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缺》[盈缺] - 第9章 初入修行(2)

粗細,身長三丈有餘,竟比竹筏還要巨大,翻身躍起砸下的水花噴洒在竹筏之上,兩人一鳥緩過神來,漁惑心中升起三分懼意,而赤驚鳥卻是分外興奮,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梵音海見到漁惑面色有變,寬慰的說道:「你師父在這竹筏施了術法,別說這條小魚,哪怕是條蛟龍,也不敢輕易近前,要不然,你早就葬生魚腹了!」說完又看着漁惑問道:「你還打算吃它嘛?」漁惑搖了搖頭,別說吃它,漁惑怕是連網都不想要了,而赤驚鳥似乎並不同意,依舊一蹦一跳的吱喳怪叫,又衝著梵音海抖擻羽毛,搖搖晃晃似乎在是跳舞,又像是理論,梵音海呵呵一樂,說道:「抓這條幾百歲的含光魚,你只為了取他剛剛凝結的內丹來療傷,莫不是太過浪費,而且這條含光魚腹中魚卵不計其數,殺業太重,小僧還是放了它吧。」

說完雙手結印,衝著江水一指,水浪分開,只見含光魚的黑色背鰭死死的勾住漁網,已然血跡斑斑。十指點點幾道金光閃過,含光魚擺脫束縛,赤驚鳥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依舊吱吱呀呀的叫着。梵音海似乎感受到了赤驚鳥的不滿,旋即說道:「上游有一處江灘,小僧為你取一些老蚌遺珠助你療傷。」說完只見赤驚鳥又是一陣雀躍,而漁惑已經腹中空空,咕咕作響,掃興的搖着頭走向竹筏後頭解下漁網,而此時漁惑吃驚的發現,大魚並未遠去,依舊圍着竹筏穿梭,漁惑大驚,指着大魚說道:「這大魚想幹什麼?」梵音海看了看,默念一聲佛號說道:「萬物皆有靈,此魚雖未開靈智,但也懂得報恩,日後或有更多機緣。」梵音海話音剛落,大魚躍出水面,口中似乎含着一顆熠熠發光的珠子。幾個沉浮已與竹筏並肩同行,梵音海伸手取過明珠,大魚沉水順江而去。

赤驚鳥似乎兩眼放光,盯着珠子呀呀叫喚,漁惑還想掏來觀瞧,未想梵音海莞爾一笑就把珠子丟給了赤驚鳥,赤驚鳥一口吞下明珠,旋即通體髮捲的羽毛由黑而變,不多久便變回那紅喙,綠腦,紫頸,黃背,白腹,藍翅,青尾,橙爪的七彩赤驚鳥。原本喜鵲大小的身形瞬間竟比以往大上幾倍,如今的赤驚鳥竟似一隻雄鷹一般,一身七彩翎羽的赤驚鳥威風凜凜,仰起頭衝著天空一聲長嘯,旋即振翅飛起,望着遠去的赤驚鳥,此時漁惑心中竟然升起絲絲的不舍,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思緒萬千。梵音海此時說道:「你與這赤驚鳥註定分不開,它只是去晾晾翅膀,放放風,一會就得回來。」漁惑看着梵音海問道:「赤驚鳥還會回來?」

「天蠶分陰陽兩隻,正所謂孤陰不生,孤陽不長。陰陽是不分開的,這樣才能發揮這天蠶最大的裨益,人家赤驚鳥可是比你明白,所以即便你趕它走,它怕是也不願。」

聽到這裡漁惑心中頓感一陣欣慰,不知為何,雖然赤驚鳥對自己仍有敵意,但是自己卻把它當做了一個同生共死過的朋友一般,除此之外,漁惑依舊想問問昨日天劫過後究竟發生了什麼?雖然至今他都不能理解赤驚鳥的鳥語。

於是開口向梵音海說道:「大師,能否教我怎樣讀懂赤驚鳥的想法?」

梵音海微微一樂說道:「你師父留給你的蠱笛,你可知如何使用?」

「這是師父隨手創作的,可以用來御獸,但是過於殘忍,難道可以用它和赤驚鳥溝通?」漁惑突然想到自己使用蠱笛之時可以隱約感到百獸的悲戚,絕望。但是每當吹響蠱笛之時,內心也是無比蒼涼悲戚,隱約對蠱笛有着幾分抗拒。

「器物本無善惡,但你這蠱笛本身就是凶獸蠱雕之角,浸染無數鮮血,又生生被拔出當成武器,嗜群獸血液,蠱角中空,吸納了無數的凶獸死前嘶吼之聲,又逢天劫,連山子前輩,用術法結合天劫將這煉獄一般的叫聲封印在蠱笛之中,所以吹響蠱笛之時,別說百獸駭然,就連修為不高的修行者怕也心神俱失,但是倘若你心存善念,心平氣和的去吹奏靜心的曲子,倒也能用它與百獸心意互通,不過話說回來,你師父給你這蠱笛竟沒教你御獸之法么?」

漁惑搖搖頭,自己一個漁夫,哪裡會通音律,當時情況危機無比,就算師父有心教,自己怕是也沒心思學吧。想到這裡不由一陣心傷,摸了摸蠱笛心想:「若是不能駕馭,以後便當做個念想也就罷了!」

梵音海此時說道:「我倒是有一首曲子,雖說不是我佛家音樂,倒也能平心靜氣,你可願學?」

漁惑心中大喜,頻頻點頭如搗蒜。只見梵音海拿出一本小冊,上書幾個大字:「常清靜經」,翻到一篇太上感應篇遞給了漁惑,漁惑接到後,一看言詞皆古,不由一陣錯愕,雖然漁惑也是識字,但是如此拗口的古韻詞句,大多不解,於是一一向著梵音海求教,逐字逐句的理解了太上感應篇後,梵音海開始言傳天上感應篇的樂譜。此時赤驚鳥口銜一串通紅的果實落到竹筏之上。見漁惑於梵音海專心致志的研究着,又振翅而飛,沒入深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