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寶鑒》[透視寶鑒] - 第4章 瓷碗

當羅浩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有好多人都在低着頭看着自己。

他有些迷茫地眨了眨眼,有些費力地坐了起來,開始回憶他為什麼會躺在地上。

「小夥子,你沒事吧,用不用幫你叫救護車啊?」

聚集在周圍的都是一些中年大叔,還有一些老大爺。

羅浩搖了搖頭,示意不用。他除了頭有些疼以外,倒是沒有其他的什麼癥狀。他唯一能回憶起來的,就是今天自己出門找工作,要路過這條古玩街。

剛走了沒多久呢,好像被什麼玩意給砸了一下,就昏倒在地上。

對!是被什麼東西給砸了!

羅浩左右瞅瞅,果然,地上有一本厚厚的古籍。

「哪個挨千刀的,這麼沒有公德心,隨手亂扔東西啊!」羅浩拿起那本古籍,怒氣沖沖地站了起來,四下張望。

圍觀的群眾見羅浩這麼生龍活虎,八成是沒啥事,簡單議論兩句也就散了。

留下羅浩一個人,站在息壤的古玩街,四處找扔書砸他的兇手。

可是吼了半天,也不見有人承認。

羅浩還覺得有些奇怪,因為看着古籍的樣式,怎麼說也能算個小古董吧,怎麼還會沒人認領呢。

羅浩隨手翻開古籍,發現裏面竟然一個字也沒有。

他雖然沒有接觸過文玩古董,但多少也了解一點,心想這古籍八成就是有人做舊的贗品,根本不值什麼錢的。

雖然不值錢,但是也應該能賣上個幾百塊?最近正愁找不到工作的羅浩,就打算先把古籍給賣掉。

可沒成想,他剛把書頁合上,整本書竟然就散了,最後化作了碎片,被秋風這麼一掃,回歸大自然的懷抱。

「真晦氣!」

羅浩罵了一句,就繼續往古玩街深處走,他要穿過這條街道,去前面的人才市場,看看有什麼工作可以做。

「老弟,我這有不少俏貨,看看不?最近還有剛到的生玩,不看看嗎?」羅浩一邊走,一邊看看兩側的攤位,時不時還有些沒開張的攤主,在拉客。

雖說羅浩不通古玩,但對於一些行話多少也有些了解,就比如說這俏貨指的就是比較精美,容易銷售的玩意。

要是把這樣的寶貝淘換回家,那肯定是不愁賣不出去。

至於那生玩就比較容易理解,就是剛剛出土的東西。

羅浩對於這些叫賣,也只是看看聽聽,他可不會傻乎乎的去買,畢竟自己啥也不懂,太容易被騙了。

更何況他身上也沒多少錢,買了古董,還用不用吃飯?

再說了,能撿漏兒這樣的好事,可輪不到自己。現在的文玩市場,還是做舊的玩意太多了,沒個好眼力,可不敢輕易下手。

被打了眼,損失點小財倒也無所謂,萬一虧個大發,那到時候哭都來不及呢。

羅浩也就是走路無聊,隨便看看,可半點想要買的念頭都沒有。

人聲鼎沸的古玩市場里,大家都在討價還價,忽然一聲尖叫,着實把羅浩給嚇了一跳。

「抓小偷啊!」

只見一個身材矮小還很消瘦的男子,手裡不知道抱着什麼東西,從人群里沖了出來。

可是古玩市場里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他手裡還拿着東西,一邊跑還得撥開人群,速度實在是提不起來。

羅浩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傳統觀念,趕緊讓開。如今這年頭,小偷不可怕,就怕人家手裡拿點什麼利器,為了抓人再把自己弄傷了,那可有些不值當。

就在小偷要從羅浩眼前跑掉的時候,羅浩心底的正義感讓他咬了咬牙:「站住!」

羅浩的吼聲着實把那小偷給嚇了一跳,就在小偷扭頭看向羅浩的功夫,羅浩就伸出了腿,把小偷給結結實實絆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

這個時候原先那些為小偷讓路的大叔們,也充當起了人民衛士的角色,紛紛站了出來,把小偷給控制住。

不多時,一名妙齡女郎從人群中鑽了出來,這女孩的出現,讓入秋的空氣都變得炙熱起來。

女孩穿着一件黑色小皮衣,裏面襯着一件短袖,下半身是條短裙,露出了兩條潔白細長的**。

除了完美的身材之外,女孩姣好的面容,也讓人不禁咽了咽口水。精巧的五官搭配在一起,就像是幻想里的精靈,眉頭微微皺着,更是有一種颯爽的感覺。

氣他先是喘吁吁地對羅浩等人表示了感謝,隨後直接把小偷給拎了起來,力氣大的也讓羅浩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女孩子可不好惹啊。

