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匪之王》[修匪之王] - 第3章 爭鬥

正在江牧之盤膝打坐之時,遠處另一個山頭上正有一幫人盯着他所在的山洞。

「靈姐,那肥羊還挺謹慎。一直不出來,不會發現我們了吧。」一個刀疤臉,身穿粗布衣服的大漢趴在地面上,回頭向身後之人發問。

「吳老三,你怎麼這麼多廢話。你就好好盯着他就行了。」 回應他的是一句女聲。

只見那女修士面容憔悴,此刻正在運功,似在煉化什麼物件。

「哦,靈姐。」 吳老三吃癟,只能扭頭繼續監視江牧之。

「你這傢伙,總說些有的沒的,對面可是鍊氣七重修士,我們這面只有靈姐一個修為可壓制他。要真被發現了事情就棘手了,還是按老法子算計他吧。」 一個文弱書生樣的修士手拿茶壺,正蹲坐在地面上喝茶,壓低聲音罵那吳老三。

吳老三乃是鍊氣五重,那文弱書生乃是鍊氣六重,這三人里只有他修為最低,自然不敢反駁什麼,只在心中尋思,「好你個鄭元宏,都當修匪了,還死要什麼面子,別人坐在桌椅板凳上喝茶,你蹲着喝茶,也不怕嗆着你。」

鄭元宏便是那文弱書生的本名,他正拿着茶杯品茶,自然對吳老三的腹誹一無所知。

三人所在之處,距離江牧之的山洞,有七八里遠,而且設有隱靈陣,其實很難被發現。

「也是這肥羊命中有此一劫,挎着三個儲物袋招搖,他以為他藏在山洞之中,就安全了?還不是被我的鳥兒發現了!」 那文弱書生懷中有一儲獸袋,正不時鼓來鼓去,似乎那袋中生靈聽到主人稱讚,十分興奮。

「我這「靈尋鳥」可為我們三個謀了不少機緣了,靈姐,是不是應該多發點補貼給我,鳥都沒得吃,營養不良,餓瘦了。」 鄭老二喝着茶,也不忘向老大邀功。

「你也閉嘴!若那肥羊儲物袋中有什麼靈丹妙藥,仙果仙桃都喂你那靈尋鳥可好。」 那被稱作靈姐的修士道。

「這個好,這樣最好,哈哈!」 鄭元宏喜笑顏開。

「只怕分給鳥的,大半被你吃了吧,我看你最近怎麼都胖了!」 吳老三不忘挖苦幾句。

「呵呵!」 鄭元宏訕笑兩聲,也不答話。

三個時辰不到,夜已深,卻有着皎潔月光,正是方便隱蔽遁光之時。

「是時候了,這落羽山脈,來時匆匆忙忙,也未查探什麼,但總之並非什麼好地方,希望不要遇到危險。」

江牧之喃喃自語,先抓着崖壁縫隙下到崖底,而後慢速御使飛劍向東飛去,準備擇一個地方埋藏那片蘭花花瓣。

「動了,肥羊動了。」 吳老三十分興奮。

「哪個方向?」 靈姐立刻停止修鍊,詢問吳老三。

「東」 ,吳老三答話。

「好,還按原來的法子,我先隱藏修為波動。」

只見那靈姐,也不知念動了什麼法門,修為波動從鍊氣八重降到了鍊氣二重三重的樣子。

「先往東去些,免得那肥羊起疑。」鄭元宏不再喝茶,而是取出一個面罩,罩住臉部,喚出靈劍,蓄勢待發。

「好!」 吳老三也喚出靈劍。

三人尾隨江牧之,飛了約摸有一百里路,又藏在山林間。

夜盡天明,江牧之方才迴轉。

「那處山澗,隱蔽難尋,想必只埋一枚蘭花瓣在其中,應無事。加上我設置的禁制,若有人追蹤此物追殺我,也能早早知道消息,方便跑路。」

「明日需搜集些落羽山脈的情報了,此地北為錦蘭宗,東為落雷宗,西為厚土宗,夾在三宗之中,情況複雜,而我對此地所知甚少,想在這人命如螻蟻的修真界紮根,消息閉塞可不太妙。」

江牧之正尋思這些計劃,耳邊卻突然聽到女子求救之音。

只見一美貌女子,衣衫襤褸,正御劍向江牧之的方向逃來。她的身後,正緊追着一胖一瘦兩個修士,似是見色起意。

「這位師兄快救我一命,那兩人乃是此地有名的匪徒,若我被他們捉到,性命不保啊!」 女子一面嬌聲求救,一面楚楚可憐地向江牧之飛去。

那身後胖胖的正是吳老三,他帶着猥瑣的笑容喊着:「這位小娘子,你今日叫破喉嚨,也沒人幫你的,那小子一看就是個酒囊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