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域仙尊》[神域仙尊] - 第001章: 重塑經脈(2)

上得崖來,坐在地上喘氣,不覺竟然昏昏睡去。睡夢中忽覺一股大力襲來,似乎身體又快速向下跌落,猛然驚醒,直覺耳邊呼呼風響,睜眼一看,不由亡魂皆冒,大呼救命。只是這荒山野嶺,哪裡有人,即使真的有人,又如何救得了他?風寒軒自忖必死,心中悲痛,昏死過去。

待到風寒軒醒來之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玉床之上,床頭坐着一位年約雙十容貌絕美的女子,正自看着他微笑。風寒軒忙一骨碌爬起來,怔怔看着女子,好一會才想明白,料想自己必定是被此女所救。忙感謝道:「多謝姐姐相救之恩。」又四處張望一陣問道:「姐姐,這是何地?」

那女子道:「此乃汝跌落之谷底。」

「谷底,這裡竟是谷底!姐姐怎會在此,莫非是神仙么?」

那女子微笑道:「吾乃女媧,於此待汝十五年了。」

「女媧?等我?」風寒軒一臉迷惑。

女媧道:「今日之遇,乃是預定之數。汝可拜吾為師,當授汝無上之混沌神訣與吾之神器混沌神鼎。」

「混沌神訣?」風寒軒喃喃道,更覺得不解,正欲開口詢問,女媧笑道:「諸多之事,汝日後自知,吾今日意欲為汝重塑經脈。汝須切記,今日之事萬萬不可泄露,不可辜負吾之所望。」不等風寒軒說話,便已盤膝安坐玉床之上,神色肅穆。

女媧手捻蘭花,身上陡然散發聖潔耀眼的光芒,額頭蘭花印記射出一道金光,一尊血紅小鼎自女媧額頭印記中緩緩飛出。女媧快速打出神訣,道道金光射入小鼎,小鼎迅速膨脹,發出七彩耀眼霞光,飄浮於半空之中。女媧用手一指側立旁邊,已經被驚得目瞪口呆的風寒軒,金光一閃,嗖得一聲吸入鼎內。

風寒軒覺得自己好像進入了浩瀚星空,身體飄浮於半空之中,無法動彈分毫,四周漆黑一片,遠處儘是閃閃發光的星體。女媧掐動混沌神訣,鼎內突現兩股縹緲鴻蒙之氣,由風寒軒的鼻孔鑽入,沿着全身經脈運行。

風寒軒感到渾身經脈不停得一漲一縮,如同被強力撕裂一般,最後竟似片片碎裂,疼痛難忍,想要高聲大叫,只是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混沌神鼎也隨着風寒軒經脈的漲縮忽大忽小,七彩霞光閃爍不停。鴻蒙之氣沿着風寒軒全身經脈緩緩繞行九九八十一個循環,最後匯聚于丹田之處,融合在一起,又迅速游遍全身,消失不見。

女媧不斷打出神訣,神力耗費巨大,此時已經面色煞白,身軀搖搖欲墜,竟似難以支撐。突然一把綠色小劍由胸口飛出,懸於女媧頭頂,射出綠色光芒,罩定其全身。女媧身軀慢慢穩定,臉色也有所緩和,快速打出一道道神訣。

片刻之後,神鼎終於穩定,霞光消失不見。女媧重重舒了口氣,打出最後一道神訣,將風寒軒帶出鼎外。此時的風寒軒猶自昏睡未醒,**裸躺在地上,肌膚柔嫩無比,猶如剛出生的嬰兒一般,皎潔如玉。越發顯得鼻若懸膽,唇若塗朱,俊美絕倫。

女媧微笑望着躺在地上的風寒軒,輕輕頷首,突又嘆息一聲道:「十五年之期至,汝之命運自今而異。但願汝知真相後莫要怪吾。滅世?治世?唉……」

隨之臉色轉為肅穆,手捻蘭花,額頭印記竟然化為一道紅光,射入風寒軒的額頭,蘭花印記竟自出現在風寒軒的額頭之上。此時的女媧面現痛苦之色,卧倒床上,額頭印記已然消失不見。而身體也漸漸變得透明,最後竟片片碎裂,隨風化去,無留痕迹。懸浮半空的神鼎也自縮小,飛入風寒軒的額頭之中。

良久,風寒軒蘇醒過來,翻身而起。若有若無的影響記憶在腦中回蕩,呆立半晌,喃喃道:「娘娘,軒兒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想到從小到大,只有女媧娘娘對自己最好,而且這麼快卻又為了自己而去,不由得心中悲痛,伏在玉床之上失聲痛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