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反派放下邪念,他要我以身相許》[勸反派放下邪念,他要我以身相許] - 第9章 中州

遲到。

這個詞總會讓陸度安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

兼職遲到會被罰錢,上課遲到會被罰站。自從陸度安承擔了接送舒星的任務,時不時就會被罰站。

舒大小姐會認真打理自己的每一根頭髮、會睡懶覺、會饞路邊的早餐、會被路上的流浪貓吸引。

當然的陸度安還不會編瞎話,他固執地把這些遲到理由搬在自己身上。他會認真告訴老師:自己為了梳頭髮、睡懶覺、吃早餐、喂流浪貓遲到。

每當這時,同他一起罰站的舒星就會跟着班級里的其他人一起笑他。

舒星總是笑的很好看,所以陸度安就算知道說這些話很幼稚也總會說。

——

舒星的頭靠在了他的後腰,他過度敏銳的感知已經幫他探尋到了舒星平穩的呼吸。

她睡著了。

陸度安小心停好車,然後把舒星攬入懷中。

他取出一個小瓶子,將裏面的藥膏輕柔地塗抹在舒星的眼周。他做的很熟練,絕對是個慣犯。

這款藥膏是沒有味道的,不會被舒星察覺。

陸度安把那架超級無敵大亮眼的公主牌單車收回空間戒里。然後抱着舒星騰空而起。

單車又慢又顛簸,陸度安怕餓到懷裡人也怕吵醒她。選擇鋌而走險,只要快一點穩一點,就不會吵醒舒星的。

這樣,等她醒來就能吃飯啦。

陸度安瞬移、縮地成寸、御劍飛行幾種大招連着使,終於趕到了一座城池。

這裡距歸邙山四百里,距秘境三百多里。舒星的任務還是成功的,把陸度安從秘境百里處帶到了三百里處。

陸度安抱着舒星站在城郊,城中吵鬧,進去後必然會驚擾到舒星。

——

舒星一覺醒來就發現不對勁,「這是哪兒?等等——誰讓你抱着我的!」

她利索地跳出陸度安的懷抱。

陸度安不知道該怎麼回她,索性不說了。

舒星:「你聽不見我說話嗎?」

「……聽得見,我們進城吧,你該吃飯了。」

「這是哪兒?」

「中州。」

「這裡當然是中州,我是問你這是中州哪座城。」

中州是獨屬人類及修士的領土,普通人類建了許多城池在這裡安居樂業,而修士則霸佔所有靈氣充沛的地方當作福地洞天修鍊。

中州之外,是人類也是修士甚少踏入的地方。可以說中州之外,是這個世界中所有人類未觸及的盲區。

曾經有一個狂妄自大的修士去探索,他打開了中州與西洲的屏障。而後,魔物與妖獸便出現在了獨屬於人類的領土中州。

後來,就再也沒有人說要去探索東、南、北州了……

陸度安久久不回應她,舒星知道自己挖苦他的時間到了。

「你高中地理不是很好嘛?世界地圖都記得滾瓜爛熟,現在怎麼連這點地名都記不得。」

陸度安眸睫微沉,掩住了眸中神色。他表情淺淡,似乎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舒星,你知道我為什麼被叫做魔頭嗎?」

舒星斜睨他一眼,「難不成是霸佔了煉器晶。」

魔頭陸度安的事迹算是修仙界鼎鼎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