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冤案》[深宮冤案] - 第六章 朝堂立誓(2)

即就直接抬腿跨了進去,她本來一直都是神色淡淡,殊不知自己這一笑,瀲灧如天邊的雲霞,驚艷動人,小太監還在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一時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步入金鑾殿中,若曦毫不意外,所有的大臣都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都帶着一種酸文假醋的不恥,若曦覺得好笑,不知他們在父皇面前彈劾自己的時候,可是這樣的一副嘴臉,,當真都是一群小人?

  若曦淺淺一笑,但隨即笑容就僵在臉上,因為她居然在這裡見到了那個,她魂牽夢繞的男人。

  其實從若曦步入金鑾殿的時候,江白畫的視線就沒有從她的身上移開過,江白畫看着緩緩步進來的若曦,注意到她嘴角上那一抹不經意的微笑,心中既是感慨,又是欣慰。

  三年不見,若曦這個小丫頭真的是長大了,這不愧是自己心心念念的若曦妹妹,在如此的絕境之下,骨子裡透出的仍是一股驕傲和倔強,是絕對不容許奸人詆毀的。

  若曦定定的看着江白畫,眼睛慢慢變紅,心也一下子定了下來,心中不由的覺得好笑:一心想着這群大臣會怎麼對付我,怎麼忘了我的**哥今天也在朝堂之上呢?要是早知道他會在這裡,我肯定是不會多耽擱一點時間,只要能見到他,就算是被千夫所指,我也認了?只是……

  若曦想到了這裡,心中起了些波瀾:**哥一回朝,肯定就已經聽多了關於我的風言風語,不知他聽了那些顛倒黑白是非的話,又是否會信我。

  但在朝堂之上,這二人心裏雖是波濤洶湧,面上去不曾露出一成。

  若曦見到皇帝,盈盈拜倒,依律行君臣之禮,皇帝本就對這個案件猶疑不決,又見戰功赫赫的大將軍也是力挺女兒,細細一想,也不由的對那些發生的案件心生竇疑。

  本來是想給女兒犯案的的,但是又受到了丞相的阻撓,平白的生出了一些事端。

  心念到此,皇帝心中不由的對女兒添了一些愧疚,急道:「快起,快起,你我父女之間不必這麼多禮節。」

  若曦絲毫沒有詫異,只是不悲不喜的應了聲:「女兒遵命。」

  也就端立在朝堂之上。

  皇帝一看女兒這個樣子,也覺得這段時間對於若是太過冷淡,於是,也就笑呵呵的要將好消息公布給若曦,皇帝裝模作樣的輕咳了兩聲,然後裝作不在意的對若曦,道:「若曦啊,你和江白畫自幼青梅竹馬,而且江白畫也說早就對你暗生情義,求朕賜婚,今天,朕就將你許配給他怎麼樣?」

  饒是鎮定如若曦,聽皇帝這麼一說,這一下子也被嚇着了,若曦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雖然,嫁給江白畫是自己一直以來的心愿,想到這,若曦不由的側頭朝將江白畫看去,殊不知江白畫也在看着他,這一看,就猛的撞進了他漆黑的眼睛中去,不由的羞紅了臉,一時之間心中覺得羞愧,忙低頭不再看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