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先生》[我是女先生] - 第4章(2)

等於是找個修鍊的地兒,找個侍奉的人,這個侍奉它的人,通常一開始就是被磨的半死不活的這個。

而我們都知道,別說修成人身的了,就是沒成人身的地仙兒黃皮子之類都喜歡整景鬧事,成了人身的地仙兒還沒主的那更是多少都有些目中無人的,既然有本事,那自然是像孫猴子一樣一開始都野性難尋,孫猴子不也是被如來按了一下才能老實的同意去取西經嗎。

一般這時候,就得看領堂大神的本事了,她能給收拾老實了,那就可以讓能侍奉的那人請回家當保家仙,但萬事都是開頭難,一開始怎麼按都要看找的領堂師傅,按住了,就規矩了,按不住,就拿這個全身爆皮的男人來說,沒命是小,禍延三代都是有可能的。

在我的理解上就是打,看誰能打服誰,領堂大神贏了,那萬事大吉,輸了,那就倒霉去吧,誰叫沒找到厲害人呢!

「這個不是常仙,是蟒,應該是蟒成事兒的,具體的,我得晚上整,好好的問問,看看他哪個山頭的,多少年,多大的本事,有多少弟子兵馬,放心,我出道這麼多年,還沒遇到摁不住的,只要是經我手安排過的堂口,那仙兒我都能叫來,厲害的地仙兒一個頂一萬,它門下弟子再多,也不敢跟我嘚瑟!」

姥姥不急不慌的說著,走到門邊兒的盆那洗了洗手,「別哭了,你男人送我這兒死不了的,有的仙兒找人出馬是為了想報恩,有的呢,則是尋仇,但不管是報恩還是尋仇,其目的,也是為了自己出馬,既然得道了,當然就得多做好事,只不過一開始都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罷了,放心吧,我敢接這活,就不會讓你男人出岔子的。」

打我記事起,我家這類的事兒就沒斷過,誰叫我姥是干這行的,雖然我整天傻了吧唧沒心沒肺的,但也算是從娃娃開始就被環境影響被迫熏陶了。

「薛大仙兒,你說的立堂口出馬,是指的以後俺家男人就跟你們一樣,會這些了是不?就是能給人解惑看病啥的。」

我姥點下頭,「是,就是出馬仙兒,但這個蟒仙兒究竟擅長什麼,我晚上還得問,仙兒就跟人一樣,擅長會的東西都不同的。」

女人看上去有些驚恐,「薛大仙兒,我們知道這個,但我們家裡沒人干過這個,我有點害怕,你說,這個蟒仙兒要是讓我們請回去供上了,不會隔三差五的出來嚇唬我們吧。」

「那是我幹啥的啊!」

姥姥的眉頭一凜,「我能給它弄明白,就能讓它懂規矩,你沒這慧根就是想看都看不着,平常心,別仙兒沒怎麼樣先給自己嚇壞了,能在家給仙兒立堂口,說明你家有這緣,甭管是善緣還是孽緣,你們需要做的,就是把它請回去後多做好事兒,下房仙成道不容易,別讓他在別的仙家面前抬不起頭就行了!」

女人似懂非懂的看着姥姥,「啥叫,下房仙兒啊。」

「下房仙兒就是地上得道成仙兒的,異類較多,多有不易,上房的,就是玉皇大帝王母娘娘這種天上的,明白了嗎。」

說完,姥姥也不管女人給不給反應,直接看向太姥,「小姨,去給我準備東西,今晚我要好好的探探這個蟒仙兒的來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