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醫道》[一品醫道] - 第1章救救我閨女

曹子揚正在自家的地里掰着玉米,忽然村長夫人踉蹌的從村裡跑出來,跑到他面前喘着粗氣道:「子揚,你快去救救我閨女小靖吧,她不停嘔吐,呼吸不過來,快不行了……」

「你說什麼?」曹子揚大吃一驚,因為一個小時前經過村長家的時候,還見到小靖好端端的坐在自家門口的長椅里嗑着瓜子,還給他露了一個俏皮的微笑。

村長夫人拉曹子揚的衣衫:「你去看看,治好了我重重答謝你……」

雖然村長夫人平常冷眼都不瞧曹子揚,但人命關頭,曹子揚是個醫生,出於職業習慣,立刻放下手裡活跟在村長夫人匆匆往村子裏面趕……

村長家是整溝子村最有錢的,蓋了一棟兩層小洋房,里里外外都弄的很漂亮、精緻。這棟房子,曹子揚就進去過一次,今天第二次,而且還直接進了小靖的房間,難免心如鹿撞。因為,小靖是溝子村最漂亮又最嫻淑的美女,最難能可貴的是,性格半點都不像村長夫人,反正小靖是許多留村青年的夢中情人。

當然,小靖亦是曹子揚的夢中情人。

此刻,這個溝子村最美的美女趴在自己的粉紅大床上,對着床下一隻小盤子乾嘔。盤子里已經裝有大堆污穢物,發出陣陣的惡臭,走前面的村長夫人都忍不住捂住鼻子。曹子揚倒也想捂,但沒空顧及,反而一坐下就把小靖翻過去,讓小靖平躺着,伸手探脈象,亂的很,確實很虛弱,看樣子真的呼吸不過來一般。

「怎麼樣,子揚,小靖怎麼樣?」村長夫人很着急。

曹子揚沒有答話,他探了探小靖的額頭,翻了翻小靖的眼皮,小聲問:「小靖,你覺得怎麼樣?你認識我么?」

小靖沒有反應,就是睜大眼睛,說不出話。

曹子揚在小靖的人中穴上掐了幾把,隨即轉身就走,村長夫人拉住他說:「哎,子揚,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曹子揚說:「你妹的,我回家拿東西,你別拉住我,再拉真的沒救了……」

村長夫人一額冷汗,立刻撒手。

出了村長家,曹子揚以衝刺的速度往一百米後自己的家裡跑,回去拿了醫用箱,又迅速以衝刺的速度跑回村長家,剛進小靖的房間就用飛快的語調對村長夫人說:「立刻去拿一盤熱水拿進來……」

「啊?」村長夫人很不理解,「要熱水?」

「要,而且還要把小靖的上衣脫掉,方便施針……」

村長夫人明顯有所猶豫,那是她的寶貝閨女啊,治病還要脫了衣服,不吃大虧?關鍵是,治病需要脫了衣服的嗎?這個曹子揚會不會是想趁機揩油?

看村長夫人臉上的表情,曹子揚就知道她心裏的小九九,補充道:「我是醫生,我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救人。」

村長夫人有點臉紅,說了聲好,立刻跑出去做準備。

曹子揚把醫用箱放在床上,拿出一套針具,取出兩根最細長,認準小靖腦袋上的兩個穴位就插了進去,立刻,小靖腦袋一歪昏了過去……

等到村長夫人把熱水端了進來,曹子揚才把小靖扶起來,讓小靖盤腿坐在床上,隨即開口對村長夫人說:「衣服你來脫,然後你到外面守着,不要讓人進來,我施針期間不能被打擾的,否則後果你自己負責……」

村長夫人一咬牙,先脫掉小靖身上的一件米黃色棉衫,露出黑色的文胸,她手有點發抖,剛準備把文胸也脫掉,曹子揚連忙說:「那個……就不用了……」

村長夫人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舒了口氣,離開房間,反拉上門守在外面。

曹子揚從醫用箱里拿出許多零零散散的東西鋪在床上,先給銀針消毒,然後才找准小靖心口的穴道插了進去,再然後脖子上的、肩頭上的,以及肚眼上的穴道,都各插了一根銀針。剩下最後一根銀針插左胸,需要先把小靖的文胸撥上去才能完成。

曹子揚緊張非常,以至於整個人都有點兒輕微的發抖,他手指碰到柔軟的文胸的時候,幾乎要窒息,大大吸了幾口氣才稍微平靜些許,聚精會神進行下面的步驟。

針灸治病曹子揚已經很熟練,雖然才二十三歲,但十三歲開始他就跟着爺爺學,到十八歲爺爺歸天,他已經學到八成功力,反正這十鄉八里但凡那家有個大病小痛都找他看。眼看挺受關注,其實曹子揚是個可憐孩子,長這麼大沒見過父母,老爸犯事跑了,老媽在他兩歲時改嫁了,自小跟着爺爺,爺爺歸天后不可避免的成了孤家寡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