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星決》[吞星決] - 第9章 妖孽對妖孽

這日一匹快馬在江家門口急停,戒備了數日的家丁見了緊張地圍了上來,待看清了馬背上的來人,一個個歡喜雀躍。

「少爺回來了!」

下人從門口一口氣跑到了大廳彙報,江善聽後立即往門口迎去,正瞧見下人們簇擁着一名身披斗篷的青年走過來。

幾年未見,江善再見青年只覺他眉眼輪廓分明,又增添了幾分傲氣,臉上不僅露出了歡喜:「江川,可算把你盼回來了。」

江川見到江善簡單拱手一禮:「怎麼不見我爹?」

江善臉上不悅一閃而過,下一秒堆笑道:「這幾日你爹心中苦悶,一直在後廳休息,你快隨我來。」

說著,江善就要拉着江川的手往前走,而江川不經意地將手背在身後,徑直邁步往後廳走去。

江川收到飛花之時,怎麼都沒想到當年的手下敗將顧長風突破會引來十道天雷,即刻飛馬殺回,若不是幼時家教森嚴,他根本不會回家向父親問安,直接就殺到顧家去了。

江久溪見到江川,臉上愁色才少了一些:「川兒,總算把你盼回來了!」

江川見父親兩鬢微霜,怒上心頭:「爹,我這就去把那顧長風按到你面前,讓他給我江家磕頭賠罪,再把他顧家上下斬盡殺絕,以除後患!」

說罷,江川轉身就要走,江久溪趕緊把他攔下:「川兒,莫急。」

江久溪見到江川後恢復了往日的底氣,沉吟片刻:「川兒,既有你在,那顧家已經不足為慮。爹擔心你連日勞頓,累壞了身體,解決顧家是小,過陣子你升入大衍學院的地學府才是頭等大事。」

江善也在一旁附和:「對對對,就依家主的吧,休息一夜,明天再去找那顧家的麻煩也不遲。」

江川在大衍學院呆久了,已然傲視一切,冷哼一聲:「區區一個顧長風引來十道天雷,我照樣單手捏死他。」

說罷,江川見江久溪凝視自己,內心不敢頂撞,只得說道:「那我就讓顧長風再多活一天。」

江久溪這才露出笑容:「川兒累了吧,我吩咐下人煮飯燒水,你先……」

「不好了,顧長風打進來了!」

下人突然來報,讓江川大吃一驚,拽住那下人的衣領,提起來問道:「你說誰打進來了?!」

「顧,顧長風!」

江川推開下人,咧嘴一笑:「來得好啊。」

在江川踏入宛城那一刻,顧長風就接到了城主府送來的消息,即刻趕往江家,與江川前後腳趕到。

顧長風一直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可事已至此,不如先下手為強,直接從正門打了進來,一連打傷了數名江家家僕。

顧長風瞧着拴在門口的疲馬,踏入江家大聲喊道:「江川!出來!」

江川從後廳趕往門口,正巧在大院與顧長風相遇,一把扯掉斗篷,指着顧長風:「顧長風你夠膽,知道我回來還敢來鬧事?」

顧長風見來人果然是江川,情報果然不假,當即心中一沉,暗想這江川周身氣息竟比之前還要精純數倍,不愧是大衍學院的學員。

大衍學院在涼州乃至五洲之地都赫赫有名,位列三大學院之首,能進入學院已然不易,而有機會升入其中的地學府非天賦妖孽不可。

顧長風與江川相對而立,上一任妖孽對上現任妖孽!

江川自信滿滿,大步向前走了兩步,在顧長風面前站定,隨即大吃一驚:「你掉階了……」

此話一出,就連江久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