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重妻總裁大人求放過》[蝕骨重妻總裁大人求放過] - 第1章 真不懂,還是裝不懂?

夜華初上,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燈火通明,水晶吊燈折射的光叫人炫目,極致的光亮卻隱隱透着些許寒意,一如此刻室內沉到滴水的氛圍。
「洛世城狗急跳牆,竟然派你過來?」
宮墨寒面無表情,讓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可是那雙眼睛裏透出的寒意卻讓洛溪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宮墨寒,掌握着全國商業命脈的男人,比傳聞中更加讓人畏懼。
「宮先生,相信你也看過我們洛氏集團的營銷計划了,讓利程度已經是業內最高的了……」 洛溪深吸了一口氣,冷靜的分析着利弊,可是宮墨寒卻抬了抬手阻止了她接下去的話。
「你以為洛世城是真心讓你來談判的?」
宮墨寒眉梢輕挑,哂笑的打量着眼前這個女人,眸色漸寒。
她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
「落落你是爸爸唯一的希望了,宮墨寒一定會對你感興趣的,記住不管你用任何方法你都一定要拿下這單生意,否則洛氏就要完了……」 洛世城的話閃過腦海,洛溪渾身一僵,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她的親生父親竟然要用她的身子來換這一單生意?

「現在才明白,是不是太晚了?」
男人的低沉的聲音驚的洛溪陡然回過神來。
洛溪猛地抬頭卻見宮墨寒的俊臉近在咫尺,她呼吸一滯,張了張嘴剛想解釋,「宮先生,我……」 可是宮墨寒卻長腿邁開,霎那間迫近了她,將兩人的距離拉的極為曖昧,獨屬於男人身上的清冽氣息侵略性的襲近,洛溪的心跳不爭氣的猛然加速,如同擂鼓一般的聲音讓她羞紅了臉。
可是下一秒,宮墨寒森冷的聲音似是染了一層冰霜,貼着她的耳廓,讓人忍不住脊背生寒,「很可惜,我對你一點興趣也沒有。」
洛溪一僵,猶如被一盆冰水從頭澆到腳。
宮墨寒卻看都不看她一眼,轉身離開。
「我還真是小瞧你了……」 「什麼」 洛溪還在愣神,突然聽到頭頂傳來的聲音,她下意識的抬頭卻撞進了宮墨寒眸底那處深不見底的寒潭。
宮墨寒竟然又折了回來。
「不愧是洛世城的女兒,連這麼下作的手段都用的如出一轍,」宮墨寒看着洛溪懵然無辜的模樣,眼底竟生出了一絲怒火,他一把掐住她的下顎,指骨用力似要將她的骨頭生生捏碎一般,「即便是鎖了門,你在我眼裡也只是一堆骯髒的垃圾!」
鎖門?
洛溪美眸錯愕的瞪大,她根本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難道說是……爸爸?
「我沒有,」洛溪反駁,纖細的手指艱難的想要掰開他的桎梏。
可是不知為何,她越掙扎身子越軟,一絲難耐的燥熱從指尖從發梢瞬間瀰漫了全身,讓她唇焦舌燥。
她下意識的攀附着宮墨寒掐着她的那隻手,男人身上的冷意讓她意外的舒服,讓她還想要追尋更多。
「你怎麼了?」
宮墨寒看着洛溪臉頰上明顯不正常的酡紅和那雙嫵媚的水眸,突然猜想到了什麼,他一把抓住洛溪的雙手,將不安分的她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