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天后閃婚》[我和天后閃婚] - 第二章 腦殘粉

「你跟唐菲是什麼關係?」
徐傑目不轉睛的盯着女人,雪花落在睫毛上,濕潤了眼睛,他卻沒有眨眼。
高手過招,勝負往往只在一瞬間。
他猜想對方一定是唐菲的死忠粉,類似於古代的死士,為了守住偶像的秘密不惜以身犯險對他進行暴力威脅以絕後患,宮斗劇里不都是這麼演的嗎?
「唐菲?
你也認識唐菲?」
女子詫異的問道。
「裝什麼裝,來吧,我是不會屈服於暴力的!」
徐傑反手握住酒瓶。
什麼就算不能做夫妻,還是最好的朋友,我呸!
女子疑惑的歪着頭,看到男人喪心病狂的樣子,忍不住問道:「你是喝假酒了嗎?」
「什麼?」
「要不然怎麼會胡言亂語?」
女子扔掉手中的雪球,說道:「我剛才經過這裡,看到你坐在椅子那兒不動,身上還蓋着厚厚的雪,以為你被凍死了,誰知道剛一靠近你就像精神病似的大喊大叫,當時我手裡正好握了一個雪球,所以就下意識的扔了出去,事情就是這樣。」
徐傑冷笑了一下,隨後大聲的質問道:「既然只是偶遇,你又怎麼會認識唐菲?」
「唐菲啊,現在最火的新人歌手,誰不認識?
我昨晚還在演唱會上看到她唱歌了呢。」
女子興奮的說道,像個小迷妹。
呃…… 徐傑一時語塞,相比對方的理直氣壯,此刻反倒顯得他孤陋寡聞,不知道唐菲的影響力有多強。
女子抓到機會反問道,「你跟唐菲又是什麼關係?
聽你說話的語氣,好像有什麼深仇大恨似的。」
徐傑沒有答話,難道要說自己和唐菲是取長補短、互通有無的關係?
他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就準備走,女子見狀快步的追上去喊道:「喂,別走,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 徐傑覺得沒有必要跟一個陌生人解釋自己和唐菲的關係,所以繼續走自己的路,喝自己的酒。
女子卻像是受了刺激一樣,一把拽住他的胳臂,不依不饒的說:「今天你要是不說,我就不放你走。」
徐傑不耐煩的抬起胳膊甩開女人。
「別閑着沒事找事,有病趕緊找地方治。」
也許是動作幅度太大,原本揣在兜里的東西也一併甩了出去落在雪地里。
女子一見是男人的錢包和戶口簿,果斷跑過去撿起來,拿在手中揚了揚,威脅道,「你要是不說,我就不給你。」
徐傑皺眉道:「給我。」
「不給。」
「快給我。」
女子不說話,轉身就跑。
對,跑了。
徐傑嘴角兒抽搐,這特么是唐菲的腦殘粉吧?
女子一邊跑一邊回頭看,見到徐傑沒有追上來,於是逐漸放慢腳步,當她好奇的翻開錢包時,裏面的照片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
「唐菲?
你怎麼會有和唐菲的合影?」
女子詫異的問道。
「不是,你看錯了。」
徐傑追過去,女子又開始跑。
女子把照片從錢包裏面取出來,雖然天還黑着,可是藉著公園裡亮着的路燈,照片上的人清晰可見。
「我又不瞎,明明就是你和唐菲,怎麼還不承認呢?」
徐傑沒有理會,悶頭在後面追,在距離女人還有兩三米遠的時候,一個餓虎撲食抓住對方的羽絨服,直接把人撲倒在雪地里。
二鍋頭也飛了。
「快把東西還我。」
「哎呦!」
女子摔了個狗吃屎,滿臉都是雪。
可她沒有乖乖地束手就擒,而是快速的把錢包戶口簿一股腦地塞進衣領里,然後回頭看向徐傑,挺胸說道,「你拿呀,你來拿呀,你要是敢把手伸進來,我就喊非禮。」
徐傑盯着躺在雪地上的女人看了半天愣是沒敢下手,先不說公園有沒有人,單是監控攝像頭就有好幾個。
「你到底想怎樣?」
徐傑有些惱怒。
「看你着急的樣兒,肯定和唐菲有事,我想聽聽。」
女子說道,為了達到目的,她又伸手拍了拍胸膛,「你說了,我就給你。」
徐傑緊緊的握着拳頭,此刻任他有千般本事萬般能耐,也只能望胸心嘆。
「行,我說!」
他認栽了。
「真的?」
女子眼睛一亮,麻利兒的從地上站起來,一邊拍着身上的雪一邊說道:「早知如此,何必嘴硬?」
說著走到一旁的公園長椅坐下去,隨手拿起一罐徐傑之前扔在那裡的啤酒,興緻勃勃的看過來。
「你幹嘛?」
徐傑問。
「聽故事呀。」
女子揚了揚手中的啤酒,眼含笑意的說道:「你有故事又有酒,等你說完我就走。」
記者「啪」的一下打開啤酒,從下巴摟起口罩開喝。
徐傑望人興嘆:「你還真不拿自己當外人。」
懂小說套路的人都知道,跌落懸崖會有女神相救,迷失荒野會有村姑引路,歸隱桃源會有紅顏相伴,獨醉街頭會有艷鬼相隨,這女人艷不艷不知道,但肯定是個鬼,酒鬼。
「說歸說,你得答應我,不準把今晚的事告訴別人,否則……」 沒等徐傑把話說完,女子就把手舉起來,伸出三根手指。
「否則讓我一輩子找不到男朋友,結了婚也是克夫命。」
徐傑張口結舌,竟然對自己這麼狠,還用未來老公的性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