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匪之王》[修匪之王] - 第5章 盜天

江牧之選擇加入趙靈兒三人組,是臨時起意,也是不得不為之的選擇。散修和門派弟子不同,門派弟子有師尊庇護,有長老、宗主、甚至太上長老做靠山,平日只需做些任務,便可安心修行。散修則時刻遊走於生死邊緣,這次能從三人組的算計中破局,全靠他的一點警戒之心,而這次可以,下次誰知道會如何。

一人行走,須有倚仗。若無倚仗,則需抱團。

江牧之此刻正沉心研習《盜天經》,但閱讀此經,十分耗費靈力,以其鍊氣七重修為只能看完一篇入門心法,可只這一篇經文,便讓他震撼無比。

「萬事萬物,皆出同源,修道者,修心爾!成道有先後,而我自取之…….修本經者,可盜他人不可得之物,採取靈力,鑄我根基!」

這赫然是吸采他人外物修為,以壯大自身的邪派功法!

「如此寶經,羅世傑只拿來印不可過審之圖,也是沒誰了。」 江牧之心裏尋思。

他哪知,這《盜天經》非盜取他人之物,行修匪之事才可喚醒玉佩,獲得傳承。羅世傑一門心思抱蘭綵衣的大腿,每日衣食無憂,又何必搶奪他人的物件。若非江牧之叛宗,他又需要這個功勞,才懶得離開宗門,去行打打殺殺的事情。

當時江牧之順手取走了吳老四的儲物袋,卻是合了傳承玉佩中的「盜」字,這才激活玉佩。

「正好那錦蘭決不能修習了,便修此經吧!」江牧之立即運功,他要把錦蘭決修來的靈力,盡數轉化成新的盜天經力。

修道無日夜,三日後,江牧之才將靈力轉換完成。

這三日中,由於最近的爭鬥,他有所感悟,剛好趁着功法變動,順利晉級到了鍊氣八重,此刻正在穩固之中。

屋外傳來一聲呼喚。

「肥羊出來!」那趙靈兒一身新衣袍,看來是將原本做戲用的破爛衣物放到儲物袋裡了。

「靈姐好!」江牧之一臉人畜無害。

「咦,你晉陞鍊氣八重了?這麼快?如此更好,你隨我來吧。」趙靈兒轉身便走,江牧之趕忙跟隨。

走到三人小院中,江牧之這才發現,這裡有個小亭子。

老三老四已經在亭子里等待了。

「肥羊,你突破了?」鄭元宏有點驚訝。

那刀疤臉的吳老四正在盤膝療傷,顯然傷勢還沒恢復。

「是,在下僥倖突破。」江牧之道。

「肥羊,你既然加入了我們,就互相交個底。如果我沒看錯,你應該是叛宗之人吧?」趙靈兒的眸子盯着江牧之,彷彿早將他看透。

「叛宗?」鄭元宏提起了興趣。

「你從錦蘭宗叛逃了,哈哈,如此甚好,什麼鳥宗,不待也罷。」鄭元宏乾笑兩聲。

「不敢穿錦蘭宗弟子服飾,卻有許多把弟子佩劍,必是叛逃了宗門,殺戮了同門弟子。不過你區區鍊氣,也敢叛宗,倒是個人物」。

「沒了宗門,便是散修,你以我的性命要挾入伙,但是卻一樣需要做出貢獻才能真正得到承認。」靈姐盯着江牧之十分認真的說。

「那是自然。」江牧之道。

「老四被你戳了兩個窟窿,短期內沒辦法一起行動。所以我們這次的目標是築基初期的火屬性妖獸,烈火蛛。取了它的內丹,可溫養老四的火靈力,助他早日復原。」靈姐邊說邊彈向江牧之一個玉簡。

江牧之接過玉簡,靈識一掃。

「築基初期,火屬性,烈火蛛,性格暴烈,喜食修士血肉。所居住地多是地脈岩漿裸露之處。」

「這岩漿裸露之處,落羽山脈也有嗎?我怎麼沒有見到過。」江牧之問。

「你小看落羽山脈了,我們三人在此地混跡許久,卻也不過只轉了方圓幾千里,現在這地方只是山脈的北端,靠近錦蘭宗的地方,往東、西兩個方向還有綿綿大山。南方更是蠻荒之地,山高林密,甚至傳說還有元嬰期的化形妖獸肆虐其中。」 鄭元宏解惑道。

「我們找到的烈火蛛,在一處死火山處蟄伏,吸采火靈氣。也因為是死火山,它的修行速度降低不少,所以才是築基初期修為,不然估計早就是築基中期的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