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缺》[盈缺] - 第7章 北海應龍

聽到螭龍太子的話,漁惑不由一陣擔心,想要開口詢問師父,老者就率先開口淡淡說道:「此一對銀蠶,一陰一陽,分則無用,形如雞肋。螭龍就算不知,可北海應龍又怎會不知?」

老者聲音雖然不大,但是一字一句,竟然如金石撞擊聲一般,即便在狂風暴雨之中,依舊字字可聞,螭龍太子聞言一怔,旋即開口說道:「原來是北海應龍……」

話未說完,只聽一人聲道:「呸,你這龍族敗類,也配與我聯手。」聲音未落,一條巨龍自遠山盤旋升空,身形甚至要比螭龍還要龐大,渾身金鱗璀璨,腹生八足,背生雙翅,鱗身脊棘,頭大而長,前額高高突起,頭上卻是無角,頸細腹大,尾尖而長,八隻龍爪似是一支支劍戟一般寒光森然。

一聲龍吟之聲破空,蛟龍和肥遺聽到立刻受到驚嚇,匍匐在地,就連畢方,似乎也被這一聲龍吟所傷,吐了一口鮮血,落地後展開羽翼護住老者,只見老者也是面色一沉,漁惑被老者庇護,並未感覺到不適,但是心知不妙,再次站在老者身前,而此時螭龍桀桀怪笑起來,朗聲說道:「沒想到北海的應龍,也為了這區區不足萬年的銀蠶,踏足荒海,觸犯天條,跋涉萬里至此。怕是今日這天雷,要劈的不僅僅是我吧!」說完看了看老者,又是桀桀怪笑起來。

應龍聽後也是哈哈大笑:「你看到的只是老夫的分身,即便遭遇天劫,也不過損失幾千年道行而已,而你這個龍族敗類,再不守天道,怕不是要形神俱滅吧?」

漁惑聽得雲里霧裡,僅僅一個分身的一聲龍吟就如此強悍,想要問老者應龍來歷,又怕老者分心,此時老者竟然傳音給漁惑:「虺五百年化為蛟,蛟千年化為龍,龍五百年為角龍,千年為應龍,剛剛與畢方兄纏鬥的是蛟,不足千年道行,不足為慮,但是蛟要想變成龍,不僅僅需要修行千年,也需要莫大機緣,再過五百年才能變成角龍,而角龍再過數千年上萬年苦苦修行,才能有機會變成應龍,蛟龍它在螭龍眼前或許是長蟲,但是在應龍面前不過是塵埃一般,四海八荒除了螭龍的生生父母,也就是龍族的龍王龍後之外,也只有北海龍王,這一隻應龍,據說他已經修行萬年,而螭龍是龍族正統,父母均是應龍,所以出生便是角龍,如今也是數千年道行,但屢犯天條,被天劫打掉幾千年道行,如今莫說化身應龍,在角龍之中也是修為略差的,不過眼下出現的僅僅是應龍元神幻化出的分身,並非本體,論實力其實也與螭龍相差無幾,但是如果應龍螭龍真的聯手,恐怕即便為師大陣成型,也難同時擊退二龍,所以萬不可讓他們聯手。」

螭龍見應龍一聲龍吟之威就如此強勢,立刻低聲說:「按照輩分來說,你是我的叔叔…」

話未說完,應龍又啐了一口,狠聲的說道:「你這龍族敗類,若不是你為奪王位,弒兄殺弟,又將這滔天大罪嫁禍給老夫,我與你父又何至於反目,龍族又怎麼會四分五裂,我又怎會被囚居北海,受這極寒之苦,如今又何須為了這區區銀蠶犯如此風險」

老者輕微一笑,但是螭龍面色驟然陰冷無比道:「我喊你一聲叔叔,是給你面子,你若不是居心叵測,又怎會獨攬龍族大權,如今為何又要奪這萬年銀蠶?」螭龍厲聲追問。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這宵小之輩指手畫腳!」說完也不理螭龍,徑自向桑樹衝來,只見身形龐大的應龍在一道金光之後,化身人形,恰好落在桑樹附近,只見應龍所化的乃是一個中年男子,身形頎長,八尺有餘,濃眉大眼,方口闊鼻,頭戴十二旒嵌寶捲雲冠,頸項下垂白羅方心曲領,着一件紫金長袍,上綉九龍奪珠海水江崖圖,腰束翡翠玉帶,足穿白襪黑舄,另掛佩綬。應龍衝著老者和畢方漁惑輕蔑地一笑,接着袍袖一揮,將熊熊天火頃刻間被收進袍袖,倉啷一聲,佩劍出鞘,躲在火之中僅剩的一對赤驚鳥沒有了雷火庇蔭,又見應龍拔劍,倉皇飛起,也不遠去,圍着桑樹盤旋着。只見應龍挽起劍花,將合抱的桑樹寸寸刺裂,剎時間五彩霞光驟現。眾人皆是一驚「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