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神醫共享五感》[我和女神醫共享五感] - 第2章閻川(2)

意志,讓他依舊鎮定的站在竹舍門口,冷視全場。
遠處傳來護君營的焦呼之聲,竹舍外黑甲軍頓時一片慌張,雖然先前有着一些死傷,但都在承受範圍內,現在,護君營大軍一到,那將逃無可逃。
頓時,一些黑甲軍手頭有些緩慢,變換身形,準備逃離一般。
黑甲統領一見,頓感不妙。
這四周全是護君營的人,誰也逃不掉,現在只能擒下那孽種,要麼死,要麼擒下孽種!」
黑甲統領頓時一聲大喝。
黑甲統領一聲大喝,原先鬥志消退的黑甲軍,再度燃起熊熊斗火。
頓時一起看向少年之處。
誓死保護王爺!」
霍光焦急的一聲大喝。
吼!」
銀甲軍頓時一陣高喝。
援軍到了,銀甲軍的鬥志也燃燒起來。
殺!」
呲呲!」
………………最瘋狂的廝殺開始了,刀光槍影之中,鮮血四綻,腦漿迸射,內臟翻飛,血腥無比。
一眾雜役驚悚的不敢去看,中年太監也一陣悚然,轉頭看向少年。
少年眼神未見驚慌,哪怕不遠處的內臟飛來,少年都神情冷淡,不為所動。
吼!」
兵敗之際,黑甲統領爆發出全部潛能,赤紅的雙目向著少年撲來。
黑甲統領跳出了霍光的戰圈,付出的代價是右臂被霍光一槍洞穿。
右臂殘了,還有左臂,黑甲統領不顧右臂傷殘,左手抓刀,直撲少年而來。
無恥小人,休跑!」
霍光一聲大喝。
可惜,六個黑甲軍圍着霍光,霍光縱是槍法再強,一時也無法一招斬滅六個黑甲軍。
黑甲統領轉眼就到了少年面前,面目猙獰。
手中大刀向著少年狠狠的一刀斬來。
一刀斬下之際,刀口上溢出一道血光,充滿了殺意。
這一刀斬向少年的手臂,或不致少年死,用以震懾四方。
王爺!」
中年太監一聲驚呼,可根本來不及救援了。
眼看大刀就要斬到少年,這一刻,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了過來,有興奮,有驚悚。
完了,完了,王爺完了!
少年在此地住了七年,眾人雖然不便打探,但也大概知道少年修為,根本擋不住這一刀的。
長刀撲面而來,少年神色依舊冷漠,沒有一絲驚慌。
沒有逃,反而,少年向前踏出了一步。
這一步,看似隨意,但真正的高手都明白,迎刀而上,這不僅僅需要勇氣,因為,這不是勇氣所能做到的,危險來了,人會產生一種避讓的本能。
這是一種下意識的本能。
少年的意志,壓制住了自我本能,踏出一步,那需要強大的自信才行。
一步踏出,瞬間錯開了這一刀。
黑甲統領驚訝的看着自己落空的一刀。
這,這怎麼可能?
自己可是力境六重的高手!
怎麼可能給一個孱弱少年躲開了?
這還是一個孱弱少年嗎?
下一刻,黑甲統領迎向了少年雙目。
冰冷,冰冷至極,少年目光好似在看死人。
黑甲統領頓時全身汗毛一豎,一種死亡的感覺瞬間瀰漫全身。
怎麼可能?
他只是一個孱弱少年。
力不過三重,怎麼可能給我這樣的感覺?
因為少年踏前一步,二人相距太近,後方的人無法看清少年動作,但在一旁的中年太監,卻是看的仔細。
只見少年忽然抬起右手,右手呈爪狀,指尖冒着一絲金光,以極快的速度,瞬間插入黑甲統領頸部咽喉之處。
呲!」
鮮血從少年手背濺出。
人身脆弱點咽喉,被少年一爪刺穿了。
黑甲統領頓時一僵,眼睛瞪大,一臉不可思議。
嘭!」
少年一腳蹬在僵硬的黑甲統領身上,將他蹬開。
黑甲統領好似沒了力氣一般,丟掉了長刀,捂着咽喉,一臉驚悚的看向少年。
少年臉上依舊冰冷,可在右掌掌心,卻是抓着一個血肉模糊之物,一截喉管。
少年一爪,將黑甲統領的喉管摘了下來。
四周幾乎所有將士都是一陣頭皮發麻。
這,這還是隨意宰殺的孽種嗎?
看着統領喉嚨處的一個窟窿,黑甲軍瞬間喪失了所有鬥志。
哄!
快逃啊!」
黑甲軍轟然遁逃而開。
放箭!」
遠處傳來護君營將士的高呼之聲。
咻!」
咻!」
咻!」
………………一連串的長箭從遠處射來,頓時,黑甲軍中箭大半,當然,大部分是對着他們腳射擊的,因此,並不是箭箭致人死地!
轉眼,近千的將士到了近前,以雷霆手段將近處遁逃、受傷的黑甲軍擒拿過來。
卑職護駕來遲,請王爺責罰!」
擒拿了黑甲軍,一眾將士迅速請罪。
霍光護駕不力,請王爺責罰!」
霍光也快速單膝跪下。
一時間,除了還在追捕、看守黑甲軍的將士,竹舍外的所有將士都單膝跪地請罪。
護駕?」
少年雙眼一眯。
護駕,這個詞,只用在帝王身上,自己今生身份乃是王爺,為何用護駕?
王爺?
你是不是又不記得了以前的事了?」
一旁中年太監忽然開口道。
哦?」
少年看向中年太監。
是了,又是九月初九了,王爺,老奴奉命照顧王爺,這已經是第七年了,每年的九月初九,王爺都會失憶一次,忘記過去一切,由老奴轉達昔日一切!」
中年太監恭敬道。
每年九月初九,失憶一次?
少年神色一動,頓時明白了原因,存於天門穴中的前世意志,在九月初九衝擊一次天門穴,前世意志強盛,根本不是今生所比,因此,每年的衝擊,都使得今生記憶大片消退。
如今,更是將今生記憶衝散乾淨了。
王爺,您姓閻名川!」
中年太監恭敬道。
閻川?」
少年念了念這個名字。
沉默了一會,最終少年點點頭道:既是如此,那以後,我就叫閻川吧!」
少年接受了今生的名字。
王爺是我大燕國地位最尊崇的王爺,一字並肩王!
地位與陛下同齊!」
中年太監鄭重道。
一字並肩王?」
閻川眉頭一挑。
前世作為帝王的閻川明白,天無二日,國無二君,帝王是一國之首,沒有任何人可以與之相比,帝王威嚴不容一絲踐踏,一字並肩王?
荒謬,怎麼可能有這種王爵?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