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世真君之無雙神王》[異世真君之無雙神王] - 第7章 老夫姓焦

辰山不甚高大,景色秀麗,因為路途較近,三人步行上山,倒也沒花多少時間。

待到得山頂,卻是一片平地,上面空無一人,到場茅草叢生。正**,豎著孤零零兩塊石碑。

第一塊,上面寫着幾個大字:祖父鮑伯之墓,下面署名:不孝孫女安娜立。

第二塊,上面寫着幾個大字:夫君馬克之墓,下面署名:妻安娜立。

安娜哭跪於地,早已聲淚俱下。

安妮罕見的細心與體貼,緊着張羅物品,兼照看着情緒波動極大的姐姐。

二郎獃獃蹲在其後,看着兩塊石碑,默默無聲,眸中是洗不凈的緬懷。

悔恨?不甘?痛心?也許並非如此,但或許皆有之。

塵封數年的往事,二郎不願記起,但又如何能輕易忘懷?

爺爺,馬克,甚至還有那位便宜老丈人光明大帝,你們皆是由我而死,這也是我心高性傲的二郎先聖真君羈留在此的一個原因。

大丈夫恩怨分明,劍魔大陸的局勢依然詭異迷離,我若離開,你們死不瞑目……

下山的路上,安娜的心情非常糟糕,三人無話,默默行走。直到,小道盡頭,三叉路口——

跳出了十幾條大漢:「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

安妮:「獃著!給我趕緊滾蛋!少惹姑奶奶生氣!」

這麼凶?一群劫道大漢有些懵,是欺負他們沒太多實操經驗嗎?還是這天辰島民風彪悍所致?或者是他們太過仁慈了?

「嘎嘎嘎,小娘皮夠辣,我喜歡!今天老夫高興,兩個都收了!」

說話間,一聲怪笑,走出一個領頭的。五十多歲年紀,高高瘦瘦的身材,慘白慘白的皮膚,高顴骨,薄嘴唇,細長的小眼睛精光閃閃,看上去是一個高手。

「老夫姓焦……」

二郎:……

「獃著你!你個老不羞,色胚!簡直無法無天!氣死姑奶奶了!」安妮一聽臉都綠了,簡直無恥至極,這兩個字眼他是怎麼敢說出口的!

老頭被罵的一愣,半晌接口:「哈哈,小娘皮罵的好!老夫姓焦,焦栢,白頭山莊二長老,單身未婚。小娘子有沒有興趣跟隨老夫同上白頭山逍遙快活?」

安妮皺眉:「腦子有病,姑奶奶不伺候了!姐夫,你來打發他!老娘看到他就噁心,往死里揍他丫的!」

二郎搖搖頭,走了出來。

焦栢抬頭看了看二郎:「小娘子,你確定要你姐夫出來?可別後悔啊!老夫有個毛病,從來只跟美女聊天,待會兒我保證他活不過三秒!小夥子,看你細皮嫩肉的娘炮一個,你馬上離開老夫或許可以饒你不死。否則老夫開始數數,數到三你若是不死,老夫回頭就走!」

二郎:「你數吧!」

焦栢大怒,猛的一甩大氅,捏緊了拳頭,疾沖幾步飛馳上去,一拳揮出。「一!你給我去死!」

二郎斜睨一眼,見對方拳頭揮出,鬥氣噴薄,尚未接觸到人,壓力已然成型。

初階巔峰劍士,看來這個白頭山二長老,還是有點貨的!

當年白頭山一役,記得誅滅了對方八個長老,其中中階劍士兩名,中階魔法師一人,其餘五位都是初階劍士。

這個焦栢當場必然是沒有在場了,應是漏網的長老無疑。

這幾年過去,想必白頭山重新整合了殘餘勢力,而這個漏網的傢伙已經升為了二長老。

二郎同樣揮出一拳,拳拳相交,二郎巋然不動,焦栢直向後倒退三步。

焦長老大驚:「初階巔峰劍士!想不到你也不錯!然而,你徹底惹到老夫了,我不會再手下留情!」

二郎:「反派死於話多。你該數數了!」

焦栢大怒,伸手抽出長劍:「這把長劍跟隨老夫三十年整,劍下亡靈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小子,你要有被斬殺的覺悟!二!去死吧!白日幻滅斬!」

「焦長老的成名絕技白日劍訣!我們有眼福了兄弟們!可惜了細皮嫩肉的小白臉,沒好好享受這倆絕世尤物,就這樣死在了荒郊野地!」身後的劫匪如是說。

當然也有人持反對意見:「我覺得長老不一定馬上把這小子大卸八塊。在美女面前,焦長老可最會來事了。他這是在炫酷!馬哥怎麼說?馬哥?」

馬哥,也就是那位在旅店被揍,豎著進店,橫着出去的那位,這個時候,躲在後面畫圈圈,嘴裏不停嘟囔:「砍死他!砍死他!」

焦長老的長劍快要砍上二郎時,二郎同樣抬手,而手中不知何時已多了一條通體藍色的魔法杖。

他也不當棍使,往前一送,那杖頭正對劍尖。

兩廂鬥氣轟然撞擊,炸開。

看熱鬧的劫匪慘叫連連,向後飛跌。

而二郎再一次巋然不動,焦栢兩腳不穩,往後倒退了五步,堪堪站定。

「瞧,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