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 - 第9章 京城四美之一《鄭飛飛》被調戲(2)

吸引。

只見,一個全副武裝的帶刀侍衛駕着馬車徐徐駛來,馬蹄慢踏,鼻子中打出一個響啼,發出老長的嘶鳴。

「參見太子,」大夥陸陸續續來到馬車前,彎身抱拳道。

「嗯,平身吧!今天我是以一個學子的身份來參加雲蘭詩會,大家不必這麼見外。」

葉無憂站在馬車上,看着眾人,很是欣慰,「七弟,出來了,我們進去,大家也進去吧!」

葉無雙當然不在意他出去後,有多少人罵他是廢物,說實話他已經習慣了,用唐伯虎的詩來說就是:「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別人看不穿。」

就是這般想着,在才子佳人的指指點點中已經進入了《悅來客棧》的內廳。

這裡很大很寬敞,足足擺下了可以容納10個人的八仙桌,總共四層。

第一層,飯食就相當便宜,是對那種商賈之家開放的。雖然對於商人來說不貴,但平民老百姓吃一頓的話,要吃掉半年的營收,所以真正的平民也不會來這裡消費。

第二層,就是那些當官的小吏發了俸祿,閑時來飽飽口福。

至於第三,第四層那就更加不用說了,越往上越貴,沒有真正實權的人還真吃不起。

何況四樓全是包廂,要預定。

「小姐,那個廢物皇子來了,」一個穿着丫鬟服飾的女子說道。

「不要瞎說,這裡人多口雜!怎麼說也是皇子,還輪不到我們嚼舌根,」這時一個長相秀麗,有傾城之姿的美女給了丫鬟一個白眼,嚴肅道。

此女正是刑部尚書的女兒鄭飛飛。

其實,在一旁的葉無雙早就聽見了,只是用餘光瞟了一眼。

但是,月牙兒受不了啊!這個小妞就是個急性子,跑過去就跟對方的丫鬟撕逼了起來。

他很是無奈,搖了搖頭,這丫頭咋就這麼沉不住氣呢!隨後,也走了過去。

走近一看,才發現刑部尚書的女兒鄭飛飛那叫一個漂亮,是他喜歡的類型,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可謂是尤物一個。

盯着胸自言自語道,「哇哦!這美妞誰碰誰不迷糊,這不是我成功路上的絆腳石嗎?遠離這妞,事業重要。」

然後,拉着月牙兒屁顛屁顛跑開了。

鄭飛飛此時的腦子中一直在回憶着那句話。

片刻之後才反應過來,等她反應過來之時,葉無雙已跑遠,臉上羞紅之色泛起,喃喃的吐了兩個詞,「無賴、流氓。」

「好了,好了,大家安靜。」

一道老媽子的聲音響起,此人正是悅來客棧的掌柜陳嬤嬤。她為人八面玲瓏,處事圓滑,善於敷衍討好,所以很多達官貴人她都認識。

歡迎大家來到悅來客棧,參加本次的雲蘭詩會。

今天也來了不少才子佳人,有享譽桐州的朱才子、朱貴,還有我們這上京城的四美之一鄭飛飛、鄭才女······等等,我就不在此一一列舉了。

屋中眾人把目光紛紛投向鄭飛飛那邊,也包括葉無雙。

正當他看過去之時,一道攝人心魄的寒芒看了過來。

兩人眼神交匯之際,葉無雙的心一抖,迅速的避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