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一代天帝》[重生一代天帝] - 010 天下只有兩個半

010 天下只有兩個半

水柱化雨,如水簾,又似薄霧,騰騰,洒洒,竟是剎那凝成冰狀,滯空不落。

正陽眾人卻是全然看呆了,便是見多識廣的竇正陽,也是滿眼驚疑,心中震怖。

這是何等的武技?

莫非是術法神通?!

竇正陽這位海州大佛般的人物,尚且驚至瞪眼,更遑論雷平安等人,一個個全然是呆若木雞。

這幾人裡頭,除去竇正陽,要數雷平安修為最高。

饒是如此,面對這神跡般的一幕,雷平安這個正陽安保集團的頭目,比起幾位年輕人,也是冷靜不到哪裡去。

轟!

卻見那少年手心微動,空中那塊冰石化為一道流光,墜入春水湖,激起一片水浪,那粼粼波光當中,映射着海州的繁華夜景……

少年目色不動,心中一嘆,春水化冰,耳畔那道聲音,卻是遙不可及。

「在的!」

九皇仙帝,他上一世縱橫仙域的護道人,自己的老師,也許還不清楚最得意的弟子,已經隕落天道劫……

腳步已亂,氣息粗重,亂的心境,便是竇正陽也是不例外。

數人疾步過來,滿臉的好奇,一心的震怖。

「小友,你這是修的何種法門,莫非是結的終南山善緣?」

「小先生,你這一手…難道說,小先生已經早登大明師一境,如竇老一般?」

竇正陽與雷平安先後開口,態度上已是截然不同。

除了震怖還是震怖!

若說一開始還抱着部分懷疑,此刻面對這位少年,敬畏之心已是生出。

而一旁的竇倩和陳陽等仨人,更是目目相覷,如見鬼神。

大明師?

竇老如今年過古稀,修武幾十載,也不過是堪堪踏入七境大明師一境,就這,放眼海州武道界,已是高處不勝寒。

若是這少年真是一位大明師,豈不是意味着天眷正陽,讓他們遇到這麼一塊絕世瑰寶?

只是,這一切着實太荒唐太魔幻了,一如剛剛那一幕化氣生龍,凝水成冰,簡直是魔法一般……

許雲乃五百年心境的老妖怪,當下展露這一手,自然是有着自己的目的,但真要因此他解釋些什麼,也是虛的。

「什麼明師什麼終南山的,我一概不知,真說起來,我乃以修道之人,這點小術法,雕蟲小技罷了。」

就這,還只是雕蟲小技?!

聞言,雷平安和竇正陽相顧一眼,皆是臉上有些火辣,頗是感慨。

化氣成勁,在武道界已經是難能可貴,這化氣生龍勢,引水成冰更是超越想像之舉,可在這少年說來,似乎是根本不值一提,這……

「小友,竇某嘆服!不知小友是否有空,正好竇某就住在這附近的國瑞閣,若是小友不嫌棄,到寒舍小坐一番……」

此時持扇老者竇正陽,這位海州的通天人物已經隱隱聯想到了什麼,當下態度更是來了個天翻地覆的變化,當場邀客,平輩相待!

而雷平安畢竟是跟隨他多年,見這一幕,大震之餘,腦海中也已經是閃過了一個念頭。

八境大明師!

若是不然,以竇老的修為和地位,不應該這般一反常態放下姿態,而對方不過是一位少年,只有這個解釋了。

咳咳!

許是因為心情激動,竇正陽本是懷有多年暗疾,一來二去,氣息不暢,乾咳了幾聲。

這一幕,又怎會逃過許雲的眼睛。

「經穴不暢,有強行打開跡象,卻是欲速則不達,氣血化瘀,為你體內暗疾本源…蓄氣無礙,化勁卻屬勉強,且筋骨有枯黑髮朽之跡,藥理之因,過了,治標不治本!」

許雲淡淡開口,梳理了一遍竇正陽的病因,平平淡淡,落在竇正陽耳里,卻是如同平地驚雷,振聾發聵,醍醐灌頂!

當下竇正陽瞪眼握拳,好不容易才平復了內心巨瀾,想起許雲的名字,旋即抱拳,頜首,態度敬畏。

「許先生,竇某拜服!原來先生不僅武道修為驚人,連醫理都是如此通達……」

話落,眾人皆是傻眼!

尤是竇正陽的孫女竇倩,爺爺的病情,她身為親孫女,自然是知曉,且此事向來不為外人所知,誰會想到這少年一番尋常之言,卻是梳理的如此清晰明了。

眾人的態度隨着竇正陽的反應,一變再變,對於許雲,從一開始的半信半疑,到方才的驚嘆,直到現在,已是自愧弗如!

連正陽勢力的話事人,橫跨江渭省軍政兩界的巨擘竇老都這般推崇此人,恐怕此人的能耐,當得上鬼神莫測。

「修道者,旁雜之類兼修一些罷了,客氣!若是不嫌棄,稱呼我許青穹即可…見也見過了,切磋也切磋過了,沒啥事我先走,至於你的病因一事,屆時我倒是可提供藥方……」

許雲話說一半,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