會青年眼裡,這位短髮女生林依依,氣質出眾,就是比起那位邊班花,也是各有千秋,更遑論幾位女生裡頭,唯獨此女似乎不是名花有主,這些社會青年的目光,自然是肆無忌憚。

「張少,不好意思,今晚的至尊包廂都被預定了…什麼,實在不好意思,不是錢的問題…總之,我盡量安排其它包廂,張少你多多海涵……」

「晦氣!」

張俊猛地掛掉電話,心中升起一股忿意,他好歹也是海州出名的闊少,比起那些頂尖大少,諸如楊峰這些市委二把手的大公子哥,是要差了一個檔次,但于海王**這等場所,還不至於連預定個至尊包廂的面子都沒有。

張俊心有不甘,不願在眾人尤其是邊梅眼裡丟了這個面子,正想直接通過關係聯絡到海王**更高層,此時一輛的士飛快駛來。

一人推門而出,平平無奇,衣着樸素,全身上下皆是地攤貨,丟人群里砸不出半點水花的那種。

「就這種貨色,也敢當眾強吻我們張少的女人,真是不自量力!」

「瞧瞧,就是張少的一雙鞋墊,都得抵這小子一年的生活費了吧,也不知他哪來的勇氣…這一身破破爛爛的,撐死都沒有五百塊,要不是張少今晚請客,恐怕他這一輩子都來不了海王**這種高級場所。」

「呵呵,我看他這次出現,肯定也是知道事情大條了,恐怕一會得跟孫子一樣,跪下來乞求張少的原諒,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就看張少的心情如何了。」

眾多闊少富家女的一番討論當中,許雲環視一下,直接忽略了張俊等人的複雜目光,行至短髮女生跟前。

「你來這種場合,林叔知道?」

五百年橫壓寰宇,便是智如妖,許雲也懶得拐彎抹角,他之所以出現在這裡,無非是因為邊梅和林依依,至於張俊等人,在他眼裡,螻蟻罷了。

「許雲,你管的太寬了吧!管好你自己就行,說起來,我都替你感到丟臉!」

林依依不過是小官員的獨生女,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