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匪之王》[修匪之王] - 第5章 盜天(2)

獸了。」 靈姐接着鄭元宏的話說道。

「其實願意接納你,也是看中了你那飛劍群攻之術,烈火蛛雖是火屬性,但是一樣有蛛網護身,一般的攻擊很容易被攔住,而蛛網雖密密麻麻,但還是有孔洞的,十幾把飛劍,總能穿過幾柄,扎到那妖獸。」 趙靈兒又道。

「肥羊二哥,你可不能藏拙啊!雖看你是木屬性靈根,但是那一招飛劍之術相當不凡,重創那小蜘蛛就靠你了。」 鄭元宏取出茶碗杯具,正在喝茶,他為人十分洒脫,既然大姐接納了江牧之,也就放開了。

「在下必儘力而為!」江牧之抱拳答道。

「既然說好,便出發吧。」趙靈兒道。

三人成行,御劍飛行近三日,才飛到南方一處死火山處,途中自然有遭遇其他散修,但是他們一直掐訣隱匿,未有接觸。

只見這死火山,中間凹陷,周圍隆起,似一個大大的石鍋。

山石間不時飄散火氣,蒸騰而上,道道煙塵。

如此高溫,只有個別火屬性靈草靈樹才能生存,整座山都是光禿禿的。

「老大,那蜘蛛所在地點,我記得是半山腰一個山石裂縫,那處通向火山深處,勾連地火。既然是築基初期妖獸,更不可深入它的主場作戰,按原來計劃由我引它出來吧。」老三鄭元宏道。

「好,你一切小心,稍有接觸,立刻撤退。我們三人拿下此獸,十分勉強,若再折損人手,就太不應該。」趙靈兒道。

「肥羊,你藏身於旁側,待到老三引出妖獸,先放你那飛劍群攻之術,力求將其打出傷勢。然後就交給我了。」趙靈兒對江牧之囑咐道,隨後三人各自行事。

江牧之掐起從三人處學到的隱靈訣,飛到一側,潛藏起來。

鄭元宏則在給自己身上貼保命符篆,做前往山縫中的準備。

趙靈兒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把陣旗,那陣旗寶光十足,顯然並非凡物,只是有些破舊磨損。

事情宜快不宜慢,妖獸感知敏銳,若在這洞口長久擺弄,只怕是個活物,就知道是針對自己而來的了。

一個時辰不到,三人布置妥當,只待引出妖獸。

鄭元宏飛到山縫之中,不過一會兒,就急匆匆得跑了出來。

而在他身後,是一隻火紅色的大蜘蛛,只見那烈火蛛身高約有一丈多,小眼睛中飽含怒火,正揮動八條毛茸茸的蛛爪,飛快向前奔馳。

看來鄭元宏做了什麼讓它十分憤怒的事情。

「老大,我偷走了它一顆蜘蛛卵,肥羊快動手。」鄭元宏邊跑邊喊。

江牧之看到那蜘蛛腳步輕快,已到了陣法範圍,急忙使出木矛術,十幾把飛劍呼嘯上前。

他暴起發難,烈火蛛的注意力又都在鄭元宏身上,只來得及扯出粗略的蛛網。

如此,自然不能完全擋下攻勢。可烈火蛛畢竟是築基初期妖獸,蛛網堅韌,戳到蛛網上的飛劍,無法攻入分毫,即便透過空隙的飛劍也只扎入了半尺左右。

烈火蛛吃痛,舞動身軀,將飛劍從傷口中擠出來,甩飛到了山石上,立刻迸出火花。

「水澤陣,啟!」趙靈兒一掐訣,陣旗迅速閃耀,一道可困築基初期的水屬性陣法啟動。

在這死火山山腰上,本是十分缺少水分的,而在這陣法中卻幻化出了滔天水浪。

道道浪花,如刀鋒般不斷攻向烈火蛛,尤其是被江牧之打出的傷口處,更是重點的攻擊位置。

對烈火蛛而言,水屬性靈力無異於毒藥,趁着傷口灌入的靈力四處衝撞,傷口不斷擴大,而且自己的火屬性妖力也不斷被壓制,情況十分不妙。

但它卻強迫自己壓制疼痛,開始反攻,這是它求生的本能。

先是盡量結出蛛網,包裹自身。而後開始舞動肢體,揮出道道火紅色的刀芒,攻伐陣法光幕。

「不愧是築基妖獸,但相生相剋之下,它在陣法中不過能發揮出鍊氣圓滿的水平,我們三個上。」趙靈兒說道。

她和江牧之如今同為鍊氣八重修士,加上鍊氣六重的鄭元宏,打敗一個被陣法限制的妖獸還是有些自信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