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空間:下鄉知青嫁糙漢成團寵》[七零空間:下鄉知青嫁糙漢成團寵] - 第7章 他一定要娶她

喬十依大清早經過女知青們所住的宿舍時,在後山荒僻的角落裡,看到了白文。

知青白文手裡拿着支鋼筆,面前站着一個身姿挺拔的男人。

四下人煙稀少,兩個人離得有些近。

看眼神,情深意篤的,貌似在處對象。

本來喬十依看見一個跟自己一樣情竇初開的朋友,也沒覺得奇怪,可不知怎麼,早上看到這一幕。

晌午就又發生了怪事。

一名穿着簡單,扎着麻花辮,相貌平平的女孩,提着把鋤頭,就衝到了地里,朝着白文女知青打去。

女人打架,必定生拉硬扯,只是白文女知青到底讀過書的,講道理,事情還沒弄明白,出手打人,有些荒唐。

喬十依和着其他幾個知青,伸手把兩人分開,就見白文頭髮被抓得散開,額頭上也抓出了血印。

「你打人做什麼?」

幾個女知青護着白文,有人帶頭嚷了一聲,那叫李萍萍的鄉下女人,抄着手就罵:「你這個不要臉的,老娘的男人,你也敢搶啊你。」

喬十依看看身後臉上被抓出幾道血口子,一臉委屈無辜的白文,跟着嚷:「事兒都沒弄明白嘞,你打人做什麼?」

「滾開,老娘打人關你屁事。」那李萍萍氣得跳腳,咬牙一橫,瞅着攔路的幾個女知青,「我告訴你們,今天不給她教訓,就不知道鍋兒是鐵打的!」

李萍萍的力氣大,一把將喬十依推開,緊跟着又將其他幾個知青撥開,對着白文又一陣拳打腳踢。

女知青們氣不過,對視一眼,抱手的抱手,抱腳的抱腳,齊心協力將那名悍婦給扔掉了。

白文躺在地面上,嘴角還在淌血。

這動靜太大,沒多久的功夫,就被其他社員看見了,便將倆人帶到了公社內。

李萍萍年紀不大,性格強勢潑辣,因為自己的爸爸是村裡的支書,氣不過,跟着就要找生產隊隊長鬍光年評理。

「我女兒跟柳陽可是定了娃娃親的,這還沒出嫁呢,就被人鑽了空子,不能不處理。」

「哎呀,李文建,你給我坐下。」生產隊隊長鬍光年聽着老兄弟李文建在自己跟前說的那些事,頭疼不已的問,「你怎麼證明那知青插足關係了?」

「前段時間,柳陽家裡邊缺糧,是我……是我女兒救濟,柳家信誓旦旦的保證,下個月就結婚辦酒席,誰知道柳陽這兔崽子,竟然和那個女知青眉來眼去。」李文建說著,鬱悶地坐在木凳子上,「反正你得給我女兒做主。」

胡光年手裡拿着個煙桿,披着個外套,抽了口葉子煙,在桌面敲了敲:「這男女作風有問題,得有證據。而且女知青們剛到咱們生產隊,不能胡言亂語,污了人家的名聲。」

「呵,我要是找不到證據,還來這兒找你評理!」李文建看着女兒,絮叨着問,「把那東西拿出來,給他。」

旁邊站着的李萍萍焦慮,手裡拽着從柳陽家裡拿到的書信,不安的問:「真……真拿啊?」

「你男人都快沒了,還不拿?」李文建這一喊,李萍萍只好將手裡的書信遞給了自己的爹。

李文建攤開書信,手掌在書信上拍了拍,眉頭皺得緊緊的,慢步上前,就嘀咕:「你自己瞧瞧,這被窩裡想念之類的話都可以寫出來,亂七八糟,也不害臊,哪,你自己瞅。」

生產隊隊長鬍光年瞧了一眼那些情書,得知柳陽和白文女知青確實作風有問題,就大張旗鼓的去找人。

此事,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傳開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