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那一人》[且看那一人] - 第8章 傷春悲秋

靖華鎮夫府。

夫白二府乃是這靖華鎮最大權勢,白家老爺白訓又跟夫家老爺夫鍥是多年老友了。

相傳白家二少爺白燁之與夫家小女還早早定下了娃娃親。

「既是訓弟的意思,那各位就隨下人先去廂房休憩,我差人給各位準備飯菜。」夫鍥看完白訓的來信,眼神停留在顧風月身上許久。經管家提醒才遲遲回過神來,做了安排。

「鍥兄,你可曾記得二十八年前的孚陌山之役,那位十八歲的離荒將領。這領頭小子的眼神跟他的太像了,甚至我都懷疑……」

夫鍥看着長信的最後一行又出了神。

他怎麼敢忘記,那個說是戰神更像是魔鬼的人物。

胤皇第五子,大將軍王顧禹,十七歲挂帥親征未嘗敗績。就是那顧禹替胤皇徹底抹殺了前朝霓國的殘黨,坐鎮邊陲二十年,造就了一個太平盛世。

可是世人皆知新帝即位後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屠顧禹滿門,相傳顧禹血脈已斷滿門慘死。

夫鍥搖了搖頭,確定是自己想多了。

顧風月與顧鮮衣的出逃讓新帝曦皇惴惴不安,畢竟是他五弟的嫡子。他永遠記得顧禹在顧風月這個年紀的時候就已經是萬人敬仰萬人畏懼的存在了,他並不想讓小獅子在荒野里長大,可他更不想聲張這件事情。

禹王府之亂後曦皇着力鎮壓或是安撫禹王親信。

因為禹王的慘死群龍無首,朝廷又直接斷了戍邊軍的軍糧。導致五成的禹王軍被迫投降,可還是有五成的禹王親信奮力抗爭着。所以曦皇不想讓他們知道顧禹還有血脈存留在這世上,以免提高了禹王軍殘黨的士氣。

用過膳後,蘇家兩兄弟因為過於的疲累轉眼陷入了酣睡。顧鮮衣與顧沐年暫住一間,顧風月膳後來到顧鮮衣房間替他梳發。

「鮮衣,以後的路可能會很難很苦。但是只要長兄在你身邊,就絕不會讓你流下半滴眼淚,更不會有任何人能欺負你分毫。」顧風月拿着桃木梳子坐在顧鮮衣床側,緩緩地替鮮衣理清有些雜亂的長髮。

「鮮衣怒馬少年時,只顧風月不言愁。」這是顧禹替他們起名的初衷。

不可一世的大將軍王數年前在那個歌舞昇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