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武婿》[醫品武婿] - 第3章

第3章仲大古跟武江山不一樣,他是城鎮戶口,武江山是農村戶口。
只不過,他這個城鎮人比武江山這個農村小子,過的可苦多了。
仲大古小學沒畢業就輟學了,他沒媽,就一個爸,是鎮里出了名的偷雞摸狗之徒,早些年因為盜竊時被人發現,刺傷了人被抓進去了,那時候正趕上嚴打,判的很重。
80年代,提倡計劃生育才沒幾年,家家戶戶孩子都多,仲大古一個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時候,他爸又是那麼個名聲,所以他家裡的親戚沒一個肯收養他的。
十來歲的仲大古自己守着這三間土房,自己找吃的,把自己給養大了。
武江山到鎮里來上初中的時候,才認識的仲大古,那時候,他以為這是無家可歸的小叫花子,放學路上經常看到有同學欺負他。
比如騙仲大古去吃生青蛙腿和蟲子,他吃了,就給他糖或者饅頭。
仲大古有時候真的會吃,可那些人只是騙他,看他吃掉那些噁心的東西,給他的糖紙里包着的是小石頭,看他打開假糖的傻樣,圍着他哈哈笑,罵他傻子。
武江山從小就是個皮孩子,但他的調皮不是干這麼幼稚的事,所以有一天他看到一群同學把仲大古領到河溝子里,把他推進提前挖好的泥坑陷阱里時,武江山就跳下去把那一群人都給揍了。
他一個打好幾個,偶爾也會被打倒摔進河溝子邊上的臭泥灘里,不多時就滾成了一個泥人。
泥坑裡的仲大古一邊看一邊傻乎乎的笑,然後爬出泥坑,撿了塊石頭衝過去拍到了把武江山按在身下的那人頭上……那之後,仲大古就再不搭理其他逗弄他的人了,只有武江山叫他,他才跟着走。
而他家裡這三間土房,也成了武江山在鎮子里的秘密基地。
只可惜重生前的武江山作的昏天暗地,根本沒有能力去拉大古一把,等到後面他幡然悔悟自己浪費了太多的時間,辜負了太多人的期望,想要洗心革面,也已經物是人非,難以從頭了。
眼下這種情形,就像是南柯一夢,武江山心中有的只是被幸運之神砸中的激動,這一次重來,他一定不會讓自己和大古再重蹈覆轍。
大古,我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做了什麼夢?」
仲大古一邊小心的吹熄一根蠟燭,只留了短短的一小截繼續燒着,一邊心不在焉的問。
武江山盯着那個微弱的小火苗,被仲大古的呼吸吹的左右搖曳,一時感慨萬分,做個了噩夢,幸好,現在夢醒了。」
仲大古永遠不會明白武江山此時的心情,他反而更好奇之前武江山跟張丹娜在屋裡做了什麼。
昏暗的房間里,仲大古賤兮兮的湊到武江山跟前,伸出兩個大拇指比划著:你剛才到底看沒看到?
你倆有沒有…嘿嘿。」
武江山伸手用力揉了揉仲大古的腦袋:等我以後發達了,一定給你找個最好看的女人,讓你關上門,點着一百瓦的電燈,光明正大的看。」
仲大古傻乎乎的笑,狐山鎮里好些家已經都用上電燈了,但仲大古覺得自己肯定交不起電費,就沒有拉電線,他不太相信自己能點的起一百瓦的燈泡,卻相信武江山能給他找一個願意跟他鑽被窩的女人:最好能像張丹娜那麼好看的。」
在他眼裡,家庭條件好,能穿洋裙和小皮鞋的張丹娜就是他永遠高攀不上的女神了。
武江山笑仲大古傻,卻不能笑他土氣,畢竟他也是在這個時候,才知道女孩裏面穿的背心是半截的……那根短短的蠟燭點不了多久,仲大古家連電燈泡都沒有,更不可能有電視看了,兩人早早就熄滅蠟燭躺下了,仲大古很快睡着,武江山卻回憶着過去久久不能入眠。
武江山的家在離狐山鎮十幾里外的武屯,整個狐山鎮下轄十八個村子,只有狐山鎮里有初中和高中。
武江山能考上高中,說明他不笨,但上了高中之後,他就沒了學習的興緻,徹底放飛了自我。
磕磕絆絆念到高三,去學校的次數屈指可數,發生今晚的事情之前,他已經逃學在仲大古家住了好幾天了。
所有學子都在為即將到來的高考拚命,只有他,就沒想過要參加,因此就等畢業拿個證書了。
學校的老師也已經放棄他了,甚至希望他不要去學校影響其他人學習,家裡的父母,也更是知道他爛泥扶不上牆,全力培養比他早十分鐘出生的雙胞胎姐姐武名姝,姐姐是真沒讓家人失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