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爺,你夫人又去算命了》[七爺,你夫人又去算命了] - 第2章 再回溫家

不施粉黛,膚若凝脂,一雙乾淨到極致的眼睛,清澈的彷彿能透視人的內心。

「我是為這件事來的。」

少女懶懶的開口,走到桌前,從包里摸出幾張特製的硃砂符紙放在桌上,「將符紙帶回去,今夜子時在床前焚燒,半小時內人必清醒。」

如果她不來解決這件事,怕是三天之後這四大家族裡必會有人死於非命。

幾個人見小姑娘一板一眼的,十分認真的對他們說,「你們最近應該都是家裡頻頻出事,運氣不佳。」說著再看了眼對面的男人,加了句,「你除外,最近只要是有你在的地方都沒什麼大問題。」

除了秦肆以外的幾個人都低頭沉思,最近確實運氣不好,公司項目頻繁出現問題,自己好好的走在路上都容易磕着碰着,可以說是倒霉到喝水都能塞牙縫的狀態。

「信不信看你們自己,話我帶到了,化解的辦法也告訴你們了。」

說完她收拾好包提上就要往外走,沒走幾步皺着眉頭回頭補充到,「如果不化解,三天之後,諸位家裡必會有人死於非命。」

她歪着腦袋看向林振宇,想了想說道,「還有你,放心吧,那孩子過了今天就沒事了。」

這話一出,在座的幾人都睜大了眼睛。

林家有位小少爺,是林振宇大兒子生的,前不久查出肺部感染,一直高燒不退,孩子也是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到現在都還在重症監護室裏面躺着,醫生說是不知道能不能熬過去,一家子提心弔膽的天天守着他。

這件事除了他們這些名門望族知道,屬於內部消息了,外界是一定不知道的,可這位溫小姐似乎早就知道了,不過她這句話猶如定心丸,讓他懸着的心瞬間放了下來。

「謝謝溫小姐。」林振宇看向她的眼神充滿了尊敬,直直道謝,又轉向秦肆,「七爺,那我先回去了。」

見林家走了,溫國華也耐不住了,管他有沒有用,為了讓女兒開心,他回家都得守在老爺子的床前數着時間過。

「那個,七爺,我女兒剛回來,我也就先走了。」

女兒都要走了,十多年沒見,那肯定是要多陪陪自家寶貝閨女。

秦肆點頭讓他們都走,看着桌上的符紙不知在想些什麼。

在京城這麼多圈子裡,他也是聽過一些有關於玄術的說法,雖說這溫小姐年紀不大,但是他也是有所耳聞,溫涼當年是被一位老道長帶走的,要說會點玄術也不稀奇。

「安安,爸爸帶你回家,你媽咪要是知道了肯定也很高興。」

回溫家的路上,溫國華時不時的從鏡子中觀察女兒的舉動,十多年沒見,疏離是難免的,為了跟女兒拉近關係,他也是想到哪說哪,「對了,你還有個弟弟,跟你差四歲,叫溫寒,現在上初三了。」

說起溫寒,溫國華就覺得頭大,那臭小子完全不服管教,還是姑娘好啊,姑娘乖巧聽話,光看着就想把最好的給她。

少女靠着后座,閉目養神,一路上聽他講話,只覺得聒噪,一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