「把東西給我!」女孩星眸一瞪,把小偷懷裡的腰包抓到了手裡。又在周圍人協助之下,讓小偷老老實實地蹲在了地上。

女孩在腰包里翻找了一頓,總算是長舒了一口氣,把一塊小玉牌給拿在了手裡。

羅浩盯着女孩手裡的玉牌,眼睛忽然一陣刺痛,隨後在那玉牌的旁邊,竟然浮現出了一行行金色的字幕:

清代白玉如意腰牌

正面:如意

背面:吉祥

價格:3萬

詳細:清代民間製品,多數為大戶人家佩戴,求個好兆頭。此玉牌最有名主人為清代將領葛雲飛,但無法認證,類似腰牌過多,轉手倒賣只能增加1萬。

羅浩看着這些字,腦袋有些發懵,他使勁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懷疑是剛才被那本古籍砸中之後,出現幻覺了吧。

等羅浩揉了揉眼睛之後,那些字又都消失了,不管他怎麼看,都沒有再浮現出來。

沒過多久,小偷就被抓走了,女孩詢問一圈之後,來到羅浩面前,伸出了她的纖纖玉手。

「你好,我叫李媛婧,聽大夥說是你幫我抓住了小偷,為了表示感謝,我請你吃個飯吧!」

羅浩有些懵逼地點了點頭,他的心思一直在女孩手裡的腰牌上。那腰牌栓了一條金屬鏈,此時已經斷開,是被那個小偷給割斷偷走的。

李媛婧見羅浩不回話,順着他的目光低頭朝自己看去,怎麼看都感覺是在盯着自己的大腿看,不由得有些惱怒。

「老娘的腿就這麼好看嗎?」

聽到李媛婧的話,羅浩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他咽了口吐沫指着腰牌說:「你手裡的腰牌,是清朝的?花3萬買的?」

羅浩的心跳開始加速,剛才憑空出現的文字,說不定可以幫助自己改變平庸的命運!

他忐忑地看着李媛婧,等着她的答案。

李媛婧有些詫異地看着羅浩,上下打量了一圈說:「呦呵,沒看出來,還是個行家?不錯,就是清朝年間的白玉腰牌,還真是3萬買的。」隨後還把腰牌上面刻了什麼都說了出來,跟羅浩看到的文字一點不差。

羅浩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裏出現一個大膽的想法。

他被古籍砸了一下,現在好像擁有了能夠鑒定古玩的能力,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就發達了!

他連忙四處觀察,可那些文字再也沒有出現過。要不是李媛婧親口說這腰牌的細節,羅浩都懷疑自己精神出了問題。

「看什麼呢?」李媛婧在羅浩面前打了個響指,「走,跟我去趟如意齋,我有點事要處理,等忙完了,就請你吃飯。」

羅浩正好肚子有些餓,再加上心裏還被自己可能獲得的能力給震撼到了,順從地點了點頭,就跟着李媛婧來到了如意齋。

這如意齋在古玩街可太出名了,不同於外面那些攤位,如意齋可有頂級鑒寶師坐鎮,收藏的珍寶更是難以想像。

就連不搞古玩的羅浩,都聽說過如意齋的名頭。

這如意齋總共分為三層,一層最大,差不多能有個幾百平,所陳列出來的展品品相有好有壞,價格來說也相對較低。偶爾能撿個漏。

到了二樓,那銷售的古玩可就厲害了,品相那都是上乘,不是一般人能買得起的。

至於第三層,只招待貴賓,展示出來的都是珍寶中的珍寶,可以說鎮店之寶,用行話說就叫——堂!

