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沉無聲》[煙沉無聲] - 第2章 你愛上我了嗎

我和聶嶼森青梅竹馬。
我喜歡了他十多年。
為了他,我努力跟他考上一所大學,曾經打算大學開學後就跟他表白。
但那時我生病了,休學了一個學期進行心理治療。
等我再回學校時,聶嶼森就成了林苑的男朋友。
林苑是我的室友。
我總能遇到他們約會。
我看到過聶嶼森背着腳扭傷的林苑回宿舍; 看到過聶嶼森因為林苑的一句話,特意開車幾個小時去隔壁市,只是為了給她買一杯那邊特有的奶茶; 我甚至看到過他們在宿舍樓下的昏暗處接吻。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聶嶼森這樣清冷自持的性子,也會也會摟着自己愛的人,在黑暗處情不自禁。
他的潔癖、冷靜,所有的本性和原則,似乎在林苑面前全都煙消雲散。
聶嶼森這樣的冬雪,也很容易就被林苑熱烈的性格融化。
我收起在此刻顯得可笑的暗戀,看着他們轟轟烈烈愛了三年,然後在大三那年,因為學業,因為家庭,分手各奔東西。
那段時間,他頹廢得彷彿不是他。
我忍不住,又像以往十幾年那樣,陪在他身邊。
陪他走出這段傷心的時光。
一年後的七夕節,林苑在朋友圈曬了玫瑰花。
也是這一晚,聶嶼森問我:「煙煙,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嗎?」
我看着那個在我心裏裝了十幾年的男孩:「是因為林苑嗎?」
他頓了頓,否認了:「我只是發現,我對你有感覺,我想給自己一個機會,慢慢愛上你。」
我一直覺得,彼時他看着我時,眼底的認真,若星光,絲毫不遜色於那晚的璀璨星空。
鬼使神差的,我點點頭,說:「好。」
我和聶嶼森在一起了。
林苑知道時,給我發的一條消息。
「沉煙,果然會咬人的狗不叫。
幾年來不聲不響的,自虐一樣看我們秀恩愛,現在我跟聶嶼森分手了,終於忍不住趁虛而入了。
可再怎麼樣,你也只不過是撿我不要的。」
我不記得當初我是怎麼回復的了。
只記得不久之後,林苑嫁給了別人。
不知道是不是帶了賭氣的成分。
她的婚禮,邀請了我和聶嶼森,但我們沒去。
那時聶嶼森剛實習,在醫院值了一天的班。
我給他打電話時,他在對面停頓了一會兒,說,「我很累,沒精力,你看着發個紅包吧。」
我也在那時,慢慢學會完全信任,他是在慢慢愛上我。
可現在…… 我覺得,我可能太過天真了。
我在民政局的大廳里愣愣的坐了一天。
看着結婚的滿臉笑容的來,離婚的滿臉怨懟的走。
直到民政局工作人員要下班了,胃傳來一絲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