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重妻總裁大人求放過》[蝕骨重妻總裁大人求放過] - 第2章 小三?

「她是我的未婚妻。」
男人臉不紅氣不喘的說瞎話的場景再一次出現在腦海里,洛溪失神的看着鏡子里妝容精緻的自己有些發怔,手指卻不自覺攥緊。
「咔嚓,」手中的眉筆折斷,輕微的聲響讓洛溪猛然醒過神來。
「姐姐可真是厲害,才三天時間就攀上了高枝。」
尖銳的女音稍顯刻薄,洛溪回過頭去,卻發現洛雨彤正倚着門框哂笑的看着她,「不過,烏鴉畢竟是烏鴉,就算飛上枝頭也不會是鳳凰。」
「聽你的語氣,似乎很嫉妒我這隻烏鴉。」
洛溪不冷不熱的瞥了她一眼,將殘斷的眉筆扔進垃圾桶里。
「你!」
洛雨彤被這一噎臉色有些難看,隨後卻是笑得有幾分陰毒,「宮墨寒這麼著急的舉行訂婚宴根本就是為了維護公司形象,你該不會以為他真的看上你了吧?」
洛溪一頓,卻是輕笑着抬眸看向洛雨彤,「那又怎樣?」
「你……」洛雨彤還想嗆聲,一道中氣十足的嗓音卻打斷了她的話。
「雨彤,你先出去,我有話要和你姐姐說。」
洛世城揮了揮手趕走了洛雨彤,隨後卻是上前一步,雙手牽過洛溪的手,儼然一副慈父的姿態,「好女兒,你能嫁入宮家,爸爸真的很為你高興。」
洛溪看着洛世城故作親昵的樣子,反感的皺了皺眉頭,抽回自己的手,語氣疏離,「這一切不都歸功於你嗎?」
「你能這麼想就好了,如今你已經是宮墨寒的未婚妻了,你可不能忘了爸爸啊,上次跟你說的那單生意……」洛世城有些尷尬的收回手,卻像是沒有聽出洛溪語氣里的嘲諷,反而是得意的邀功。
聞言,洛溪呆怔,一絲寒意從她的腳底直躥而上,蔓延全身,讓她整個人如墜寒冰。
原來,她在他這個所謂的父親眼中,唯一的價值不過是為他謀取利益罷了……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洛溪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她看着洛世城滿意離開的背影,自嘲的勾了勾嘴角。
「洛小姐,請您跟我來,訂婚宴即將開始。」
司儀小姐疏離有禮的說著,隨後接過洛溪的手,領着她往禮堂的方向走去。
雖然訂婚宴舉行的倉促,可是依舊不失精緻矜貴,哪怕只是隨處可見的白色玫瑰花都是從法國空運過來的,帶着水珠的華光,散發著異國的香氛。
宮家,哪怕只是逢場作戲,也要做到極致。
一步一步的走近紅毯那端,那個穿着和她同系藏青色西服的男人,洛溪有一瞬間的恍惚,她真的,要成為這個男人的未婚妻了嗎?
今天的宮墨寒比往日更讓人驚嘆,剪裁得體的西裝將他挺拔的身形勾勒的極為頎長,極致俊美的臉上,幽深若谷的眼眸好似能將人吞噬。
「看夠了嗎?」
宮墨寒攬過洛溪的腰肢,低沉森寒的聲音卻冷然的擦過她的耳廓。
洛溪聞言,急忙不自然的瞥開眼,一絲可疑的紅暈瞬間從耳根蔓延至臉頰。
緊身的禮服將洛溪的身段勾勒的窈窕有致,巴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