整座海濱城能上去的人也是屈指可數。

羅浩和李媛婧來到如意齋,一樓展廳滿是人,好不熱鬧。

如意齋就是這樣,一樓展示出來的文玩種類繁多,來挑選的人那更是多,差不多能有個幾十人上百人的。

當你挑選完自己滿意的物件之後,還可以請如意齋的鑒寶師過來鑒定。

如意齋有三種鑒定師,一種是普通鑒寶師,專門負責一樓。二樓是由高級鑒寶師負責,至於三樓,那就是頂級鑒寶師了。

而且千萬不要小看如意齋的最普通的普通鑒寶師,他們的眼力,放在外面,那也是相當出色的。

而頂級鑒寶師放眼全國,那都是名列前茅,想見一面比登天還難。

「你來過這嗎?」李媛婧轉頭看向羅浩。

羅浩搖了搖頭,他從來不關注古玩這些東西,如意齋以前也只是遠遠看過,卻從來沒有進來過。

「我跟你說,來如意齋的人,除了會挑選自己心意的物件之外,也會自己帶東西來,花錢請鑒寶師來鑒定。而且——」李媛婧得意地看了羅浩一眼,「每周二,二樓的高級鑒寶師都會下來免費鑒定三件古玩,機會難得哦。」

在如意齋,不同的展區前,都會配備三名普通鑒寶師,而二樓就只有三名鑒寶師,這三名鑒寶師可以說是那些普通鑒寶師的老師。至於那頂級的鑒寶師只有一名,大家也只是聽說過,卻沒有見過。

「那你這次是來鑒定的?」羅浩看着李媛婧問道。

李媛婧點了點頭,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喧鬧的一樓大廳忽然安靜下來,所有人的目光同時轉向了樓梯口。

三名中年男人,穿着唐裝走了下來。

在如意齋的客人們目光火熱,這可是高級鑒寶師啊,他們的眼力絕對不會出錯,所以好多人哪怕是花費幾萬,也想讓高級鑒寶師來掌掌眼。

畢竟他們說的話,那是有絕對話語權的,說是真品,鑒定證書一發下來,沒人會再說是假的!

他們就是專家,換句話說,也是業內的權威。

如意齋的顧客們自主圍成了一圈,將三名高級鑒寶師圍在**,此時已經擺好了桌椅,三位大師已經入座。

「快看,那就是高級鑒寶師,這次開車來海濱城真是來對了!」

就連外地的收藏愛好者,都帶着自己的藏品來找如意齋的高級鑒寶師鑒寶。

本次鑒寶除了三次免費鑒寶之外,還有花錢鑒寶的環節。

有些人不想花那幾萬塊錢來鑒定,都是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抽中自己成為免費鑒寶人。

比如某位李姓美女就是這樣。

李媛婧帶着羅浩一路擠到了人群的最前面,還是在三名大師的正前方。

鑒寶環節開始,三位鑒寶大師開始選人。

大概是李媛婧那修長的**,吸引了大師的注意,沒想到第一個免費鑒寶的名額,就落在了她的頭上。

李媛婧朝着羅浩「耶」了一下,就一路小跑,將自己準備好的鑒寶物品,從包里拿了出來。

那是一塊非常精緻的白玉玉嬋。

在李媛婧忐忑地注視下,三位高級鑒寶師開始鑒寶。圍觀的上百名群眾也是一言不發,甚至大氣都不敢喘。

十幾分鐘之後,其中一名國字臉的高級鑒寶師搖了搖頭說:「這是假的,是近代的仿清的物件,價值自然比不上清代白玉蟬,但也有一定的收藏價值。」

「假的?」李媛婧的表情非常失落,眼圈裡瞬間就含滿了淚水。

就在這個時候,羅浩眼睛一痛,看清楚了那白玉玉蟬之後,上前邁了一步。

「等等,這玉蟬是真的!」

玉蟬是真的?

在場圍觀的群眾一片嘩然,剛才三位高級鑒寶師聯合鑒定,說這玉蟬是近代的仿製品,怎麼還敢有人胡言亂語?

