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入骨:祁少寵不休》[情深入骨:祁少寵不休] - 第5章

第5章遲念希還沒反應回神,手就被掰開,人如破布的被扔到了一側。
陸野從她手中抱走遲安安,倨傲臨下的看着她,如同看待死人。
遲家和我有婚約一直都是安安,不是遲念希!」
遲念希瞪大了眼睛,陸野撒謊,竟然為這個賤人撒謊!
遲安安也愣住了,眼尾酸澀,鼻尖也泛紅了。
眾人也驚詫,看遲念希更鄙夷不屑:原來是某人痴心妄想,還想陷害自己親妹妹名聲!」
原來遲安安才是陸野未婚妻,是遲念希占親妹妹身份,真夠不要臉的!」
所以陸家二公子真的會和遲念希結婚,搶走陸氏總裁的位置?」
陸野面無表情,犀利的目光掃過,一字一頓道:再有人以訛傳訛,我陸野追究到你死為止!」
 霸氣!
沒人敢反駁!
遲安安抽了抽鼻尖,真恨不得當場抽自己兩嘴巴子!
她上輩子真是眼瞎心盲,瘸腿又啞巴,才錯過這麼帥得慘絕人寰的老公吧!
陸野摟住懷裡顫抖的人兒,眼底殺意更肆虐,警告着看向所有人,最後落到遲家頭頂,戾氣綳到了極致!
他字字如刀:遲安安是我未婚妻!」
越城裡,誰敢說她一個不是,碰她一下,就是和我陸野作對!」
聽懂了?」
眾人嚇得噤聲,連呼吸都不敢大喘。
越城都知陸野向來暴躁,和陸家二公子陸臨淵就是天差地別,誰也不想招惹上這尊惡魔!
陸野冷眼看着滿場,直接抱走了人,那邊遲家也趕緊將遲念希送到了醫院。
遲安安聽到身後的大哭大鬧,長吁了口氣,心裏真是痛快極了。
我說,玩夠了嗎?」
突兀的,車內傳來男人冰冷的質問。
氣氛也一下子降到了冰點!
遲安安心臟狂跳,她驀地轉頭,看到男人眼底烏青嚴重,心底愧疚更深了。
她乖巧的窩成團,面色蒼白,囁喏着唇:玩……玩夠了。」
哦,是嗎?」
男人突兀的摁上擋隔板,眼球布滿紅血絲,勁長的手指用力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