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缺》[盈缺] - 第3章 姜南殞命

高山之上的瑪姬阿宓見到夜色之中的赤炎獸飛躍下城,高聲道:「眾遊俠聽令!」

數十位遊俠齊聲應「到!」

「只待我泉客一族的吟唱聲響後,即刻放出鳧徯鳥,不須頃刻離州定當四面火起。漆雕,黑齒,子桑速戰望樓。

湛盧,薄奚,薄野,速戰鐘樓。谷渾,茅夷,樂羊,速戰鼓樓。

終黎,東丹,第五,修魚,速戰信塔望樓。

西鑰,羊角,巫馬,破丑,密革,空相,待望樓燈滅,隨乾在野速戰城主府。

生死存亡權系眾遊俠一戰,還請諸位當家,速毀望樓,鐘鼓樓,依計行事,事成之後會戰南門。」瑪姬阿宓說完,只見眾遊俠拱手領命,御劍待命。

「乘馬、瓜田、叱盧、擾龍同蠻族御獸師守北門,即刻出發,脫脫,浩賞,塗欽同蠻族御獸師守東門即刻出發,尾勺,瑕呂,伶舟,堂溪同蠻族御獸師守西門即刻出發。即刻起東,西,北三門只能進不能出,記住!一個活口不能放岀城,連一隻蚍蜉都不行!」瑪姬阿宓頓時狠厲無比,最後一句話幾乎是一字一頓的說道,眾人亦是領命而去。

瑪姬阿宓見鳧徯鳥已然飛向離州城,眾人紛紛御劍待戰,轉身繼續說道:「其餘眾遊俠與羽族待望樓燈滅,鐘鼓樓消聲後一同攜土掩埋烽火台!」說到這裡,瑪姬阿宓又柔聲繼續道:「還望眾遊俠各當家的,悉心保護羽族眾人!」說完數十位遊俠和上百背生雙翼的羽人破空而去。

瑪姬阿宓看向飛身而去的眾人,眼神之中略帶憂傷向著身後的泉客族人道:「泉客族人聽令,此刻關乎百家軍與南蠻族人生死存亡,我們泉客一族雖千年來不善戰事,自蘇美水都淪陷,泉客一族顛沛流離,至今仍然有上萬族人淪為奴隸,大荒貴族視我族人為卑賤的不可接觸者,生前淪為玩物生不如死,即便身死,也要被煉出一身油脂,為那些所謂的貴族陰地充做燈燭,生生世世不見天日。

如今我歐亞奈斯·瑪吉阿宓在此以世代先祖之名義起誓,在我有生之年定要推翻二十二家族世襲統治,重建蘇美水都,還我泉客一族往日安寧。而如今,離州之役乃是恢復泉客一族與人族共立大荒之下的第一戰,我歐亞奈斯·瑪姬阿宓懇求眾族人與我並肩作戰!」

話音剛落只聽吟唱之聲驟起,一時間整個離州城內外的所有水源皆似沸騰一般上下翻滾,一陣一陣如鬼魅一般凄厲的歌聲驟起,霎時間整個離州城,好似人間煉獄一般,城中百姓,皆捂耳抱頭,四下逃竄,離州守軍猝不及防,亦像是得了失心癲狂之症,紛紛拔刀相向,自相殘殺。

而此時的姜南正在與屠黎余廝殺,卻聽城內已然大亂,連忙收住攻勢,正欲回身返城,可是屠黎余哪肯就此打住,祭出一條金色軟鞭舞的虎虎生風,姜南此時心知中計,一聲長嘯,周身紅光暴漲,一道無形屏障擋住了屠黎余潮水一般揮舞而來的軟鞭。

藉此喘息之際姜南凝神御氣一聲震天咆哮響徹雲霄,這一聲咆哮過後離州守軍頓時止住廝殺,只聽姜南大聲喊道:「眾將聽令,吩咐軍士掩住雙耳,全軍以望樓軍令為號,**營,豹騎營開城應戰,弓箭手遠射敵軍後防,城樓守軍,嚴守城牆要道,飛鷹營分守望樓鼓樓等制高信塔,十三座烽火台速燃狼煙求助國都燚城、東南儋州城、西南昆陽城…」

姜南話未說完只見屠黎余收束軟鞭,握住身後巨斧,奮力劈向姜南護體紅光,猝不及防的姜南一口鮮血沁出,顯然已經吃了暗虧,姜南暗罵一聲,瞥了一眼屠黎余恨恨的說道:「我一直敬你屠黎余是一個光明正大的雄霸之主,未曾想也是如此狡詐,到也真是讓老夫長了見識。」

屠黎余面色潮紅,打的正是得意,聞言哈哈大笑三聲道:「姜南老賊好戲還在後頭,今夜便是這離州易主之日。」說完巨斧又掄了起來衝著姜南而去。姜南心下一駭,心知此番守城大戰似乎兇險異常,不知還有何等兇險,但是此刻與屠黎余大戰正酣,一時間亦是難分伯仲,剛剛分心布戰已然吃了暗虧,如今只能專心應戰,本想速速戰退屠黎余回城堅守,豈料此時的屠黎余雖然攻勢兇猛但並未搏命,似乎只想纏住自己。越打越是不安。

而此時卻發現高空之上數以萬計的黑影掠過,城樓之上的弓箭手箭矢齊發,一時間無數攜帶木桶的鳧徯紛紛落下,大多都木桶砸向城防,頃刻之間黑油燃起,頓時間整個離州城樓一片火海,姜南大吼一聲:「不可向空中射箭」話音剛落,望樓燈光忽滅,可是驟然間又有數不清的黑影直奔塔樓,望樓和烽火台,城樓弓箭手卻不再射箭。姜南此時更是心駭不已,還沒來得及部署,卻見城門突開,**營,豹騎營出門應戰,姜南暗罵一聲不妙,回身望向望樓只見望樓突然一片漆黑,而鐘樓鼓樓亦是一片寂然,而最讓姜南絕望的是十三座烽火台無一狼煙升起,只見那往來羽人向著烽火台不斷的傾倒沙土。

姜南怒吼一聲,周身再次紅光暴漲,暫時逼退了纏鬥的屠黎余,惡狠狠的看着屠黎余道:「如此縝密的部署,陰狠詭譎,料想也非屠共主的手筆,不知是何高人要毀我這離州城。」

屠黎余又是大笑起來道:「姜南老賊,問那麼多幹嘛,這是打算投誠不成!」

姜南此時心知毫無指揮的城防已然不能抵禦兇狠異常的南蠻入侵,更令姜南懼怕的是原本毫無戰略合作的南蠻軍和百家軍聯合之後,已然不再是散兵游勇,很顯然自己的一切應對之法,似乎早已被敵方洞悉,而自己至今不知對手下一步如何,甚至不知道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