眾人的目光瞬間落在了羅浩的身上,羅浩不禁有些緊張,那些目光就像是針一樣扎在了他的身上。

從小到大,也沒被這麼多人矚目過。

李媛婧聽到玉蟬是真的時候,眼睛不由得恢復了一些希望,可看到羅浩的時候,又暗淡了下去。

她跟羅浩也簡單聊過,知道羅浩並不懂古玩這些,高級鑒寶師都說是假的了,他說是真的,這不是沒事找抽嗎。

李媛婧不由得嘆了口氣,淚水就落了下來,這枚玉蟬是家裡找出來的最後一件古董了。她是打算把玉蟬還有自己的腰牌鑒定之後,賣掉給母親治病的。

現在玉蟬被鑒定是假的,那給母親看病的錢就不夠了。

想到這裡,李媛婧便低聲啜泣起來。

羅浩見李媛婧哭了,趕忙上去安慰說:「別哭啊,你這玉蟬是真的,不是假的。」

「不是假的?」宣告結果的那名國字臉鑒寶師挑了挑眉毛,「那你倒是說說,這玉蟬怎麼不是假的,來打打我們三個高級鑒寶師的臉啊。」

「就是啊!」那些群眾也跟着起鬨。

「那可是三位高級鑒寶師鑒定出來的結果,你竟然還敢反駁,怎麼,你的眼力能比得上三位大師?」

「年輕人,我勸你還是別丟人現眼了,趕緊回家去吧!」

「就是就是,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三位高級鑒寶師鑒定出來的結果,也敢反駁。」

嘲笑的聲音不絕於耳,就連李媛婧都擦掉臉上的眼淚,拉着羅浩要走。

羅浩站在原地沒有動。

「那我要是說出來,這玉蟬為什麼是真的怎麼辦?」

三位高級鑒寶師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看向羅浩的目光之中滿是輕蔑:「要是你能證明這玉蟬是真的,我們就把這高級鑒寶師的名號讓給你!」

「不錯,如果你能證明這玉蟬是真的,我如意齋,就請你做第四位高級鑒寶師。」

一道清冷好聽的女聲從二樓傳了下來。

頓時間,整個一樓大廳都安靜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上去,就連三名高級鑒寶師也站了起來。

羅浩順聲看去,只見一名身材高挑,盤着頭髮,身穿如白玉一般的旗袍女子,從二樓緩緩走了下來。

女子容貌驚人,相比於那些明星都不遑多讓,尤其是那雙潔白的**,在旗袍的遮掩下若隱若現,給人無限的遐想。

「大小姐。」三位高級鑒寶師見到女子微微躬身,這貌若天仙的美人,就是如意齋的大小姐,上官青青。

上官青青的目光在羅浩和李媛婧,已經她手中的玉蟬上掃過,眉頭微蹙,眼裡滿是輕蔑:「如果你能證明這玉蟬是真的,那我就請你來如意齋做高級鑒寶師。如果不能,你學三聲狗叫,我就放你離開。否則,別怪我如意齋不客氣!」

學狗叫?

羅浩目光一凜,好一個上官青青,真是夠仗勢欺人的。

他雖然對古玩不了解,但經常會路過古玩街,聽大家議論,那如意齋的大小姐,上官青青可是個惹不起的人物。

上官青青的話,讓那些圍觀的群眾都笑了起來,跟着附和。

「沒錯,你要是證明不了,就是在消費我們這些顧客的時間,你必須學狗叫!」

「對,不僅僅要學狗叫,還得從上官大小姐的胯下鑽過去!」

「羅浩,現在怎麼辦!」李媛婧焦急地看着羅浩,羅浩站出來為自己說話,她心裏很感激。可是竟然把上官青青給惹了出來,事情立馬變得棘手了。

羅浩深吸一口氣,自信地笑着說:「不用擔心,我說了能證明這玉蟬是真的,我就可以做到,沒把握的仗,我從來不打。」

不知道為什麼,李媛婧看到羅浩笑容,原本驚慌的小心臟瞬間就穩定了,就好像羅浩這個人身上有什麼魔力一樣。

「高級鑒寶師?」羅浩嗤笑一聲,「我不稀罕,如果我鑒定出來這玉蟬是真的,上官大小姐,你學三聲貓叫就行了。」

學貓叫?

一樓大廳一片嘩然,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羅浩的膽子竟然這麼大!

上官青青的表情也是微微一滯,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還敢讓自己學貓叫?她可是如意齋的大小姐,這要是傳出去了,在海濱城古玩街還有的混?

「混賬!」國字臉的高級鑒寶師拍案而起,「你是個什麼東西,竟然還敢跟上官大小姐談條件?」

上官青青冷笑一聲:「好,就這麼說定了。如果你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我讓你在海濱城的古玩街混不下去!」

羅浩翻了個白眼,反正老子也不是混古玩的,能不能混下去又怎麼樣。

不過他可不擔心,因為已經驗證了自己的眼睛現在能夠分析那些文玩古物,自然是不會怕自己學狗叫。

國字臉的高級鑒寶師冷哼一聲說:「好,你開始說說吧,這玉蟬怎麼就是清代的了?」

國字臉明顯不相信羅浩有這樣的眼力,玉蟬他們三人看了多次,還能走眼不成?

更何況,斷定這東西是假的容易,可要說它是真的,那就難了。就算是自己幾人真的走了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