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傻柱搶我冉老師,坑哭他》[四合院:傻柱搶我冉老師,坑哭他] - 第1章

第一章 魂穿四合院1965年。
四九城飄着漫天大雪。
四合院後院的房子中。
林安國坐在爐火旁烤着已經凍裂開的雙手,皮膚皴的不成樣子。
看着周圍陌生的環境,還有那一件件頗具年代感的傢具,林安國明白了。
自己這是穿越了。
剛好還穿越到情滿四合院的世界當中。
做夢還能穿越的,真特娘的奇葩!」
林安國花了兩天時間把四十六集的《情滿四合院》看了一遍,夜裡熟睡前還被電視劇里的人物氣的半死。
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晚上睡覺時,林安國就夢到自己成為四合院的一員,拳打傻柱腳踢許大茂。
哪曾想,一覺醒來,還真就穿越了過來。
並且林安國完完整整的接受了這幅身軀的記憶。
待林安國完全消化這些記憶後,他的神情就變了。
哪怕穿越成軋鋼廠的工人也好啊,福利待遇都不低,怎麼就穿越成一位老師。
這年頭老師的工資低不說,工作時間還很固定。
另外這個年代,不管是做工人還是當農民都比做老師要光榮。
林安國恰好是在棒梗的那個小學教歷史。
二十五歲的他,至今還是單身一人。
林安國是個孤兒,自己一個人住,也只需要養活自己一個人,工資低倒也還能接受。
可是這住的地方,真是見了鬼。
好死不死的成為了許大茂的鄰居,這日後的麻煩還少得了?
根據繼承來的記憶。
林安國一直以來都對許大茂很是嫉恨。
許大茂收入高,為人囂張跋扈,看不起這個看不起那個的,不管見到誰,只要是不如他許大茂的,許大茂總得嘴賤說上幾句。
時間久了,院里許多人都跟許大茂有着些許矛盾。
不過跟許大茂當鄰居,也要比跟傻柱比鄰而居好上許多。
傻柱也是個塊茅坑裡的石頭,那是又臭又硬啊,許大茂都說不過傻柱,可以想到傻柱那張嘴有多臭。
林安國以前生性簡樸,即使是一個月二十七塊五的工資,工作了五年,也存下來九百多塊的巨款。
要知道這個年代,一塊錢足夠買上七八斤大米,也就是說只需要三塊錢,就可以買到林安國一個月的糧食需求。
即便還要買調味品、蔬菜、肉類這些。
在吃上面,再大手大腳,一個月也花不了十塊錢。
本來應該存有一千餘塊的,前端日子,林安國買了一輛單車花了不少錢。
有這筆錢在,林安國接下來的日子如論如何也不會過的太艱難。
畢竟林安國不是傻柱那種舔狗,天天給一個寡婦送錢送吃的,最後還沒人許大茂佔得便宜多,也算是奇葩一個。
唯一一件讓林安國感到略微有些不安的事情是,林安國貌似惦記了棒梗的班主任教算術的那個冉秋葉冉老師很長時間。
但林安國太過內向,拘束於這個時代背景,與傻柱那樣看見一個就能張嘴說喜歡的男人不同,直到現在,林安國都沒有對冉秋葉老師表白。
心心念念想着過完年後,拜託院里的三大爺牽條線搭個橋,可突然就被林安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