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欲!在病嬌霸總心尖放肆撒野》[甜欲!在病嬌霸總心尖放肆撒野] - 第2章 還滿意嗎?

『嗒、嗒、嗒。』

男人的腳步聲與江夙的心跳同頻。

魂牽夢繞六年的人,此刻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沈厭走了過來,身姿英拔,白襯衫的領口微微敞開着,雙腿筆挺。

一手抄在西褲里,手臂上搭了件西服外套。

俊逸似玉的臉上,看起來清清冷冷,矜貴禁慾。

目光撞進江夙的眸子,又落到她堪堪只遮住大腿根的短裙上,神色晦暗。

「沈大少爺!你可總算是來了,大伙兒就等你呢!」

「來,趕緊給我們厭哥把酒倒上!」

旁邊的秦雅緻靈機一動,把江夙往前一推,「正好!江夙也遲到了,罰三杯有什麼意思?不如,讓沈厭和江夙給我們喝個交杯酒!」

江夙踩着細高跟,險些就摔了下去。

一手抓住了身前人的手臂,蔥白的手死死的握着,只感覺腰間被大手摁住了一下,江夙才勉強站穩。

一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已經開始起鬨。

「還真是今非昔比,現在竟然輪到江校花投懷送抱了。」

江夙抿着唇,抬眸便直接和沈厭深邃的眸子對上。

秦雅緻,你這個殺千刀的!

「站穩。」

男人性感的喉結上下滾動了兩下,嗓音惑人。

沈厭鬆開了她,眉眼深沉,看不出半分心緒。他比江夙高不少,剛才撲過來那一瞬,女人身前的景色呼之欲出。

白的惹眼。

江夙扯出一抹笑,「謝謝。」

秦雅緻抓住機會就給江夙使了個眼色,彷彿在說:

救世主來了,抱緊大腿,咱們公司還有救!

江夙臉色很快就一掃陰霾,坦然大方。

不就是和前男友喝個交杯酒嗎?

江夙拿起兩杯酒,伸手將其中一杯遞到了沈厭面前。

「沈總,可別掃了大家的興。」

江夙勾着唇,媚眼如絲。

她也清楚,想要重新在京城立足,就必須要先過沈厭這一關。

男人接過酒杯,長指附在透明的杯壁,繞了一圈,好似在回味剛才的兩個字。

沈總?

沈厭瞥了眼桌上的酒,突然改主意了。

看向江夙,「既然江小姐剛才謝我,今天這三杯酒,煩請江小姐一併替沈某喝了吧。」

霎時。

氣氛就像一根繃緊的弦。

大家都想看看,一貫自恃清高的江夙,到底會不會低頭。

江夙從男人手中拿回了那杯酒,秦雅緻的心都懸了起來,生怕江夙腦子一熱,往沈厭臉上潑。

只見江夙豁然一笑,彷彿剛才是在逗貓。

乾淨利落的仰頭喝下了那杯酒。

隨即拿起桌上擺的另外五杯洋酒,一杯又一杯下肚,喝的太急還被嗆出了一圈淚花。

江夙捏着最後一個空酒杯,放到沈厭面前,笑的明媚。

「沈總還滿意嗎?」

沈厭不明深意的淺笑了一聲,看着一滴白酒從江夙的下巴,滴落到身前,然後銷匿在縫隙中。

六年的時間,被惡狼保護的女人,長大了。

知進退了。

秦雅緻拉着江夙坐下,「好了好了,趕緊開始玩遊戲,喝不倒算我的!」

才剛落座,江夙就綳直了背,不知是巧合還是故意,沈厭竟然挨着她坐了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