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紈絝皇子:我體內住着一隻毛毛蟲] - 第10章《雲蘭詩會》蒙受各種悉落

頓時,場中也響起了嘖嘖的讚賞之聲,令人好生羨慕。

正當世人還沉浸在一陣歡呼雀躍之時。

有一道尖利而又清脆的聲音傳入廳中。

「二皇子,宣安公主駕到。」

屋中霎時一片寂靜,大夥若有所思的把眼光向門口投去。

只見一個外表俊朗且身穿華服的青年走了進來,他目光如炬,似有幾分傲氣。

緊跟其後的是略帶幾分稚嫩之氣的小姑娘,步履輕盈,很歡快的樣子,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容易接近,沒有公主的架子。

「參見二皇子,宣安公主。」

眾人見狀紛紛上前,身子略彎,兩手抱掌前推,向兩位敬禮。

當然,葉無雙很不情願,又無可奈何,誰叫葉無景是他哥呢!地位又比他高,只是心中有一萬隻草泥馬在奔騰。

就當葉無景說完「免禮」之時,他發現有一雙圓圓的大眼睛往他這邊看來。

正是宣安公主,葉無雙頷首微微一笑,略微表達兄妹情深之意。

可她這時的表情好像是吃錯了葯似的,嘟囔着嘴,雙手叉腰,還不停的自言自語,很是可愛。

葉無雙看見這一幕,心中帶有一絲絲的疑惑。

這小妮子今天是怎麼了,見到他就好像見到仇人一般,我也沒做什麼壞事啊!這股敵意來的有點莫名其妙。

想不通,當然就不想了,以後會弄明白的。

轉過頭不再理會宣安公主的目光。畢竟,沒必要了。

葉無景看向大家很是滿意。

這時,銳敏的目光早已落到了鄭飛飛的身上。

他身為二皇子,雖然有機會爭奪那至高無上的位置,但也需要朝中權貴的支持,所以他有意結識刑部尚書鄭三水,想通過鄭飛飛搭上這條線。

對他來說,今天就是個機會。

「鄭小姐,你也來了。」

葉無景莞爾一笑,步子穩重向她走了過去。

「是的,二皇子,你也過來參加雲蘭詩會嗎?」

她輕聲細語的問道。

「嗯,是的,眾所周知我們大盛人才輩出。今年更是群賢匯聚,大有後浪推前浪之勢。」

葉無景的回答很是巧妙,把屋中的文人學子皆是誇了一遍,眾人也聽得一目了然,更是對二皇子多了幾分好感,投來讚許的眼神。

而葉無雙站在另一角,神情很是不屑,滿臉的鄙夷,「這個時候也不忘記裝逼,我的臉皮都沒有他的厚。」

「哐當!」

敲鑼之聲響起,場中眾人逐漸停止了喧嘩,立時一片鴉雀無聲,很是安靜。

「好了,詩詞大賽即將開始,大夥自由發揮,排名第一併超過我們閣樓上掛着的兩幅詩詞,可獲得本客棧的額外獎勵500兩黃金。」

「以往從來沒有過,這次是為了鼓勵大家積极參与進來。」

悅來客棧的老媽子陳嬤嬤右手拿着鑼棒,向著廳中的來人說道,「現在開始。」

片刻安靜之後,一個聲音沙啞,且年過五旬的老者站了起來。

「抱歉,本人蔡三德,乃景豐12年院試合格後成為秀才,今天我這裡有一首詩,望大家一起來鑒賞一番。」

這般說著,底下響起了一小股的議論之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