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婿:從妹妹救命錢被搶開始/醫婿:從妹妹救命錢被搶開始》[醫婿:從妹妹救命錢被搶開始/醫婿:從妹妹救命錢被搶開始] - 第7章 教訓

「林銘,還不快給劉總賠個不是?」

唐笙這一巴掌也是為林銘好,劉東澤在燕市有權有勢,而且睚眥必報,唐笙心裏也是怕他會找林銘麻煩。

林銘只是冷笑一聲,嘴角勾起,並不理會唐笙的話。

這家人看來是一路貨色,那也就別怪他心狠了!

「麒麟到!」

外面傳來敲門聲,打破了屋內緊張的氣氛。

「沒聽見有人敲門嗎?還不快去開門!」

劉琬芳瞥了林銘一眼,冷不丁的來了一句。 

林銘剛打開門,幾名保鏢穿着的西裝男子就走了進來,一尊玉麒麟格外的引人注目。

林銘自然也認出來了,這尊麒麟正是陳老送給他的禮物。

不過還沒等他說話,那邊就傳來劉琬芳驚喜的聲音。

「天哪,居然是塊玉!這可得值幾十萬吧!」

劉琬芳一把推開林銘,眼睛死死的盯着玉麒麟,滿眼的貪婪之色。

「婦人之見!」

唐建國也快步走上前來細細觀察,難以掩飾心中的喜愛。

「我曾經在玉石市場上面見過,像這種品質的玉,僅僅是一小塊,就大幾十萬,這種整塊玉石雕刻而成的麒麟,價值怕是難以估計!」

表面透光,水嫩無暇有光澤,麒麟全身都透露出一絲靈氣。

「劉總真是客氣了,沒想到我唐家居然能收到如此貴重的禮物。」

唐建國對着劉東澤拱手道,臉上滿是笑意。

能夠送出這種級別的禮物,除了劉東澤,在場還有別人有這手筆?

看着那尊栩栩如生的麒麟,劉東澤心裏那叫一個咬牙切齒。

「我靠,不是讓秘書隨便選個禮物送來就行?怎麼選個這麼貴的!」

不過即使心裏肉疼,還是得裝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這都是小意思,日後要是唐小姐跟了我,這種東西隨便送!」

劉琬芳聽見這話,眼睛裏都閃着光。

「林銘,看見了嘛,你不珍惜我女兒,自然有好男人等着她!」

「媽!」

唐笙皺眉低聲叫了下,眼神不自覺的朝林銘身上看去。

結婚這麼多年一來,林銘的工資都拿去給妹妹治病了。

別說節日禮物了,就連生日禮物都很少送給她。

結果劉東澤出手就是一尊起碼幾十萬的麒麟玉像!

這種對比擺在眼前,她心中難免酸楚。

儘管她沒有將這些說出口,可林銘還是看到了唐笙失望的目光。

一絲刺痛頓時橫在心中。

「這麒麟玉像,劉總經理還送不起!」

林銘冷冷的打斷了眾人。

霎時間,幾人視線看來,劉東澤冷笑一聲。

「我送不起,難道你送的起?」

「廢物一個還這麼多話,趕緊滾!」

「別毀了我一番心意!」

劉琬芳也是一臉的不屑,看着劉東澤的眼神無比討好,似乎那才是她的正牌女婿一樣。

唐笙也皺了皺眉,更加失望。

只不過撞大運簽了個合同,林銘竟然就開始眼高手低,隨口編排別人送來的心意了。

「林銘,回房間去,別再丟人了!」

「這玉,我還真的送得起。」

走到麒麟玉面前,林銘伸手摘掉底座一張寄語,扔到了茶几上。

「因為,這玉就是送給我的!」

寄語上赫然寫着四個大字。

「林先生收!」

最讓人震驚的,落款居然是陳老的名字!

陳老的名號在燕市可謂是無人不曉。

劉東澤心中一涼,瞬間黑了臉。

這個廢物怎麼會認識陳老?

還讓陳老送來了這麼貴重的禮物!

不可能啊!

「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