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天后閃婚》[我和天后閃婚] - 第二章 腦殘粉(2)

發毒誓,他隱約在對方身上看到金蓮的影子。
誰跟這女人結婚算是倒八輩子霉了。
他在女人身邊坐下,打開一罐啤酒在手裡握着,過了一會兒聲音深沉的說道:「其實,唐菲是我妹。」
「打住!」
女子突然叫停。
徐傑的眉梢向上一挑,剛醞釀好的情緒就被打斷,心裏極度不爽。
女子目不斜視的盯着徐傑,不解的問道,「你姓徐,唐菲姓唐,她怎麼會是你妹?」
說完還露出一副『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
「啊?
你認識我?」
徐傑驚到了。
「不認識。」
「那你怎麼知道我姓徐?」
徐傑做賊心虛,屁股向旁邊挪了挪,怕不是真遇到女鬼了吧?
「別忘了你的戶口簿在我這裡。」
女子拍拍胸口。
徐傑鬆了一口氣,是人就不怕,不過這女人遠比看上去機靈,他本準備隨便編個故事應付過去,沒想到開局就被識破。
嗯,淡定,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他開始發揮自己的職業特長,一瞬間腦海里就出現了三四個解釋方案。
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慫,更不能露怯,要趁着女人還迷糊的時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拋出答案給予恍然一擊,讓對方羞愧難當心生慚愧:對不起,懷疑你是我的錯。
「她是我……」 「別跟我說是表妹。」
女子再次打斷徐傑,盯着他的眼睛看,「也別說是乾妹妹,同父異母、同母異父、跟隨母姓、重組家庭都不行。」
「怎麼就不行呢?」
徐傑攤牌了,他總共就想出這麼幾個理由,結果全被對方否決了,故事接下來還怎麼編?
「因為我是唐菲的鐵粉,知道她父母健在,身體安康,而且她是家中獨女,在京城也沒有其他親戚,所以,你休想騙我。」
女子洋洋得意的說道。
徐傑驚訝的合不攏嘴,確定是鐵粉不是查戶口的?
他給自己灌了一口啤酒,苦澀的滋味纏繞舌尖,想着對方既然是唐菲的鐵粉,應該不會去刻意抹黑唐菲,於是緩緩開口。
「我和她是大學同學……」 徐傑就像去超市買菜一樣,挑挑揀揀的講起了自己和唐菲的事。
其實兩人和千千萬萬當代大學生情侶一樣,只不過把畢業就分手的時間點向後延續了兩年。
如今回頭再去審視這段關係,彷彿冥冥之中早已註定。
沒有生活磨合的感情是經不住考驗的,特別是當名氣如洪水般奔涌襲來時,脆弱的堤壩往往會一衝而散。
至於那些平常看到的令人羨慕的感情,多半也沒有什麼山盟海誓,所謂的轟轟烈烈,不過是在經歷了無數的考驗和磨難之後還能走在一起。
花開如夢,風過無痕,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不知不覺中,啤酒罐空了,徐傑也講完了自己和「她」的故事。
「別憋着,盡情的嘲笑我吧!」
他又打開一罐啤酒,臉上除了無奈之外,還露出些許的自嘲,畢竟被人甩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女子卻一改之前的興妖作怪,出人意料的沒有嘲也沒有笑,只是痴痴地看着徐傑,彷彿還沉浸在故事當中。
雪花落在她的睫毛上,很快就化成水。
女子用手搓了搓,眼中少了幾分針對,多了幾分柔和。
「你也別太傷心,其實能不能走到最後無所謂,經歷了人生也就無憾了。」
女子溫柔的說道:「也許你現在經歷的一切在你來到這個世界之前就已經看過,這個劇本裏面必定有你覺得珍視的東西,所以你才會選擇以這個身份來到這個世界,你的人生才剛剛開始。」
徐傑一臉錯愕,女神經突然變身文藝女青年,猝不及防的程度堪比母猴突然進化成人。
女子被看的不好意思,於是變了一個坐姿,換了一個話題:「對了,你剛才說就算蘇芸那種大明星嫁給一個普通人也會涼涼?」
「不是我說的,是劉晶華那個老女人說的。」
一想起這個人,徐傑就恨的牙痒痒。
「不會吧?」
女子疑惑道:「蘇芸被譽為華語樂壇的流行天后,還參演過一些影視劇的拍攝,雖然近兩年作品不多,出鏡率也隨之減少,可依然是一線女藝人,如果說喜歡她的粉絲只因為她結婚就脫粉,我覺得這樣的行為既幼稚又自私,真正的粉絲是一定會尊重和祝福她的。」
「你非要這樣說我也沒辦法,老話講蘿蔔青菜各有所愛,誰還沒幾個死忠粉?
秦檜還有追隨者呢。」
徐傑冷笑了兩聲,隨後又嘆了一口氣,「如果真像你說的那麼簡單,我和唐菲這會兒已經領證了。」
特么的,戶口簿都帶了。
女子聽完後鎖起眉,眼睛盯着雪地發獃,好像在想什麼,而且想的非常認真。
天色漸亮,路上漸漸有了人和車。
徐傑今天還要上班,沒時間在這裡閑聊,於是衝著女人伸出手,「把錢包和手機還我。」
女子下意識的將手伸進衣領里,在錢包露出一角的時候突然停下來,轉頭看着徐傑問道:「哎,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不會是想讓我辦健身卡,或者買保險之類的吧?」
徐傑眯着眼,彷彿已經看穿一切。
「和我結婚。」
「什麼?」
「我說,和我結婚!」
女子又重複了一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