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爺專寵小嬌妻》[五爺專寵小嬌妻] - 第2章 插翅難飛

第2章插翅難飛許韻晚利用毛巾把自己吊到空調外掛機上,沿着外頭那些突出來的水管有驚無險地從十六樓滑到地面。
揚手將那本證明她還是黃花大閨女的本本甩在旁邊的垃圾筒,也不着急回家,找了處不用身份證就能住的小旅店睡了個天昏地暗。
第二天日上三桿,她才懶洋洋地走回許家。
不要臉的東西,還知道回來!」
嬸嬸于敏鳳一看到她就張牙舞爪,二話不說,一巴掌劈在她臉上。
就是因為你,王老闆很生氣,要取消跟許家的合作!
許韻晚,你就是個掃把星!」
堂妹許清歌也一臉刻薄地站出來控訴。
我就說嘛,連自己父母都能剋死的人,肯定不會給咱們帶來什麼好處!」
她說別的許韻晚都不回應,唯一提到自己父母的時候,朝她沉冷地瞪去一眼!
許清歌立馬嚇得身子一縮。
瞪什麼,再瞪挖了你的眼睛!」
意識到自己竟然在許韻晚面前慫掉,許清歌加倍不爽,吼了起來。
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立刻去安撫王老闆,否則別怪我不管你弟弟!」
于敏鳳啪地甩過來一份合同,命令道。
說完,攜着許清歌一起進了屋。
許韻晚呼一聲噴出一口涼氣,嘲諷地笑了兩聲,即使有五個指印覆蓋,依舊蓋不住那份桀驁和不馴!
稍稍梳洗了一下,換了件衣服,許韻晚到底還是去找了王老闆。
王老闆的本名叫王崑崙。
名字起得好,身體卻沒有昆崙山般的孔武威猛,又矮又胖,一臉的肥肉鬆松垮垮。
看到她,王崑崙一腳踹了面前的椅子,好你個許韻晚,竟然敢在老子面前耍手段,活得不耐煩了!」
許韻晚露出一臉的委屈,王老闆,天地良心,我可從來沒想過耍你,昨天真的是個意外。」
您都不知道,為了保住清白,我從十六樓逃出來,不信您可以去查監控的啊。」
還有……我還買了一套特別漂亮的衣服,原本想着穿給您看的。」
她掏出一套來之前去商場買的暴露小衣,在王崑崙面前揚了幾揚。
看到那件帶着花邊的鏤空小衣,再看看眼前這嬌俏的可人兒,王崑崙的眼睛立刻發直,哪裡還有心情去計較別的,立馬推手,快穿給我看,馬上!」
好咧。」
許韻晚甜甜地應着,卻沒有動。
王老闆,合同的事……」簽,立刻簽!」
王崑崙立刻把她的合同拿過來,利落地簽上自己的名字。
許韻晚滿意地收起合同,進房換衣前假意把小褲子掉在了地上。
王崑崙撿起那條小褲子,變態地吸來吸去。
他對許韻晚垂涎已久,奈何她精明圓滑,自己一次都沒得手。
這一次她主動送上門,插翅難飛,這也是他會簽合同的原因。
許韻晚進入更衣室後並沒有換衣服,而是找了個角落將那件小衣墊在身下下,坐了下來。
她拿出自己的那部老人機,看了一眼上頭的時間,唇角微微一勾:差不多了。」
話音剛落,客廳里就傳出了人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