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醫道》[一品醫道] - 第3章有鬼嗎

這世界上有鬼嗎?

顯然沒有。

但是,身處的特殊環境足以令曹子揚無法鎮靜,稍微有點風吹草動他就像受驚的兔子般。不過,有個事情顯然非常急,就是給小靖施針,急到他忘了害怕。況且,村長他們已經快找上來,喊罵聲越來越近,越來越大,這一切都在催促他。

必須爭分奪秒在被村長找到前把小靖救醒過來啊,否則他和小靖都要悲劇。

曹子揚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平靜,然後開始工作,伸手迅速去脫小靖的上衣,剛脫掉就有點眼傻,因為小靖並沒有穿文胸,村長夫人給她打扮抬去埋的時候,就給她穿了套她平常最愛穿的衣服。

曹子揚好不容易才強迫自己鎮定下來,隨即拿出針灸包,取出長長的銀針用打火機燒熱,認準小靖心口的穴道就插了幾根。接着,把小靖的褲子退下了十幾公分,在下腹施了一針。

最後是腦袋的穴道,兩根最長的銀針從小靖的耳邊插了進去,慢慢轉動着。

很緊張,從來沒有過的緊張。其實曹子揚心裏沒底,不知道能不能救醒小靖?這辦法只是可行而已,他猜小靖這狀況是喘不過氣引發的休克,加上嘔吐時間長,幅度大,人虛弱,脈息微弱,一般察覺不出來,所以才以為她死了……

長長的銀針轉動了有一分鐘,小靖終於有反應,眼皮動了動,但彷彿無力睜開的樣子,她很虛弱。

曹子揚心裏自然很激動,成功了,救回小靖亦等於救回自己啊。

當然,曹子揚還不能慶祝,反而更小心翼翼,伸出有點發抖的手,按部就班把針都拔了出來,然後用祖傳的獨特手法給小靖推拿按摩。

持續推了兩分鐘,小靖的狀況好轉起來,能睜開眼睛,看了曹子揚幾眼,嘴皮動了動說:「子揚哥哥?這是什麼地方?我好口渴、好餓……」

曹子揚說:「我知道,我們馬上回家,回家就給你喝的,給你吃的……」

小靖嗯了聲,閉上眼睛,曹子揚給她穿回衣服才又再次睜開,她知道怎麼回事,但無力顧及,只是無神地看着曹子揚。

曹子揚把小靖背起來,一邊往上爬,一邊喊:「村長,我在山頂,快來……」

村長就在附近,聽見曹子揚的叫聲,一分鐘不到就出現在深坑上面。

那會兒曹子揚剛把小靖背上去,累的頭暈眼花,放下小靖就昂躺在草地上喘氣,沒想到才喘幾口村長一腳就猛地踩向他的肚子,幾乎沒把他踩暈過去,想告訴村長小靖沒事,說出話前已經被村長整個舉起扔進了深坑裡……

轟一聲,曹子揚感覺自己的骨頭要散架了,他閉上眼睛,動都不想動一動。直到感覺到地下有異常響動,沙沙沙的聲音響着,彷彿要倒塌一般,才掙扎着要往上爬……

然而,已經晚了,地下轟然而塌,他猛地掉下去,有三米深,不過落在地下軟軟的,能感覺那是個地下室,很大,有回聲,空氣刺骨的寒冷。他想往前爬,離開洞口,來不及了,沙沙沙的泥土已經蓋在身上,他隨即昏死了過去……

曹子揚昏了過去幾十秒,所有人都到了,村長夫婦,三個堂弟以及兩個**。他們看着深坑發愣,包括村長在內,剛剛惱火,就知道揍曹子揚,壓根沒留意周遭環境,這會兒冷靜下來看清楚,不免感覺背脊骨發涼。

村長夫人用發抖的聲音說:「這……怎麼回事……?」

村長說:「我不知道,這地方很詭異。」

「不是盜墓賊乾的吧?隔壁村的陳家大墓前陣子就被盜過,聽說很多金銀財寶呢……」村長的二弟用手電筒照着黑黑的深坑說:「子揚呢?下面那個是他……?」

村長說:「我把他扔下去了……」

集體無語!

「子揚哥哥……」

「啊……」

「別喊、別喊,那是小靖。」村長夫人發現叫子揚哥哥的竟然是自己閨女的聲音,立刻跑過去蹲下抱着自己的閨女大哭起來,「原來你沒事,媽對不起你啊……」

村長說不出話,三個堂弟以及兩個**都一樣。這人不都埋了嗎?還能活過來?稍微想想他們就感覺寒冷無比,覺得詭異,後悔不弄清楚就把人埋掉。尤其倆個**,曹子揚提出過要求,說讓他弄清楚怎麼回事,他們沒答應,最終曹子揚反抗控制了他們才跑掉。

整整過了有一分鐘,村長的三弟說:「哥,我們是不是錯怪子揚了?」

村長罵道:「廢話,還用說,你趕緊下去把他救起來。」

「憑啥是我?」

「是不是要我踹你?」

「這麼深,下去了能上來不?」

「老二、老四,你倆負責回去拿繩子、梯子之類,反正拿有用的東西,老婆你帶小靖一起回去,再多找些人來幫忙。」說著,村長忽然罵了一句髒話,才繼續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