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我穿越竟還拖家帶口?》[震驚!我穿越竟還拖家帶口?] - 第8章 史上最慘副幫主

多來了幾次後,菜鳥等人便也逐漸掌握規律,甚至還會在銀鈴快要撐不住之時去找等級低的敵人故意露出破綻,以便讓系統識別出危險。

雖說是小概率祝福,但大家也發現,這概率根本不小,至少也得有50%了,那多幾個人同時這般操作,銀鈴便幾乎可以百分百脫身。

隨着配合的愈發熟練,銀鈴也得心應手起來,只是敵方又來了增援,壓力再次增大。

銀鈴倒也想過召喚詭異,可她又不是詭異們的主子,他們只是友好關係,就算喊來了她也不能保證自己可以控制住詭異們啊。

而且當下白日當空的,詭異們的戰力也會被削減,除非能召喚來那幾位九十級以上的,他們可以完全無視外界因素,就算是正午,也能瞬間營造午夜效果。

可銀鈴至今都沒完全摸清楚他們的性子,萬一人家根本不想聽她的,那豈不是不分敵友一起亂殺?

更何況,這地方是在情柔幫附近,敵方打不過或許逃的走,可情柔幫眾人總不能直接棄幫吧?

於是思前想後,銀鈴又瞧了瞧天色,還是再撐半天兒吧,等天黑……

夜幕終臨,銀鈴抑不住的開心,正琢磨着她的搞事情大業,卻不料就這一晃神的功夫便被一人猛的按在地上:「都過來,先把她抓回幫派!」

銀鈴嚇了一跳,隨後反應過來,心說人們都只知道她的免疫和祝福技能,卻是沒有活人知曉那冥風淳樸,今日便給大伙兒見識見識好了。

「召喚——」銀鈴以極快的速度默念了一連串的名字,雖說有幾個召喚失敗的,但她旁側仍是瞬間出現了十來個鬼影。

正在得意着說著回去領賞的幾人倏感背後發涼,一股寒意直接從腳串到了頭頂。

孟緣第一個發現銀鈴的情況,正準備將手中兩把彎刀飛出,卻一眨眼的功夫便見銀鈴周身無端冒出十來個詭異,還以為是敵方人帶來的,頓時驚的望向菜鳥方向,大喝一聲:「快去救鈴兒!」

卻不料話音剛落,銀鈴便大喊一聲:「我沒事兒!」

孟緣連忙回頭望去,卻見方才想要回去領賞的幾人皆領了盒飯。

銀鈴也是沒反應過來,才召喚完成,她都沒來得及說什麼,面前的幾人便以驚恐到扭曲的表情瞬間咽了氣。

她本以為想讓詭異們幫忙,就必須拿出足夠的好東西。

畢竟雖說她覺得大家都是朋友,可也不知詭異們究竟怎麼想。

所以她的隨身儲物戒指中還是存了些東西的,但此刻詭異們解決了那幾人後,銀鈴將東西取出,卻沒有一個詭異來拿?

雙方皆疑惑的大眼瞪小眼片刻,專業翻譯家『記不住的名字』開了口:「今天你又不是沒事,那些東西等閑下來再一起聚着分吧,這場中也有不少能吃的。」

「哈?」銀鈴片刻獃滯,周身詭異卻已沖了出去大殺四方。

無奈銀鈴只得先將東西收回,隨後突然想起什麼,趕忙喊道:「別殺自己人啊!」

「放心吧,我們又不傻,你們都有同樣的印記。」『記不住的名字』的聲音傳來。

「咦?」銀鈴這才發現他沒一起衝出去,又看了看身後,頓時心裏一暖,詭異確實不傻,還想得到留下幾個護在她旁邊。

這下可給情柔幫的人都看傻了,劉勇一個反應過來:「怪不得你能!原來如此!!那你到底是人是鬼啊?!」

「你說清楚點,什麼跟什麼?」一臉疑惑的烈火毫不留情的拍了他右肩一巴掌。

「當時在禁忌古墓,她就跟回了家似的!還跟我說那靈鑰很容易就拿到。」劉勇解釋道,他現在終於相信了銀鈴當時的話。

「沒想到我們鈴兒這麼牛啊!」烈火不禁感嘆,就是好像白天不能行?

菜鳥在一旁也聽了個大概,在橫空略過劉勇身旁時也狠狠拍了他左肩一巴掌:「說什麼呢!肯定是人啊!再說是鬼也沒關係。」

劉勇一個踉蹌險些與地面親密接觸:「菜鳥你特么!你和烈火跟我玩對稱呢?!」

這一戰結束之時夜已過半,在詭異們的幫助下,硬是一個活口沒留,這下冥風淳樸的秘密算是再次保住了。

劉勇興奮着,向著身旁離得最近的詭異慢慢靠近,無處安放的雙手試圖拍向對方:「想不到啊,有生之日還能跟詭異稱兄道弟!」

卻不料一下拍了個空,隨後整個兒人都被另一詭異蔓延而來的黑髮纏了個結實。

隨後銀鈴幽幽的聲音才緩緩響起:「我勸你別。」

本是值得高興的事兒,卻見菜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