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品武婿》[醫品武婿] - 第2章

第2章張丹娜一頭霧水看着武江山逃似的沖回屋裡去了,她小聲叫了幾聲沒有回應,又不敢太大聲怕鄰居聽到,明明是武江山甜言蜜語的把自己給哄來了,這會兒又莫名其妙的把她攆出來,想起剛剛武江山的舉動,雖然他們沒有越過最後一層底線,但武江山這樣也頗有些提上褲子不認人的意思,張丹娜覺得很是有些委屈。
其實,她從初中就喜歡武江山了,武江山人長得精神,往那學生堆里一站,就能讓人一眼注意到他。
他就像是一道光和火焰,是那麼的肆意張揚,與眾不同。
學校里的女生暗地裡都在議論他,張丹娜聽了不少關於他的傳說,但那時候張丹娜不好意思跟武江山說話,直到兩人上了高中,才有了接觸的機會。
張丹娜家裡條件好,穿的用的都是最時髦的,不光是臉蛋好看,因為營養跟得上,身材發育的更好,所以她也是所有男同學們偷偷幻想的對象。
在80年代,那些被鄧麗君的歌聲打開了耳朵,也喚醒了被禁錮的心靈的少年們,開始鬼鬼祟祟的做着他們認為最勇敢和浪漫的事,那就是往張丹娜的書桌里塞情書。
又或是藉著問作業的機會,圍着她說話,卻不敢承認情書是自己塞的。
對於這樣連看她都要偷偷摸摸的男同學,張丹娜根本看不上。
反而一臉自然的當著她和那些男同學的面,把她桌里那些情書,彷彿收垃圾一樣收走的武江山,會讓她心跳加速。
武江山很大膽,很霸道,也很壞。
他敢抱她,也敢在同學面前突然牽住了她的手,更是敢像今天這樣,把她帶到這裡來…張丹娜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說不出拒絕武江山的話,可能是因為他不用給她寫情書,學校里的同學就都知道她張丹娜是武江山的。
她對武江山的喜歡,也是大膽而熱烈的,只不過,現在這樣被莫名其妙的趕出來,還是讓張丹娜有些不舒服,她不明白自己是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武江山前後變化那麼大?
見喊不出武江山來,張丹娜脾氣上來就準備解開院門上的繩子進去好好問清楚。
可這時候,身後小道突然傳來一陣凌亂的腳步聲,有人打着手電急匆匆的走了過來,張丹娜一眼就認出了張軍,頓時有種被爸爸抓到現行的局促:爸,你咋來了?」
張軍領着自家兩個兄弟,皺着眉頭看着院外的閨女,衣服頭髮都挺整齊,心下稍稍放鬆,但語氣很是嚴厲:大晚上你不回家,站在這裡幹什麼?」
我..」張丹娜此時記起武江山的話,也算是沒犯傻:我來找同學學習,現在正準備回家的。」
哼,我看看你跟哪個同學學習?」
張軍一把薅下拴門的繩子,推了院門就進了屋。
仲大古家三間土房,中間是廚房,兩邊各一間屋子,之前武江山跟張丹娜在屋裡不幹好事,仲大古就在另一間屋裡翻來覆去的想要聽牆角。
後面聽到動靜出來,武江山都給張丹娜攆出去了。
張軍直接進了點着蠟燭有亮光那屋,看見武江山跟仲大古兩人坐在桌邊,一人拿了一本書在看,桌上還有本子和筆啥的,看起來的確是在學習。
哎呀,這不是張叔嗎?
您咋來啦?
丹娜剛走,你們沒碰上嗎?」
武江山趕緊站起來,表現出了恰到好處的驚訝,張軍盯着武江山看了半晌:你是武屯的吧?」
是啊,叔叔您記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