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月洗好了嗎男人溫柔的聲音從客廳傳來》[月月洗好了嗎男人溫柔的聲音從客廳傳來] - 第4章

沒什麼,但我就怕刀手時嚇到他。
08快速地在酒櫃里拿出伏特加,放了幾顆隨身的安眠藥。
鑰匙轉動的聲音在我耳里異常刺耳。
我強忍着不適,一臉笑意嬌軟酥耳甜膩的開口「阿奇」,雙手自覺地攀上他的寬闊的肩。
突如其來的親吻像是暴風雨般讓他措手不及,他愣了一下。
繼而無比霸道地撬開我的牙關,一股酒香順勢而入他口中。
許是酒意的縱容下,他急不可待地把我壓倒在茶几上。
「嗯…」吃痛的聲音我咬着嘴唇發出。
「阿奇,茶几上的燒烤簽抵痛我了」他恢復了些理智後,皺着眉頭「那你先去洗漱一下。」
嘴角輕微翹起「那你等我哦」,說著我便踏步去了卧室拿浴巾。
進衛生間後,刻意透着細弱的門縫。
沙發上的他正喝着伏特加。
09「女士,4號線最後一站到了」我輕揉了一下雙眼,本來打算一直裝睡可以減少不必要的麻煩,結果還真一覺睡到。
由於提前給閨蜜林舒說了暫住幾天,她倒是非常歡迎。
她是醫生,加班是常態。
按照她的回答有人免費打掃屋子也不錯。
剛隨手關上入戶門,我整個人就愣住了。
屋子裡幾十個人身着統一服飾,手上清一色的手槍正對準我。
帶頭之人正是林舒。
她語氣憂傷「明月,你病了。」
這時我才警覺出,穿白大褂的不一定是醫生,還有可能是研究人員。
很不幸,我剛逃離了狼窩又入了虎穴。
我被他們「請」到了一個特殊的研究所。
他們也沒有對我做些非人的研究,似乎目前只是對我右手上的表感興趣。
每天林舒會來看我,當然也會勸我拆下手錶。
10這天林舒穿着白大褂又來了,與她同時來的還有蘇奇。
蘇奇好看的眉頭擰成一團「月月,你就拆下手錶吧。」
「算我求你,救救我們這些人。」
我有些疑惑地說道:「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是用這個表變美了。」
「何談救救你們這個說法。」
這時候林舒走了過來。
我們之間僅隔着一層厚厚的透明玻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