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棺》[鎮魂棺] - 第2章 :荒墳很兇

  清袍女子披頭散髮,我根本看不清她的臉,只能聞到一股濃郁的腐臭味,嚇得我立即想大喊叫爺爺,卻發現躺在床上,無論如何都喊不出聲音。

  身體也不聽使喚,躺着無法動彈。

  而立足在白霧間的清袍女子,目光冰冷瞪着我,揚起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邁步,她便朝我走來。

  看到這幕,就讓我雙眼圓瞪,恐懼到了極點。

  我這極陰體質,果然不能去後山。

  瞧瞧現在就招來一個。

  家裡的大黑狗,跑到門口,瞪着清袍女子狂吠,渾身的毛都豎了起來,但是根本不敢闖進來。

  到最後,村子裏的狗都被引來了,圍着我家越叫越凶。

  鬧這麼大動靜,左鄰右舍焦急趕來,想知曉我家發生了啥事,但被爺爺攔在了門口,「我家孫子體弱,怕是招惹了不幹凈的東西,但有我在不會有事,你們都回屋去。」

  這句話,我聽得清清楚楚。

  爺爺在院里,狠狠抽了三大口旱煙,大步流星來到卧室門口,拿着旱煙桿指來怒喝,「陰陽殊途,你想要做什麼?」

  這嗓子中氣十足,聲音洪亮,我都被嚇了跳,之後昏迷了過去。

  爺爺坐在床前抽着旱煙,等我醒來,就陰沉着臉問道:「楚南,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

  支吾着不敢說實話,爺爺抬手就是一巴掌,很懊惱吼道:「你雖然是極陰命格,但如今長大成人,又有柳瞎子送的玉佩,那些東西哪會輕易招惹你?」

  「現在自己看看,你戴的玉佩都碎了啊!」

  說著,爺爺將玉佩扔到我手裡。

  我看着戴了三年的玉佩,頓時瞳孔緊縮,發現已經碎成四片。

  「若非這塊玉佩,幫你擋住,楚南你這條小命,今日就被那些東西給帶走了。」

  抽了口旱煙,爺爺怒目瞪着我,「但是那些東西,不會無緣無故找上門害你,定然是你讓別人不得安心,你說,這究竟是咋回事?」

  哪還敢隱瞞,我連忙就將帶別人去盤龍山的事,全部說了出來,爺爺聽着大怒,指着我氣得渾身在顫抖。

  抬手又要抽我,但是終究不忍心又縮了回去,何況事情已經發生,揍我一頓也無法改變。

  「他們給你的錢放哪了?」爺爺臉色鐵青地問。

  「就在枕頭下面。」

  爺爺把錢翻出來,就扔在我面前,「楚南你自己看,這都是些什麼。」

  揀起一張,我看了兩眼就要嚇傻了。

  驟然是燒給死人的紙錢!

  但是他們給我的十張鈔票,當時可是仔細驗過真假,怎麼就變成紙錢了?

  「這事只能找柳瞎子幫忙了。」

  爺爺拿出手機,先給柳瞎子打了電話,坐在床邊,默默抽着旱煙,無聲嘆了口氣。

  我在旁邊看着,心裏都不是滋味。

  三年前,爺爺為我操碎了心,如今又讓爺爺擔憂,我真是個惹禍精啊。

  「這事怨不了你。」

  爺爺那張皺巴巴臉龐,露出抹苦笑,「我們楚家祖上,曾經也出過幾位陰陽先生,這怕是泄露天機太多,才會報應到兒孫身上,不然你也不會命運多舛,未出生就徘徊在生死邊緣了。」

  「楚南你安心睡,爺爺陪着你,明天柳瞎子過來就能解決了。」

  拿出那把桃木劍,他坐在床前,替我守了一夜,到了第二天早晨,我剛剛起床,看到一輛轎車開過來,停在我家門口。

  車門打開,柳瞎子拄着拐杖走了出來,再無其他人。

  三年不見,他沒啥變化。

  仍舊很健朗,臉上的皺紋也沒多幾分,倒是我爺爺,跟柳瞎子年紀相仿,六十左右的年紀,卻像七十歲的老人了。

  柳瞎子是真瞎,卻自己開着車來的。

  爺爺說過,柳瞎子很有本事,哪怕眼瞎,但心不瞎,耳朵比眼睛還要好使。

  但是車都能開,他那耳朵的聽力也太好使了吧?

  真不知道他的駕照是怎麼考上的。

  我和爺爺迎過去,柳瞎子就往我身上吸了口氣,便皺眉道,「好重的死人味,還是五個人的,楚家的娃,你這是攤上大事了。」

  「瞎子能解決嘛?」爺爺焦急問。

  柳瞎子道:「先進屋,給我喝口水,大老遠趕來渴死了。」

  請他進去,我連忙端茶倒水,爺爺在旁邊,把我的事,詳細給柳瞎子說了遍。

  「難怪你身上的死人味很重。」

  柳瞎子就問道:「楚南,你帶他們進山的是五個人吧?」

  「沒有錯。」我點頭。

  記得很清楚的,那輛越野車上就坐着三男兩女。

  「他們都死了。」柳瞎子道。

  聞聽此言,我就驚出身冷汗,萬萬沒有想到,那群開越野車的人,昨天進的山,搬回幾個箱子,現在就出了意外。

  死人財真不能發啊。

  「現在就輪到你了。」柳瞎子喝了口茶說。

  頓時間,我面色像紙樣慘白,就見柳瞎子又說道:「這次你招惹的,可是盤龍山上的東西,比你當年顯天命時,怕是還要難對付。」

  「這該如何是好?」爺爺坐不住了。

  「不慌。」

  柳瞎子擺手,對我說道:「楚南,你這就帶我去趟盤龍山看看。」

  喝完茶,我們就進山。

  爺爺要跟過去,柳瞎子沒讓他來,因為來了也幫不上什麼忙。

  盤龍山一片荒涼,遍地都是墳墓,但是這兩三年來,村民都進山挖老物件,很多墳都被刨,使得到處是窪窪吭吭。

  「這幾年,村民來盤龍山挖的東西可不少。」

  在山裡帶着路,我邊問道:「柳爺爺,村民怎麼都沒有事?」

  「現在是沒事。」

  柳瞎子道:「你抬頭看看你們村的天空,究竟有什麼變化?」

  依言望去,就發現村子上空烏雲瀰漫。

  但是今天天氣很好,一片晴朗,其他地方萬里無雲,偏偏我們村,被烏雲籠罩着,一副陰沉沉的畫面。

  「有烏雲。」我說道。

  柳瞎子點頭道:「所以,你們村子裏的人,都遲早會出事,想躲都躲不掉。」

  「他們都會死嘛?」我倒吸口冷氣問。

  「你管別人的事做啥,現在你自己的小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