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要致富》[重生九零要致富] - 第3章

第3章:把她當成牲口使等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轉天的一大早了,鼻息間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入目的是一片白色。
有穿着白大褂的護士給她打點滴,針尖在纖細的幾乎透明的血管里轉動,她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氣,發出了嘶」的聲音。
小花,你醒了啊,哪裡不舒服?」
關切的聲音從宋向東嘴裏發出來,於曉怔怔的看着眼前瘦瘦高高,濃眉大眼的男人,身上的白襯衣都有些皺巴了,帶着紅血絲卻依然有神的雙眼正關切的盯着她的臉看。
小花,你說話啊,你可別嚇我。」
你……」小花眨了眨眼睛,你了一會兒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對於現在自己是於小花這個身份,她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眼前的男人叫宋向東,是她新婚一年的丈夫,因為自己的大哥結婚錢不夠給彩禮,爹娘就倉促把她給嫁了,換了五百塊的彩禮,因着沒有什麼嫁妝,被婆家嫌棄看不起,恨不得把她當成了牲口使喚。
她因着對娘家的怨恨不肯告訴娘家人自己在婆家的不幸,咬牙撐着,丈夫常年出海是個海員不在身邊,公婆更是肆無忌憚的欺負打罵她,小叔子們有樣學樣,不拿她當人看,她實在氣不過就還嘴了,婆婆不分青紅皂白,上來就打她,她又羞又氣,躲在房間里哭。
更過分的是,宋向東寄回來家裡的錢都給了他媽,她手裡一分錢都沒有。
這次鬧起來,就是因為她想要從婆婆手裡要一部分自己丈夫跑船寄回來的錢,婆婆不但不給還說風涼話,於小花又氣又惱就跟他們吵起來了,她一個人哪裡是那麼多人的對手?
這一大家子人不但沒有一個為她說一句話的,反而熱熱熱鬧鬧的殺雞加菜吃起了飯。
她拉不下臉來出去吃飯,也沒有人叫她,等到半夜裡想去找塊饅頭吃都沒有。
要不是大嫂子知道了給她送了兩回吃的,她怕是早就餓死了。
說起來也是這個於小花自己傻,為啥不去找娘家,為啥受了委屈只會哭?
就算是自己不吃也不會讓他們一大家子那麼痛快開心的吃燉雞,吃熱菜熱飯。
於曉憤憤的深吸了一口氣,這個宋向東也是個混蛋,錢都交給親媽,把媳婦兒當外人,自己不是於小花,絕對不能讓這一家子人這麼欺負。
我嫁到你們家是給你當媳婦的,不是當牛做馬的,這次算我蠢,再有下一次,我一定不會讓他們這麼欺負我。」
小,小花?」
於曉的憤怒跟霸氣因為體力不支沒能徹底的展現出來,她虛弱的說出這句話的樣子,可憐兮兮的像是受盡了主人欺壓的小丫鬟。
宋向東想到自己才剛剛進家門,就聽到了母親那樣的打罵,不知道自己不在的這一年時間裏,她到底都經歷了什麼。
可爹媽之前在信上說小花一切都好,好吃好喝的,現在自己看到的卻跟爹媽說的完全不同。
剛成婚的時候,於小花漂亮水靈,像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招人喜歡,可是才短短一年的時間,這朵小花還沒有來得及綻放,就被摧殘的枯萎了。
宋向東心裏不舒坦,用自己粗糙的大手抓着她的小手認真的保證,以後再也不會讓人欺負你了,你放心。」
於曉在心裏嘆了口氣,自己來到的這個窮鄉僻壤都是父母至上,男權至上,女人於這個村子的人來說不過是生娃的機器,做家務的保姆,干農活的牲口。
這個年代在農村生活,憑着她這樣的想翻身是相當不容易的,眼前這個男人的態度還算不錯,可是他會一直站在她這一邊嗎?
於曉很懷疑,就算是他能站在她這邊,他要出海,在家裡能待上幾天,等他走了,那些豺狼虎豹還不變本加厲啊?
小花。」
我餓了,有吃的嗎?」
對着宋向東,她暫時也說不出什麼來了,這個男人是個什麼本性的她還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