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冤案》[深宮冤案] - 第七章 郎情妾意

  皇帝卻將這兩人的一舉一動都看在了眼裡,心裏為這對小兒女歡喜,女兒的終身大事解決了,這是其一。

  而其二,皇帝恐江白畫將來功高蓋主,將他收為駙馬,如此一來,江白畫也可安心為大楚辦事,保自己的萬世基業。

  當然,皇帝這一時得意,卻忘了將若曦喚來的本來目的,丞相在朝堂中以伺機良久,這時終於忍不住開口提醒道:「皇上,小女死的冤啊,您可不要忘記對老臣的承諾。」

  此言一出,也是提醒了朝堂中人,朝中有大半部分都是丞相的附庸,也都一一開口:「皇上,若曦公主一事,必須給天下人一個交代,若是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豈不是寒了天下人的心。」

  「是啊,陛下,望陛下明察。」

  「陛下,就依了丞相的提議,必須將這個事情解決。」

  「……」

  一時之間,朝堂之中,除了少數幾個沒有開口的中間派,大部分臣子都跪在朝堂之上,所說之事,都將矛頭指向了若曦。

  若曦微微皺眉,不明白這些人都在想什麼主意,即是徹查,讓他們徹查就好了,看父皇一臉的為難,若曦有些心疼。

  就在此時,江白畫掀開官袍,跪於朝堂之上,淡淡開口:「微臣既然要娶若曦公主為妻,那若曦公主的事情,也就是我的事情,就按丞相說的辦。我在此保證,三個月之內,沒有洗清公主的嫌疑,找出真正的兇手,就將我江白畫的大將軍之名除去,只是公主,無論怎樣,她總歸是皇家的血脈,這血脈親情,恐怕是丞相想斬也斬不斷的吧?」

  江白畫此話一出,滿堂皆驚,大家沒有想到,丞相本只是想找個由頭,將最受寵的長公主若曦給剔出皇室,卻沒有想到,江白畫居然就代公主受過,他可是軍功赫赫的平寇大將軍,是天下百姓最敬重的英雄,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為了若曦公主,他居然甘願放棄這些!

  丞相心中震驚,但畢竟也是浸淫官場多年的老狐狸,這意想不到的結果,他顯然是求之不得,只要江白畫一倒,丞相便可權傾朝野了。

  心中思量,趁着陛下沒來得及反對,丞相直接道:「既然大將軍和公主情深,那我等旁人也不便拂了大將軍的美意,既是這樣,也就依你說的辦。」

  明明是佔了便宜,還做出了一副深明大度的樣子。

  此話一出,馬上有一文官上前附和:「既然大將軍和丞相就此事達成了協議,為避免口說無憑,還是立一文書,讓大將軍簽字畫押比較好,如此一來,才可堵了天下人的,那悠悠眾口。」

  這分明就是丞相的旨意。

  江白畫心中明了,也想於他們辯駁,點頭道:「簽字畫押便是。」

  皇帝本意想阻攔,但見事已至此,騎虎難下,再說不管怎樣,都不會再殃及到若曦,也就不再多說,由着丞相做主。

  但是沒有想到,就在文官將文書擬好,眾人傳閱完畢,江白畫剛準備簽定文書的時候,一直都靜靜的站在一旁,早已被眾人忽略的若曦公主忽然開口:「慢着。」

  眾人聞言大驚,心中恐慌:公主這不是要開口阻攔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