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小侯爺》[紈絝小侯爺] - 第七章立功了

  秦虎在李孝坤等人之前首先跳出車轅,舉起橫刀沖了出去。

  他知道要想殺掉主帥非常困難,因為他的馬太高,扈從也多,而且在鎧甲的保護下根本沒有下刀的地方。

  不過無論如何也要試一試。

  秦虎注意到,遼東兵頭盔的半圈都有保護,所以他衝過去之後,便用刀尖兒直刺對方一名步兵的咽喉。

  由於人狠刀快,角度拿捏精準,寒芒一閃,刀尖兒戳入,那士兵捂着鮮血狂噴的脖子,倒在地上死了。

  而後他矮身一個360度轉身,繞到另外一名嘶吼着殺過來的敵兵身後,左手抱着他的腦袋,橫刀一抹,將其割喉。

  一名步兵吶喊着向他衝過來,秦虎向前一撲,雖然對方身穿重甲,也被推倒在地,頭盔噹啷一聲滾落出去,秦虎跳起,手起刀落,斬下了他的腦袋。

  因為秦虎速度太快,高達他們沒能及時的跟上來,遼東兵在經過短暫的驚訝之後,發現秦虎只是孤身一人。

  彷彿一葉孤舟,懸浮於深海。

  頓時氣的他們哇哇怪叫!

  畢竟也是多年經受血與火考驗的戰士,五名長槍兵配合三名重裝騎兵,結成陣勢,咬牙切齒面容扭曲的沖了過來,三把長槍分心便刺。

  而另外兩名長槍兵則趁機繞到了秦虎身後。

  顯然,這一組敵兵對秦虎非常重視,就連騎兵也沒有蠻幹,在外圍跑了一圈後,各自掏出了一截鐵鏈子,在頭頂舞的呼呼作響。

  這幾條鐵鏈只要抓住他,立即就把他五馬分屍。

  秦虎知道,這是他們排練好的陣勢,就像打籃球,踢足球一樣,前鋒後衛,攻守都有默契,不那麼容易對付。

  可他還是看出來了這個陣勢的破綻。

  只見他忽然一個鐵板橋,直挺挺躺在地上,而後就地一滾,使出前生的地躺刀法。

  鎖子甲也好,扎甲也罷,總有銜接不完整的地方,不然就會限制人的行動,而鎖子甲的缺陷其中一處,就在腳脖子以上這個地方,所以他一刀砍下去,三名長槍兵同時捂着小腿,慘叫倒地。

  再一轉身,身後兩名也被砍倒。

  那位首領顯然殺紅了眼,眼看一場大功勞,被一名敵兵攪和了,氣的哇哇大叫,他看到秦虎躺倒在了地上,立即下令騎兵出擊。

  「踩死他,給我踩死他。」

  「轟隆,轟隆。」馬蹄轟鳴!

  幾十匹戰馬從四面八方向秦虎沖了過來,他們不僅要踩死秦虎,更是毫無顧忌的連自己的戰友也要踩。

  可就在這個時候,虞朝軍營里飛過來一輪密如暴雨的標槍,遼東兵紛紛落馬,有幾隻投的准,扎在臉上,頓時便貫穿了腦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