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心鎖苡》[桐心鎖苡] - 第8章 ktv秒殺情敵

味道算不上難喝,就是普普通通的桃子汽水味,酒精在裏面的味道不是很清晰,一不留神,整杯都被她喝下肚。

這也沒什麼酒精味,全喝下去應該也不會醉吧。

兩輪過後,暈暈乎乎的感覺籠罩着林清苡,整個世界在她眼中天旋地轉,林清苡和坐着玩遊戲的幾位學長提了一嘴,就有些踉蹌的走去衛生間,看向鏡子里的自己,隱隱約約是能看見面上多了兩抹紅霞,鞠了一把清水往自己臉上澆,覺着面上的熱度降了降不由再望向鏡子,不由想到還好今天只塗了防晒,這防晒還是防水的,不然披散的黑髮,純棉的白裙加上斑駁的臉蛋在KTV炫彩十足的燈光下不妥妥是恐怖電影里的女鬼。

她不甚清醒的搖了搖腦袋,身子也向一旁倒去,趕緊抓住洗手池的台盆,穩住身子,愣愣地站在原地等這股子勁兒緩過去。

感覺好了些許,往外走了幾步遠,剛要走到包廂,左手手腕被人牽制住,她順勢往下一看,純白的襯衫袖口印在眼裡,按常理來說,這個時候看東西多為模糊不清,但這抹白色在顏色雜亂的空間里更顯得極為突出。

今天徐楊學長今天穿的好像就是白襯衫吧,「怎麼了?」看人臉的時候有些模糊,不敢直接認人,但把她拉住了定是認識她,有話同她說。

「清苡學妹,我今年六月份就要畢業了。」徐楊攥了攥她想要掙脫開的手腕,看不清他的神情,但能聽出聲音中聚含的緊張,他頓了頓才開口,「我不想再在你的世界裏當一個只能是你大學時光的過客,我想成為你餘生的比肩者,我喜歡你,清苡。」連他常說的學妹都沒加上,看來是真的不想自己和她只限於學長學妹的關係。

被他攥住的林清苡低垂着眼瞼,大腦因為酒精在叫囂着罷工,但抉擇面前她硬生生開機重啟了,不是在想是不是該答應,而是在思考如何回復才能不傷他的心。

平日里她除了碼字上課,跟他在一起相處的時間就是部門活動和開各種各樣的會議,要看上他了哪能等到現在,沒有任何的心動,她對他永遠保持着冷靜的清醒,作為一名戀愛文作家,雖然沒談過,保持母胎單身至今,卻一直堅信愛情要建立在感覺上,第一眼沒有感覺那麼多半沒有未來。

「徐楊學長,不好意思,你這麼優秀就不必把時間耗在我身上了。」林清苡自認為暗示的很到位,奈何他一點都沒聽進去,跟入了魔障一樣,只好用右手儘力將徐楊的手掌剝離自己的左手手腕,奈何他越抓越緊。

「學長,你抓疼我了,請自重。」本就暈乎的林清苡這下子更沒什麼耐心了,既然暗示了他不想聽,那就直說,「學長,快鬆開,我不喜歡……」

話就噎在喉嚨里還沒講完,就覺着手上被桎梏住的力氣鬆了不少。

正巧朋友今天攢局,推脫不過,程煦桐也就答應下來,在裏面酒喝得有些多,剛出衛生間,就看到不遠處一個小孩罩住了一個小姑娘,本以為就是個你情我願的事情,沒怎麼放在心上,但這姑娘抬頭的時候剛巧入了他的眼,不是別人家的姑娘,那是自家的一一啊。

走上前看到他拉着一一,那個男的動作間能依稀看出一一白嫩的皮膚上都被攥出了紅痕。「讓你鬆開,你耳聾了?」能明顯看出程煦桐比徐楊高出一截,他帶着一股上位者的氣勢,強勢開口。

徐楊怔住了,看着站在對面的男人沉默了,看起來就價格高昂的黑色西裝和自己的白襯衫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明明自己和林清苡才是一個世界的人,他們都還在學校中並未踏上社會,而他對面的這個男人一看就是運籌帷幄久了,有錢有顏還有勢,按道理來說他和清苡不該有交集,但三個人站在一起,他們倆更顯得十分般配,自己則是不重要的路人甲。

徐楊卸下力氣,對面的男人將林清苡的手腕輕輕帶至眼前,動作輕柔地幫她按摩着。

剛剛徐楊偏激地將她的酒都嚇醒了幾分,乖巧地任由他幫自己按摩,感覺不出太大痛楚後將手抽了回來,「煦桐哥,巧啊,我們最近見得也太頻繁了吧。」

「只能說我們有緣,有緣自會相見。」對於她的疑惑,他給出了這樣的解釋。

「有什麼東西放在裏面嗎,我幫你拿。」邊說男人邊將身上的西裝脫下。

這裏面也不熱啊,他脫西裝是什麼意思。

「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