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那一人》[且看那一人] - 第2章 挑戰整個江湖

席殊的死隨着那凄涼的秋風,一夜間傳遍了整個大疆。

孤霄門大殿里。

「殊兒的仇,我一定要為他報!破虜山那幾個老傢伙,老子早看不順眼了。」

一名白須黑髮的老者紅着眼眶,將手裡的密信撕得粉碎,率先打破了大殿的一片死寂。

「你敢!席殊的路是他自己選的,換做是我,也會毫不留情地清理門戶!」

另一名仙風道骨的白髮老人怒喝,大殿的一些小輩瑟瑟發抖,他們可從未見過這位老掌教發火。

「可是……」

黑髮老者心有不甘。他是孤霄門老掌教的小師弟周遊,也是除了李太曦外跟席殊關係最好的人。

當初正是他把尚在襁褓之中的席殊在路邊撿到,帶到了孤霄門。

當初他修習功法不慎走火入魔的時候,也是席殊不厭其煩地替他驅除心魔,使他轉危為安。

「沒有什麼可是!差人取回他的屍身,好好安葬吧。」

其實李太曦也是悲痛至極。他一手培養起來的席殊,年紀輕輕實力就已經跟他不相上下,甚至隱隱超越了他的席殊,他最心疼的關門弟子,突然夭折,他怎麼可能不難過?

「唉!」周遊大袖一揮,恨恨離殿。

「殊兒,那個女人在你心裏,難道比孤霄門還重要嗎?」看着周遊遠去的身影,李太曦細聲呢喃。悲痛欲絕的他竟一時發昏,朝地上倒去。

「掌教!」大殿里的幾名後輩弟子連忙動身去扶。

「我沒事……傳我話下去……席殊……早就已經脫離孤霄門……他所做之事……與我孤霄門概不相關……」

「可笑!你一句概不相關就想抽身,我聽雨樓死傷的一百多位弟子如何瞑目?」

沒等李太曦說完,先前離開大殿的周遊突然伴着一股氣浪倒飛進大殿,狠狠摔在地上。隨之而來的,還有氣勢洶洶,來討要說法的各大門派。

「我擎蒼派三十多名弟子也死在了你那逆徒席殊的手上!」

「我觀星洞二十七名弟子,連全屍都沒留一個!你孤霄門脫不了干係!」

……

原本冷清的大殿一時之間擠滿了人,為首的是聽雨樓樓主紀翩安,手持一柄白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