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神廚》[修仙神廚] - 第1章 石林刻碑

遠東道場,正陽山,正陽洞府。

正陽洞府為為遠東道場實力最強的宗門之一,歷史悠久,底蘊雄厚,即便人數稀少,不足百人,但遠非那些三教九流的門派可比。

而人數稀少,可不是因為來正陽山拜師學藝的人少,相反,來正陽洞府拜師學藝的人,多如繁星,甚至連前凡間欽帝都來求道,可仍被拒之門外。

「瘦馬尚能操二驢,仙門不收龍欽帝!」

這句話據說是欽帝臨終之前的遺言,如今被改編成順口溜,廣為流傳,說的就是仙門難入,連皇帝也不例外。

可偏偏,年僅八歲的向司年卻拜入正陽洞府了。

這倒不是向司年有過人之處,而是他的家鄉水牛村,前不久剛被鄴河大水所淹沒,整個水牛村,都淪為歷史遺迹了。

而正陽洞府的掌門人柳長舒,曾在年少求道之時,受過水牛村的恩惠,為了報恩,便救下向司年,將他收為弟子。

可入門半載,柳長舒卻一點道法都不教他,把他丟給盧長老「打磨」。

「向司年,本座再問你一遍,蛟龍作祟鄴河,若遇之,你殺,還是不殺?」長老盧昭然面無表情,聲如洪鐘的喝問。

這半年以來,盧昭然已經問過他六次了,每一次,他的答案都是相同的。

而每一次,盧昭然長老都是失望且痛心的宣布:「戾氣太重,不適合修道,後山刻碑去吧。」

這一次,盧昭然還是有些期待的看着向司年,希望他有不一樣的表現。

「殺!殺無赦!」向司年表情猙獰,目眥欲裂的吼道,「蛟龍作祟鄴河,淹了水牛村,毀了我的一切,我不光要殺它,還要把它烹着吃。」

這一次,向司年的答案,也沒有什麼例外。

盧昭然嘆了口氣,又是那幅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戾氣太重,不適合修道,後山……」

不等他說完,向司年已轉身離去。

同樣的答案,就算他再說一百次,也不會改。

本來在水牛村過着幸福祥和的日子,姐姐溫柔,父母勤勞有愛,日子過的無憂無慮,可因為村裡來了個巫婆,說是河伯娶妻,村民硬是把姐姐拖走,送給了河伯。

也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之後,鄴河反而招來蛟龍,引發了滔天大水,淹沒了水牛村。他,是唯一一位倖存者。

遇見蛟龍,他難道還要跟它坐下來喝茶不成?

殺了蛟龍,烹着吃!即便是做夢,向司年也會夢到這樣的場景。

盧昭然望着他的背影,無奈的嘆道:「唉,都說一朝悟道,勝過百年修行,可……你什麼時候才能頓悟呢?」

辰日殿外,一道倩影攔在向司年面前,正是師姐杜心妍。

杜心妍可不是像向司年一樣因為運氣才入的正陽宗,她父母皆是正陽宗人,打娘胎之中,就被正陽宗以大量資源培育,妥妥的二代。

而杜心妍也不負正陽宗的培育,年僅十歲,便已經修練到先天境六重了。

她幸災樂禍的笑道:「小師弟,你一定又吃癟了吧,嘟嘟嘟嘟……」

向司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