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愛豆互換身體啦》[我和愛豆互換身體啦] - 第4章 為了什麼

第4章 為了什麼所以,你把我留在你身邊,到底為了什麼?」
錢?
也不切實際。
她是蘇氏集團的二千金不假,可她從十五歲那年便已經宣布脫離那個家庭了,已經有十年沒有見過那家人的她,又談何能稱得上是那家的人?
當然是為了——」權御話音一頓,抬頭將視線凝在了蘇千寵臉上,而後將視線緩緩下移,停留在了蘇千寵的小腹處,那意思不言而喻。
白日夢該醒了。」
蘇千寵不傻,當然明白權御是什麼意思,好心出聲提醒道。
我回國是為了處理爛攤子的,我們各退一步,等我將這邊的事處理完,那我們就辦離婚手續?」
蘇千寵千算萬算沒算到權御竟然會在離婚協議上動手腳,這已經是她做出的最大讓步。
離婚手續是不可能辦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死了這條心吧。」
權御毫不猶豫的拒絕。
我留在身邊不會給你帶來任何好處!」
我不要好處,我只要你。
蘇千寵,你要是再敢不告而別一個試試,你看看S城會不會因為你翻了天,蘇氏集團又如何?」
蘇千寵看了他許久,妥協:好,不離婚,等我處理完,讓我離開。」
這是她最後的底線,也是她唯一對權御耍的一個小聰明,腿長在她身上,到時候她人在國外,有一百種方法能讓權御找不到她。
這是底線。」
生怕權御不同意,蘇千寵又補充了一句。
好。」
權御眉頭緊皺,也知道如果再逼蘇千寵反而會適得其反,索性不如先答應,以後的變數,誰能料到。
兩個人,都各自心裏打着小算盤。
*之後的幾天,蘇千寵留在醫院照顧權御。
權少,這是那日廷珩宮的錄像,但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有用信息,估計是被覆蓋了。」
於朗恭敬的把平板電腦遞給權御。
說有用信息。」
權御知道想殺他的人不會做無用之功,既然能籌備一場精心策劃的暗殺,像監控錄像這種東西,自然不會留下痕迹。
相反,要是能從監控錄像上查出來,這才有鬼。
好像是國內有名的僱傭兵組織。」
權御接過了平板,點開了上面的信息。
顯示的是國內的一個著名的黑網,而權御的名字高高的懸掛榜首。
這個恐怕就是國內傭兵接任務的平台了吧。
不過……權御似是看到了什麼,眸中輕泄出一抹嘲諷。
他權御的命,才值兩千萬?
直接從權皓入手,爸的遺囑還沒立呢就坐不住了。
真是蠢,難道我死了他就能拿到全部的遺產了?」
你爸要立遺囑?」
蘇千寵眉頭輕挑,插了一句進來。
老爺子在她臨走之前不還是生龍活虎身體健康的么?
現在立遺囑又是為什麼?
而且還說從權皓入手?
權皓,權御的大哥,貌似一直看權御不順眼,不過也是個不怎麼爭氣的主,是老爺子和前妻生下的孩子。
在蘇千寵的印象中,權皓整天不是花天酒地流連於各大會所就是跑去澳門豪賭,暗殺這種事,他做得出來?
蘇千寵收回了目光,抬步朝着權御的方向走了過去,順手接過了他手中的平板,當然也看到了高懸網頁榜單之上的名字。
不過蘇千寵沒注意到的是,她順手的動作實在是太過自然,柔黑的烏髮順着耳鬢溜了下來,輕輕拂過權御的面龐。
看着那朝思暮想的容顏就近在咫尺,權御心底湧起一股衝動想要親上去,身體的本能總是快過大腦的思考。
就這樣,一個輕吻落在蘇千寵臉頰。
蘇千寵也沒想到權御竟然會作出這種舉動,拿着平板的手也頓在了空中。
咳咳……」於朗發誓他是無心的,但房中的氣氛真的很尷尬。
接下來,三人同時很默契的又陷入了靜默。
權皓做的?」
蘇千寵佯裝鎮定,及時轉移注意力:計劃這麼周密的暗殺,並不像是他能操控的。」
人不可貌相,你說呢?
老婆。」
後面兩個字音調微微上揚,權御的眸光更盛,目光灼灼鎖在了蘇千寵的臉上,盯得又是蘇千寵老臉一紅。
比起翻舊賬,誰能比的過面前的這個男人?
你想怎麼做?」
等,我還沒死,權皓一定不會善罷甘休,暗殺這種小把戲,虧他擺的上檯面。」
說到這個,權御的眸中滿是不屑,至於權皓的目的,估計也是眼看着父親要立遺囑了,兔子急了也咬人了。
不過蘇千寵倒是說到點子上了,權皓的背後,一定還有他人。
倒是有趣!
權御靜靜的靠在病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