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反派,不是假惡人》[我,反派,不是假惡人] - 第7章 記憶回溯(下篇)(2)

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不知道誰說了一句:「這是,……白言?」

天道點點頭,說:「不錯,正是。」

「那……」

有人還想說什麼,道天道已經有點不耐煩起來了,天道不是一個話多的人,他話從來都少的可憐,今日出現是因為海莉娜跟海蘭斯,這二人身上的血脈跟他相關,所以他們兩個人絕對不能死。

救下海莉娜跟海蘭斯,天道又處理了一下白言的事情,之前一直聽着這群人吵吵鬧鬧,他已經很不耐了。

天道臉上的表情更冷了,但到底沒說什麼,只見他的手抬起,朝眾人點了點,一陣白光將眾人籠罩,天道說:「你們可以去旁觀者的方式去體驗白言的一生。」

眾人被白光籠罩住而在白言的回憶里,天道鬆了一口氣,終於沒有那麼吵了。

天道向水簾鏡接着看去。

「我沒死!」

白言有些興奮,他用手使勁的掐了自己一下,很痛,是真的,他沒死!太好了!

白言現在很邋遢,頭髮亂糟糟披散着,左邊臉上又有一道慘烈的傷痕,他穿的是一件東缺一塊布西缺一塊布的爛衣服,整個人瘦骨嶙峋的,看着有些可憐。

白言被興奮沖昏了頭,一時沒有注意到周圍的處境,白言趕緊站起來,這一站,白言就感覺到不對,因為腳下的觸感是軟軟黏黏的,一股濃烈腐爛的腥臭味將他包圍着。

這股味白言特別熟悉,他立馬捂着鼻子向周圍看去。

這一看,白言瞳孔一縮,亂葬坑,他在一個亂葬坑裡!

白言捂着嘴巴,因為他在最上方,所以輕而易舉的就可以從這個坑裡出去,白言立馬冷靜下來,他朝這些屍體鞠了三個躬,然後就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這期間,白言表現的特別冷靜,一點也不像個五六歲的小孩子。

白言找到一條小溪,他立馬把衣服脫了跳下小溪里將自己洗乾淨,溪水清澈,倒影清晰可見。

白言撫摸着臉上那一道傷痕,摸着摸着,他就低低笑了起來。

他的身上沒一處好地方,到處都是一些發黑的腐肉。

白言想,他沒有工具,這些腐肉暫時沒有辦法處理。

白言洗乾淨後忍着痛把衣服給穿上,當務之急是儘快找到吃的。

他肚子很空,眼前也已經開始出現重影,白言身體很虛弱,周圍又是森林,再找不到吃的或者是從森林裏出去的話,他就只有兩個下場。

要麼被餓死,要麼被野獸吃掉。

兩個都是死。

但白言不想死。

他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

白言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一顆野果子,無奈之下,白言只能選擇啃樹皮,他帶着滿身傷口往前走,每走一秒對於白言來說都是煎熬,白言咬着牙,硬生生的啃了三天的樹皮,才終於從這座森林裏走出去。

走出森林重見天日的那一瞬,白言想的是,活着可真好。

風是自由的,天是湛藍色的,鳥兒會嘰嘰喳喳的叫……這些看起來舒適極了。

但白言卻明白,舒適對於他這種人來說,是妄想中的妄想,是他不配所去乞求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