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域仙尊》[神域仙尊] - 第001章: 重塑經脈

浩瀚宇宙,星圖變換,奧秘層出不窮,自古以來,世間就有無數身具大智慧之人,窮其畢生修習成仙之道,希望能夠參悟天地間永恆的奧秘,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擁有無所不能的無上神力,與天地同壽,永生不滅。

昆崙山又名姑余山,連綿百里,山巒起伏,雲海飛騰,相傳為仙界王母下凡的休憩之所。昆崙山峰巒起伏,林深古幽,景色秀麗,每逢春夏之交,滿山碧樹吐翠,鮮花爭奇鬥豔,使昆嵛山更具風韻,遊人如織。卻也不乏求仙問道之人。一則是關於王母的傳說,二則是因為修真名門「洞天福地」正在崑崙上。

九九重陽,正是洞天福地十年一度的擇徒之期,為期十天,無數青年才俊匯聚於此,其中不乏豪門富戶子弟,怒馬香車,好不威風。王母居坐落於崑崙腳下,豪華不凡,前來行人多居於此。

「小二,上茶!」一緋衣少年剛剛坐定,身後隨從已然忙不迭大聲吆喝。

「來了,來了。」一年約十四五歲的少年滿面帶笑跑上樓來。少年生得唇紅齒白,眉清目秀,一身小二裝扮,也難掩他靈秀之氣。

「他媽的,小兔崽子,這半天才來,耽誤我家少爺喝茶,你擔當得起嗎?作死不成?」說著,一腳朝小二踹去。

可憐的店小二,年少力弱,又不曾習得武藝,如何禁得惡徒一擊,頓時撲到在地,額頭撞在桌角之上,鮮血橫流,好不凄慘。然而這少年卻甚硬氣,立時站立起來,並不示弱,一手捂住額頭,一邊對惡漢怒目而視。

「小兔崽子,還敢瞪眼,看大爺不把你眼珠子挖下來。」說著趨步上前,就要動手。

;此時,店老闆已跑到跟前,陪笑道:「大爺息怒,大爺息怒,小二不懂禮數,虧得大爺教訓,何必與他一般見識?莫掃了大爺興緻。」又回頭喝道:「阿軒,還不滾開!晚上仔細你的皮!」

一直冷眼旁觀的緋衣少年道:「算了,快些上餐吧,莫誤了本少爺上山。」

惡漢便點頭諂笑道:「是。「又對老闆喝道:「楞着幹嘛,還不快些準備飯菜!」

老闆陪笑道:「馬上就來。」便轉身將那名換阿軒的小二帶下樓去。

那老闆道:「今日怎麼這麼不小心?竟惹翻了客人?還不快去包紮,晚上小心你的狗腿。」

阿軒只得用手捂住額頭,自回柴房包紮。阿軒全名風寒軒,自小便為孤兒,被老闆收養,從十二歲便已作小二跑堂,平素里如何不知巧言令色,逢迎客人,只是今日惡客實想抖露威風,累他橫遭欺凌。

風寒軒自小堅韌克勤,胸有大志,在做活之餘,便纏着賬房先生教其讀數習字。恰巧長房先生本是一名老儒,學富五車,才高八斗,只是不得入仕,落魄至此為生,見阿軒聰明好學,也樂得授他一身所學。風寒軒十三歲上,詩詞文章已無一無不俱佳,早已不甘寄人籬下。老闆雖自小將風寒軒使作勞力,不甚疼愛,但也並不暴虐,故而風寒軒尚能忍受,平淡生活至今,未曾動過離去的念頭。

今日經受惡漢欺凌,反被老闆叱責,心中忿忿不平。想到今日乃洞天福地十年擇徒之期,竟決心來個不告而別,前去一試。遂趁夜深人靜之時偷偷翻牆上山。

風寒軒真也大膽,昆崙山險峻異常,時有猛獸出沒,即使白晝,一般人也不敢孤身上山。何況他並不知曉洞天福地的具**置,只知道是在最高的金頂峰上。所幸是晚月明星稀,恍如白晝。風寒軒畢竟是個孩子,只求儘快到達,哪裡知曉山巒險惡,不多時,依然到達斷魂崖上。此崖名曰斷魂,實有來歷。此崖方圓僅有一丈,卻時有颶風,**難當,其後又是萬丈深淵,深不見底,終年雲霧繚繞,儘是劇毒瘴氣。即使有成的修真者,輕易也不敢前來。

風寒軒對此一無所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