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那一人》[且看那一人] - 第1章 我以一命換一劍

月黑風高殺人夜。

一座峻峭的孤峰之巔上,秋風蕭瑟,馬嘶劍鳴。

一名白衣男子持劍而立。

男人叫席殊,手裡的劍,名「黃泉」。

席殊一頭長髮如永夜瀑布,左袖空空如也。原本暗金色的眼瞳此刻已呈血紅之色,周遭橫七豎八躺着無數的屍體。

「席殊,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隨着一道凌厲的聲音劃破這黑夜,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以萬夫莫敵之勢,持劍朝着這個名叫席殊的年輕男人襲來。

緊跟着的,還有六人。

這七人生得面貌相似,氣勢卻又大不相同,是這片大地上無人不知的人物——破虜山七散人。

「一劍越千里,斷炊煙兩行」的劍仙單元鞘;

「十指弦上舞,弦音最殺人」的琴魔單元音;

「自身為棋子,天地做棋盤」的棋痴單元弈;

「百草皆下腹,一副好心腸」的葯聖單元養;

「知毒蟲心事,聞百獸耳語」的獸王單元野;

「運籌帷幄中,決勝千里外」的謀家單元植;

「盲箭九十九,如引線穿針」的箭神單元逐。

此時的席殊身處這漩渦之中,看着氣勢洶洶朝他殺來的那七人,腦海里想的卻是另一番景象。

他的腦海浮生了一千種再見那個人時的畫面。

「柳璃衣……」

時隔多年,席殊再次輕輕喚出了那個名字。

他在路人嘴裏聽聞柳璃衣曾隨了他爹爹的意,做了孤霄城最大府衙里的青天大老「爺」,成了罕有的女官,這可是了不起的荒唐事。這世道,女子斷案無異於男子繡花。

席殊想着,他要故作陌生地步入公堂,用十二分正經的語氣問一句,「柳執事,我有一案想請你一斷,不知可否?」

然後就一雙桃花眼,死死地瞪住柳璃衣。

他想,柳璃衣應該會像以往那般直接呆住吧,扭捏地胸口握拳,嘴邊漏出一句,「什麼?」

席殊上前一步,吸了口氣,「我有個物件被人偷了去,不知是何罪?」

柳璃衣眼神有些慌亂,語氣里也有了波瀾,「什……什麼物件?」

席殊又深吸了口氣,咬了咬牙,「心。」

席殊想到這裡的時候,自己沒忍住,在四顧幾百殘敗屍首的明月夜「噗」地一聲笑了出來,笑得身上的傷口生疼。

也太蠢了,不是他的作風。

更何況,她也不再是那個小小的女官了。

席殊想着,要是能活過今晚,臉不要了,也要再去見她一面。

可他活不過今晚了。

眼前的七人皆是武痴巔峰強者,何況他已戰了七天七夜。

席殊回過神來,忽覺一道弦音穿透了耳膜,幾發棋子在他體內炸開。

席殊抬手去迎單元鞘那一劍。

黃泉——

斷了。

那便赴黃泉吧。

席殊嘴角滲出血,單膝跪地,緊握着手裡的斷劍倚在地上,嘴角掛着一抹獰笑。

「這一劍,叫上窮碧落下黃泉,我以一命換一劍!」

倏然,席殊隨着一道不尋常的秋雷騰空而起,以他畢生修為揮出這驚天一劍。

將席殊團團圍住的破虜山七散人見狀臉色大變,不約而同地騰身倒飛出去數里,運轉渾身功力企圖攔住這一劍。

可是這一劍久久沒有到來。

這一劍落在了席殊的身後,身後已是深不可見的深淵。

一命換一劍,席殊的這一劍將這整片大陸,一劍兩斷。

「為了那個女人,他竟然能做到這一步。」單元植愣在原地,眼神里閃過一絲落寞。

猜你喜歡